正文 第267章重慶公主仙逝

作品:《大明好伴讀

    對於弘治皇帝來說,口頭還是摺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事情的本身。

    倭患是大明還未開國之時便存在了的,前期在太祖太宗的努力之下,與倭國達成了暫時交往。

    後來隨著倭國內亂,大明實力的衰弱,倭患便又開始猖獗起來。

    倭患本身本就是倭國末流大名主興起的,消滅一次容易,但若是屢消屢犯,那可是煩不甚煩了。

    最關鍵的是,消滅一次都費勁。

    聽聞謝至口頭彙報的事情,弘治皇帝還有些不太確信,反問道:「可屬實?」

    謝至雖是口頭彙報的,但也不能拿著個事情開玩笑啊。

    面對弘治皇帝的詢問,又回了一句,道:「當然啊,臣豈敢用此天大之事玩笑,何三友已提前回來稟報消息了,戚景通不日便可率雲中衛回來了。」

    弘治皇帝放下手中的碗,起身拍桌子,道:「好,甚好,此戰便解決了大明的一大心腹大患。」

    停頓了一下之後,弘治皇帝便緊接著道:「此戰堪比平倭大捷,把此戰勝利消息傳抄邸報舉民同樂,雲中衛此番出征乃有大功,著太子前往天津衛相迎。」

    太子作為未來的儲君那是可以代表皇帝的,太子親自前往迎接,那是相當於皇帝親迎的。

    謝至作為雲中衛指揮使,弘治皇帝給了雲中衛那如此之高的禮遇,他自是得表示一下感謝的。

    謝至拱手,笑嘻嘻的回道:「多謝陛下。」

    弘治皇帝擺手,緊接著道:「戚景通在幾戰當中功勞甚著,便讓他接任指揮使吧,王守仁現在治理雲中,政務繁忙,恐也不適合再管理這些瑣事了。」

    謝至沒做回答,弘治皇帝便緊接著又道:「你這個指揮使對雲中衛事務更是少有操心,不過挂名而已,依朕看就沒必要繼續下去了。」

    這算是罷免?

    不過謝至這個指揮使的確就是挂名的,但有那個指揮使名頭在,衛所當中的一些事務他就是再忙也得過問,著實有些繁忙了。

    現在倒是正好。

    謝至笑了笑,回道:「臣正有此意,雲中衛現如今風頭本來就過甚,臣身為衛所指揮使,又掌管著五軍都察院,本就相悖,難免會讓一些人心有嫉妒,這於臣於雲中衛都不利,朝廷需要解決的外患還很多,雲中衛作為最強的一直精兵,著實不適合沾染上這方面的東西。」

    弘治皇帝都已確定了,謝至不同意也不行了。

    謝至答應之後,弘治皇帝又道:「雲中衛依舊還在雲中駐紮吧,韃靼雖是平靜了些時日,但也不可放鬆警惕。」

    這樣安排自是沒問題的。

    謝至應答道:「如此安排甚妥。」

    與弘治皇帝彙報了此事,又與弘治皇帝一道吃了早飯,正要從暖閣離開的時候,卻與正要進門的蕭敬撞了個滿懷。

    蕭敬哎吆喊了幾聲后,朝謝至道:「雲中侯啊,咱家有急事,沒瞧見雲中侯,實在抱歉。」

    蕭敬撞到也非故意,謝至笑了笑,道:「無妨,也是某著急了。」

    兩人言了幾句,蕭敬直接當著謝至的面,與弘治皇帝報道:「陛下,重慶公主仙逝了。」

    「什麼?」謝至率先驚呼出身。

    弘治皇帝隨後也出口問道:「何時的事?」

    蕭敬回道:「就在一炷香之前,消息剛送到宮中。」

    重慶公主病重這個事情本是意料之中的,但突然仙逝卻讓人難以接受。

    半晌后,謝至開口道:「早朝後,臣與周兄回五軍都察院的時候,周兄接了家中的消息,說是重慶公主病情加重了,卻是沒成想這麼快便仙逝,陛下,臣告退了,臣去周兄那裡瞧瞧,看看有何能夠幫得上忙的。」

    弘治皇帝對謝至稱呼周賢兄之事到時沒有絲毫介意,倒是朱厚照在這個事情之上嘟囔了好多次。

    謝至也懶得搭理他,這若是弘治皇帝在這個事情提出些意見的話,謝至或許還有可能更改,朱厚照那便兩說了。

    謝至告退之後便直接去了公主府。

    謝至告退之後,弘治皇帝則是遣了朱厚照先行前去幫忙。

    弘治皇帝的態度可以決定重慶公主的後事可否熱鬧。

    在謝至去了公主府的時候,靈堂已經搭了起來,周賢和其兒也已經著起了孝衣。

    周賢幾月一來一邊操持著五軍都察院的事情,另一邊還要憂心重慶公主的病情,繁忙之中身子肯定是要消瘦的。

    現在因重慶公主突然仙逝的打擊之下,清瘦了不少。

    對於這個事情,謝至也只能道:「周兄,節哀。」

    周賢無力點頭也沒做回應。

    謝至到了公主府本是想要幫忙的,到了之後才發現根本就幫不上什麼忙。

    公主府的老僕不少,且都忠心,都無需周賢安排,都已經是盡善盡美了。

    謝至留在這裡除了有些礙眼,也找不到能幫忙的事。

    謝至離開公主府不久后,朱厚照便到了。

    朱厚照身份不同,怎麼說,重慶公主都是他長輩,公主府當中沒有他需要幫忙的事情,他也不能離開。

    回了五軍都察院,謝至便著手準備遣出幾路人馬對地方衛所的問題開始徹查。

    機會謝至是已經給過他們了,若是這個時候還沒擦趕緊屎,那可別怪謝至不客氣了。

    此番在地方衛所徹查之時,謝至按東南西北中五個方向準備的。

    也就是說他直接派出了五路人馬。

    一些衛所的問題很是複雜的,所牽扯的問題也多。

    所以說在這個問題之上,謝至要的也並不是一五一十的都搞明白,只要能夠掌握一個大致動靜,讓那些人收斂著一些便是了。

    至於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解決那完全就是不可能的。

    準備一日時間,謝至便終於挑選出了五路人馬的合適人選。

    不止如此,而且還把每路人馬所調查哪幾個衛所都有了一個明確的規定。

    規定是已經訂好了,至於到了之後從何處著手,那便看他們各自的了,謝至也就不管了。

    五日之後,謝至和朱厚照一道趕去了天津衛,迎接凱旋歸來的雲中衛。

    「現在雲中衛裝配最多的便是火器了,雲中衛也可稱之為以火器為主的衛所了吧?你所言的那個什麼對抗演練,本宮倒是覺著不錯,不知何時可與神機營對抗一下?」

    演練一下,對神機營的訓練倒是有好處的。

    只是這個事情可不是謝至能夠做主的,現在他也不是雲中衛指揮使了,更無權干預此事了。

    更何況,即便他是雲中衛指揮使,他說了豈能是算了的。

    謝至回道:「殿下若是真想辦的話,此事還需與陛下請旨,不過,殿下應該是做好準備的,神機營恐取勝不了雲中衛的。」

    謝至這般說可沒有絲毫誇大的成分,完完全全就是實情。

    雲中衛可是經過實戰練出來的,神機營只是經過校場的訓練而已,怎能相比。

    再者說來,京軍也就聽起來厲害,哪有一人是真刀真槍與敵人拼殺過的。

    在這個事情之上,朱厚照倒是沒有反駁,點頭應允道:「本宮明白,正是因為如此,本宮才想著讓雲中衛磨鍊一下神機營,唯有如此訓練出來的,也才可堪大用。」

    朱厚照所考慮的這些還挺全面的嗎?

    謝至笑了笑,應道:「殿下所想倒是不錯,這個事情抽時間與陛下報上一聲,倒也不是不可,現在雲中衛的指揮使是戚景通,殿下與之對抗的也是他了。」

    對戚景通的本事,朱厚照也是欣賞的。

    「也就是他早一些被你弄到雲中衛了,不然的話本宮還真得考慮把他放入神機營的,那戚景通絕對是一員悍將。」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