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1章舞台劇的解釋

作品:《大明好伴讀

    解了幾道方程之後,作為最後的壓軸項目,虎子直接祭出了雞兔同籠的一道題目。

    上有三十五頭,下有就九十四足,為雉兔各幾隻?

    這題記載在孫子算經中,經典趣題旨意,若是不利用方程計算便比較難了。

    在後世初中生都能夠解答的題目,在這個時候凡是能算出這類型題目的都是大佬一般的存在了。

    題目出爐,學堂中的眾人提筆在草紙之上演算了半天之後,有人開始找到了解決辦法。

    虎子也不著急,又等了片刻之後,才道:「可有解?」

    大多數人都紛紛有了應答,應答過後,虎子問道:「誰來演算一下?」

    學堂之中的其他人也不客氣,立馬推舉了張石,「張石,你去吧!」

    兒子的問題,父親來答,也是頗為合適的。

    張石也不客氣,直接起身應答,道「某來就某來,某又不是不會。」

    二話不說,張石便直接走上了前去。

    一塊水泥牆面之上利用木炭書寫,發昏的燈光隱隱綽綽的看的很是不真切。

    張石就在那裡開始書寫,一邊寫還一邊念念有詞,道:「這乃一種新解法,可設雞有x只,上面有頭35,如此說來雞兔共有35隻,因而兔便是35-x了,而每隻雞有兩條腿,那便就是2x,而兔有四條腿,那麼便是4(35-x),總共有94條腿,也就可合成2x+4(35-x)=94,只要解了這個方程,便可得到雞幾隻了,知曉了雞有幾隻,那兔不就簡單了。」

    說著,張石便開始就這個方程解了起來。

    「首先,開始分裂變成2x+140-4x=94,之後,再變46=2x,最後可得x=23,也就說雞有23隻,兔便留有12隻了。」

    很簡單的一道題目,張石演算之後,便木炭往下一丟,笑嘻嘻的道:「承讓了。」

    演算之後,虎子微微一笑,道:「演算的不算,很是正確,這個簡單方程就到這裡吧,接下來,我便再教你們讀誦千字文,你們記住裡面的字如何書寫,往後也少不了要用到。」

    很快,千字文的朗誦在房間之中傳播開來。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張,寒來暑往,秋收冬藏」

    虎子每日所學的東西,原封不動的又交給了夜學來學習的這些人。

    對於這些人來講,簡單認個字,然後再能簡單懂個算學,那對平日生活便能起到很大的幫助了。

    聽到這裡的時候,弘治皇帝並未再繼續的打算,直接起身離開。

    弘治皇帝能光顧這個夜學便也是很不錯了,全程參與,等到這個夜學結束也沒必要。

    弘治皇帝起身離開,謝至等人自然也得是跟在其後面離開的。

    出了學堂,未等弘治皇帝詢問,謝至便道:「陛下,是留在這裡歇息,還是去縣衙。」

    若是在薛庄睡的話,那條件肯定是很簡陋的,隨便哪一家都不可能把他們這麼多人都放下的。

    唯一可行的辦法只能是分開借宿。

    這倒還不是最差的,雖說都是水泥搭建的房子,但裡面的條件就差的很,最起碼被褥肯定不會是那麼乾淨的。

    這也是謝至治理過後的雲中,若是隔以前的話,估計家中成員都不可能有一人一套被褥,更別說還能余留出給客人所用的了。

    謝至詢問之後,弘治皇帝沉聲道:「回縣衙,宣唐寅和戲班子一塊前往。」

    若非那場大戲還有很多需要解決的問題,弘治皇帝肯定不會跑那麼多路,再返回縣衙的。

    弘治皇帝開口,謝至隨即回道:「是,臣馬上去辦!」

    賀良一直都與錦衣衛裝扮的那些車夫在他們一行身後跟著,弘治皇帝有了吩咐之後,謝至隨即便喊來了賀良,道:「通知伯虎帶著他的人立馬前往縣衙。」

    大戲的內容是經過謝至的一番潤色加工,但那些表演者是唐寅一手調教出來的。

    在賀良通知唐寅的時候,牟斌也已經吩咐著他手下的那些人把馬車都套起來了。

    白日在奉天殿之前折騰了一日,好不容易舟車勞頓到了雲中,卻是這麼晚了,還不能歇息,還得要往縣衙跑一趟,疲乏那是肯定的了。

    馬車很快套起,弘治皇帝卻是招呼道:「謝至,太子,你二人隨朕一道坐馬車來。」

    處理戲班子那個事情,也是當需通個氣的,知曉弘治皇帝的心思,謝至也才能把握當著那些朝臣的面該說什麼,又不該說什麼。

    所以,弘治皇帝單獨呼喊,謝至並未拒絕,直接應道:「遵旨。」

    隨之,便跟隨弘治皇帝一起上了馬車。

    隨著馬車開始行駛開來之際,弘治皇帝才終於開口道:「這麼?你沒需與朕說的?」

    該怎麼回答總歸是得想想才是啊,總不能上來就直接開口吧?

    即便是開口,那也得知曉自己說了什麼啊!

    弘治皇帝出言,謝至才笑了笑,回道:「自是有的,該說之事太多,臣只是不知從何說起。」

    朱厚照終究還是頗為好學之人,在那到了學堂一趟之後,也不再顧那裡的事情,直接詢問道:「那個所謂的方程是你的風格吧?到底是如何解除來,本宮略微懂了一下。」

    朱厚照好學,弘治皇帝也不阻止。

    既是如此,謝至便回道:「這個簡單,殿下只要知曉方程的解法,碰到如此情況,假設出來便也就容易很多了,比如說4x,那便就是4乘以x,而這個4乘以x便是4個x,乘法便是,4個人,每個人3個蘋果,總共有多少蘋果,省了一個一個相加,省去了麻煩,了解了這些,算起來也就容易了。」

    解釋了大半天,朱厚照聽得也仔細,最後終於道:「本宮略微明白些了。」

    既是明白,那便好,謝至笑了笑道:「殿下明白便好,這些簡單的算學在平日生活當中也有著較為重要的作用,因而臣才想著用這個方法可能省去不少的步驟。」

    解釋過方程的問題,接下來便需要就那個戲班子的問題解釋一番了。

    謝至沖著等候多時的弘治皇帝微微一笑,道:「陛下,剛才那場大戲,臣為之取了個舞台劇的名字,相比較於其他的大戲少了些戲劇的成分,一般的那些戲曲有教化之用,但這個舞台劇更多的是宣傳的作用,而宣傳的本質便是以此來讓普通庶民了解到朝廷,了解到陛下為了天下大事殫精竭慮,這樣的話,朝廷如何,他們自己便能清楚知曉,不再需要那些讀書人在口耳相傳之中再為朝廷唱讚歌,這樣的話,朝廷於讀書人的牽絆便少了。」

    以前的時候消息閉塞,朝廷如何那都是靠讀書人來說的,若是得罪了讀書人,那些不明所以的庶民極有可能會在讀書人的蠱惑之下揭竿而起。

    這個方式也在間接打壓了文官的膨脹。

    緊接著,謝至又道:「自然若是嚴格說的話,難免是有僭越之罪,不過臣以為,這些戲班子的成員可由朝廷固定,扮演陛下殿下之人由定人扮演,不可隨便更改人選,這樣的話,也可防止扮演陛者以陛下名義胡作非為,也可在一定程度之上保皇家威嚴。」

    這個時候戲曲雖說已經很泛濫了,竇娥冤,唐明皇經常都會出演,但那畢竟上演的都是前朝往事,像今日這個直接出演了本朝皇帝,那可就不太容易接受了。

    在這個事情之上,還有的皇帝直接禁止排練本朝之事。

    這樣的旨意其實也是為了防止有人拿本朝的秘聞醜事成為眾人娛樂的對象。

    謝至的這個想法,弘治皇帝並未馬上回話。

    這也乃是新鮮事物了,一時之間也並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夠接受的,總歸得留有一個消化的時間的,謝至也不做催促等著弘治皇帝慢慢思考完畢。

    弘治皇帝也並非那種頑固不化之人,想清楚了也還是能夠接受的。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