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6章雲中衛大捷

作品:《大明好伴讀

    短短三個月時間,很多事情都已經步入了正軌。

    在家裡的操辦之下,朱慧也被正式娶過了門。

    謝家的其他幾兄弟也都進入了兩狼山書院,準備來年的會試。

    畢竟謝至作為謝家最不成器的那個,都連中三元,短短一年多十年便已獨自掌管了一個衙門。

    他們那些兄弟自是也不能不努力了。

    對幾個兄弟去兩狼山書院準備來年會試之事,謝遷也應允了。

    謝至所做的很多事情雖說不得謝遷認同,但在這極短時間之內卻也讓大明煥然一新了。

    再者說來,謝至所做的那些事情都使經弘治皇帝同意的。

    這便導致謝遷在這個事情之上很難再提反對意見,他既不能反對,謝至作為自家人,那在外人看來早就已是榮辱與共了。

    既是如此的話,謝遷就是咬牙也得支持謝至的。

    這樣的話,謝家幾兄弟去兩狼山書院的事情也就沒必要反對了,話說兄弟齊心其利斷金,幾兄弟能夠相互幫襯著,倒也是個好事。

    只希望謝至能把握好分寸,別把謝家給玩死。

    現在謝至作為五軍都察院左都御史每日都早早的與謝遷一道去上朝。

    在謝至連中三元之後,謝遷對他時不時的還有了幾分笑意。

    現在謝至胡亂折騰,謝遷對他也難得再有笑意。

    每日父子二人雖說一塊出門,一塊去上早朝,但卻是很少有交流,即便交流也是謝至趕著上去說這說那。

    說來說去的,謝遷也很少回應。

    到了早朝,謝至作為年輕的都御史,站在一眾老臣中間,也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謝至也非常有自知之明,在早朝之上他盡量少發表自己的意見,即便對朝中的一些事情有不同意見,也私下之中與弘治皇帝提一下,絕不會在早朝之上與這些大臣爭鬥的面紅耳赤的。

    現在大明的很多新鮮事物都已在平穩的運行開來了,只要這些大臣別從中攪和,讓這些東西能夠平穩發展下去,那一些便都好說了。

    早朝結束之後,謝至便和周賢兩人同時離開了奉天殿。

    周賢身為都察院的右都御史,自是也有資格參加這樣的早朝。

    早朝有周賢的陪同,謝至若是被針對了的話,好歹也有個能幫襯他說話的人,不至於面對獨自被攻擊的局面。

    「周兄,京軍衛所也算是告一段路了,接下來便得往地方的那些衛所延伸了,那裡天高皇帝遠的,想要查找問題恐更為的不易了。」

    頓了一下,謝至又道:「這段時日重慶公主身子不甚好,你便多回家走走,地方衛所之事遣調其他人去做便是了。」

    五軍都察院剛剛組建,能夠先與雲中借調上幾人,協助幫忙步入正軌,卻是不能一直都從那裡借人。

    在對神機營的調查結束之後,五軍都察院在受弘治皇帝同意之後開始從其他衙門中徵調人手。

    在徵調之際並未有既定下來的規定,所有招募都是按謝至個人標準來。

    自然想要那些衙門高高興興的放人,謝至所挑選的都是一些被邊緣化的小人物,在每個衙門都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這些人不合官場的大流,做個御史專門得罪人的事情倒也正合適。

    三個月時間,五軍都察院也算是組建起來了。

    最關鍵的是,張懋的那個侄子張卓所訓練的親兵衛隊還真就有模有樣的。

    現在謝至出門在外,都喜歡帶著一小隊親兵護衛。

    他現在做的這些個事情讓很多人不受歡迎,估計有不少人把他恨之入骨,想要打了他悶棍。

    謝至話音落下,周賢卻是開口道:「母親知曉在下現跟著你忙著五軍都察院很是高興,督促在下盡心辦事,不必時長守在她身邊,每當母親醒來瞧見在下在身邊的時候,都要大發一同脾氣,在下即便下值回家,也就是趁著母親睡熟的時候過去瞧瞧,也不敢多待。」

    重慶公主與周太后雖是母女,但差別怎就那麼大啊?

    聽聞此處謝至笑了笑,道:「重慶公主能有如此心胸,某不甚佩服。」

    但話是這麼說,謝至卻也不能真把周賢派去地方衛所的。

    在重慶公主病了之後,他也去瞧過,重慶公主病的著實挺嚴重的,這個時候把周賢跑出去,萬一到時候重慶公主病情加重,周賢不在身邊,那是要留下遺憾的。

    緊接著,謝至又道:「這些時日周兄還是安安心心待在京中吧,公主那裡有個事情的時候,周兄也好第一時間趕回去,著實不宜離家太遠的。」

    謝至和周賢二人從宮城出來,便騎著馬往五軍都察院的方向趕去。

    落在城外軍都山的衙門,估計也就只有五軍都察院一處了。

    每次謝至和周賢朝會之後便得騎馬往回趕。

    不對,唐寅宣傳部也落在了軍都山。

    不過唐寅那個尚書一般是不參加朝會的。

    謝至特別堅信,往後的軍都山興起衙門一定會越來越多,甚至會隱隱超越掉那些落戶到宮城當中的老舊衙門的。

    歷史本就是在發展的,觀念若是不能轉變的話,那就只有被淘汰的份了。

    兩人騎馬就快到五軍都察院的時候,一陣馬蹄之聲從後面趕來,追上了他們。

    在二人勒緊韁繩后,那追上他們之人抱拳喊道:「殿下病情加重,請少爺速速回府。」

    這個事情那可是十萬火急的大事情,不等周賢反應過來,謝至立即道:「周兄,你速速回府就去吧,都察院的事情某來管著就是了。」

    這個時候時間緊迫,周賢也來不及與謝至推諉客套,二話不說便隨著報信的家僕往家中的方向趕去。

    周賢回了家,謝至一人則是去了五軍都察院。

    才剛一進正堂,一人便匆匆跑了進來。

    瞧清楚此人是誰之後,謝至驚奇大喊,呼道:「何三友?」

    多日不見,何三友的變化也還是很大的。

    何三友見到謝至行禮之後,便主動開口道:「屬下先是去了雲中,得知指揮使現在已升任五軍都察院的左都御史了,便即刻進了京。」

    若不是見到何三友,謝至差點就忘了,他還留了一支雲中衛去了倭國的。

    何三友之言后,謝至並未回應,反問道:「怎樣?事情辦得如何?」

    何三友緩了一口氣,回道:「戰亂已經平定,雲中衛已開始啟程回來了,戚指揮僉事特吩咐屬下報於指揮使,這是戰況傷亡彙報,倭國天皇吉野榮一承諾不日便親往大明遞交國書,願永遵大明為宗主國,與大明結秦晉之好。」

    本來謝至再派出雲中衛的時候也沒想到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便能夠有如此顯著成效。

    瞧了傷亡名單之後,謝至也沒多耽擱,直接便道:「那你便先行歇息吧,某即刻便進宮面見陛下,如此大功,某當為雲中衛兄弟討得封賞才是。」

    平倭之際,雲中衛可謂是功勞卓著的。

    現在又直接平定了倭國的內亂,把當年太祖皇帝所列入不征之國的難題徹底解決,這可是曠世奇功的。

    安排何三友直接在軍都山歇息之後,謝至便直接去見了弘治皇帝。

    把都察院安排在這裡清凈倒是有了,但唯一的弊端便是距離宮裡太遠了,每次有個事情需要見弘治皇帝的時候,還得騎著馬才能去。

    謝至去而復返,很快在暖閣中見到了弘治皇帝。

    此刻弘治皇帝正在暖閣吃著早飯,每天早朝之前大臣們包括弘治皇帝都是不吃早飯的,無論早朝多晚,結束之後才會吃。

    謝至進了暖閣,行禮之後,弘治皇帝便開口道:「吃了嗎?」

    謝至如實回道:「還沒有,臣才回都察院,便接了一個好消息,還未來的及吃便趕來了。」

    弘治皇帝也不多說,直接吩咐加了碗筷。

    謝至也不客氣,直接做了下來,道:「臣還未來得及寫摺子,臣便口頭與陛下彙報一下吧。」

    謝至太過欣喜,實在是等不及再寫摺子了。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