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9章好戲開場

作品:《大明好伴讀

    張家為了招待謝至,從鄰里找了不少婦人幫忙,在這些婦人的操持之下,謝至一行人在坐了大概一個時辰時辰,飯菜便開始上桌了。

    「虎子,準備好碗筷,開始端飯了。」

    張石在外面喊了一聲之後,虎子利利索索的把眾人面前的碗中的茶水潑到了地上,都沒重新洗一下,便把剛才用過的茶碗又都放在了每人的面前。

    眾人頗為詫異,這麼做是何意?

    瞧著眾人如此,倒是朱厚照出言解釋,道:「尋常人家,每家幾口人便只有幾個碗,一個存余的都沒有,這碗既要用來喝茶,也要用來吃飯的。」

    虎子大概是因顧朴剛才的那話還在記仇,態度不太好,接著朱厚照的話,道:「對,殿下所言極對,家中也就只有四個碗,餘下的那些都是借來的,可得好生用著,磕壞了,可是要賠的。」

    在這裡坐著的還有十幾人呢,外面還有錦衣衛的校尉扮演的車夫呢,也總得是給他們也準備飯菜的。

    周邊幾家的碗都借來才勉強夠,若是再把茶碗和飯碗分開來用的話,那可就徹底不夠了。

    誰也沒有與虎子一個頑童計較,弘治皇帝和朱厚照都不嫌棄,那其他大臣自是也不能說什麼了。

    現在的他們早就已經被餓的前胸貼後背了,至於茶碗還是飯碗,亦或者是飯碗還是茶碗,那都不重要的。

    現在這個時候,就是讓他們用手去抓,他們恐也不用講究那麼多了。

    很快,飯菜被陸續端上了桌子。

    羊雜,油糕乃是雲中的特產,當然也是主食,最先端上來的也是這些東西。

    蕭敬在一旁先為弘治皇帝盛了羊雜,又夾了油糕。

    試毒的步驟在弘治皇帝的暗示之下也便直接免除了。

    本來他們的身份誰都沒察覺了,肉食多了這一套繁瑣的步驟,那豈不是等著被人發現嗎?

    被餓極了,吃啥東西都是香的,一眾人對這些東西紛紛讚不絕口。

    正吃著的時候,便又上了豆腐。

    這些都是雲中獨有的,這豆腐與平常的吃起來口感著實不錯。

    除了這些之外,剩下的便就是一些炒菜了。

    這個季節正好也有這些東西,準備起飯菜來也容易許多。

    在飯菜端上來之後,虎子便隨著張石離開了房間,並未陪著一塊吃。

    飯菜也就是有些不幹凈,倒也豐盛的很。

    一眾人也都被餓極了,吃的自然是有滋有味的,不過一炷香的功夫,飯桌上準備的美味佳肴便已經被消滅的乾乾淨淨了。

    在吃了飯菜之後,張石很快進來先收走了每人面前的飯碗。

    片刻的功夫,一摞碗洗了乾淨,直接又分發到了每人面前。

    這個時候也沒什麼洗潔精,也就是用清水沖洗一下,吃些粥的話倒也容易清洗。

    關鍵今日吃的這些東西油水大的很,清水怎麼能夠洗乾淨。

    倒在碗里的清水直接漂浮上了一串油花。

    瞬間喝水的慾望都消失的無隱無蹤了,這碗是隨便拿走的,放回來的時候也都是隨便放吧。

    也就是說,現在擺放在他們面前的已不再是他們剛才用過的了。

    這還怎麼喝的下去。

    謝至自己都不願喝,更別說其他人了。

    吃了一頓晚飯,他準備的重頭戲也該派上用場了,直接道:「大戲應當也已經準備好了,要不先過去吧?」

    弘治皇帝點頭,率先起身。

    弘治皇帝離開,所有人自是要一併跟著走的。

    出了張家,虎子便帶著幾人直接便往戲台走去。

    幾乎每村都會存在這樣一個戲台,也是供村中殷實人家家中有喜事的時候,請戲班子來表演用的。

    「知縣,聽說這大戲是唐教諭一手主編的?」

    唐寅現在雖說是縣丞了,但云中的百姓也都習慣以教諭相稱了,也不再刻意的去改口了。

    唐寅對功名本就不怎麼看重,鄉民這般稱呼,他自然也就不怎麼在乎。

    這個事情說是唐寅主編的,卻也是謝至罷了把控了大致框架。

    對虎子的詢問,謝至並未刻意去解釋,回道:「是啊,是你們唐教諭一手主編的。」

    虎子點頭應道:「這些時日唐教諭一直都待在村中的戲院,飯菜都是村正派人送過去。」

    唐寅看起來好像有些狂放不羈,但在做起事情的還是很專註的。

    這個事情是第一次嘗試,也頗為重要,自當得是嚴格把控的。

    謝至沒多做言語,又走了幾步,戲院也便到了。

    聽聞薛庄有大戲看,在戲院早就擠過來不少人了。

    這戲院也就是中間搭了個太子,在檯子後面有幾間房子作為後台,以便表演者存放一些道具。

    其他四面八方都是露天場地,也沒有椅子,隨處都可坐。

    擁擁擠擠的人群,極為喧鬧。

    對這樣的場面,有跟著弘治皇帝一塊來的人已在微微蹙眉了。

    他們平日里若是想要看戲的話,直接把戲班子請到家裡便是了,又何必擠在這群庶民中間受這份罪呢。

    弘治皇帝都在,誰有不願,他也能夠瞧個清楚,完全沒必要由謝至多說什麼的。

    謝至也不理會這些人,在弘治皇帝身邊笑嘻嘻悄聲的道:「陛下稍等,臣去詢問看看唐寅那裡可否特別準備好了位置。」

    今日這個大戲是謝至早就已經定下來的,即便沒有奉天殿之前的那一幕,謝至都會帶著弘治皇帝到雲中走上一趟的。

    當初的時候,弘治皇帝既然把謝至派到雲中做這個知縣,便就是對謝至那麼所謂的一縣富一國持有肯定態度的。

    自然雲中的事情也是上心的,即便手頭有重要事情,也會放下過來的。

    弘治皇帝抬手同意之後,謝至便帶著虎子直接去了後台。

    越過人群到了後台的時候,唐寅還在安排著那些演員對著台詞,見到謝至過來,連忙跑來喊道:「謝至,你來了?」

    謝至笑嘻嘻的湊近唐寅道:「陛下已給你請來了,這場首演能做到何種程度那完全要看你了。」

    只有讓弘治皇皇帝滿意,才不會使得這大戲夭折在首演之上。

    唐寅自是頗為興奮的,一巴掌拍在了謝至身上,道:「就知曉你答應的事情肯定能夠辦成的,這個東西若是沒有陛下同意的話還真就辦不下去。」

    謝至笑了笑,淡定的很,問道:「可準備好椅子了?」

    唐寅點頭道,:「早就預備好了,就等你了。」

    隨之揮手吩咐下面的人直接把椅子搬了出去。

    今日前來看這個戲的人不少,自是沒辦法為每個人都準備了椅子的,也就只能是給弘治皇帝等人預備了。

    謝至也不再多說,也沒繼續打擾唐寅,笑嘻嘻的道:「那就準備著吧,我出去了,這個戲之後陛下肯定是要召見的,如何應對你也想一下。」

    謝至從後台出來的時候,唐寅差遣的人已經開始把椅子準備在戲台之下合適的位置了。

    弘治皇帝從始至終一句多餘的話都沒有,倒是朱厚照有些急不可耐,在謝至身邊問道:「這不會就是你要準備的大禮吧?」

    朱厚照著急謝至都不能在這個時候先露了的,扯起一道笑容,笑嘻嘻的道:「殿下瞧著吧!」

    這場大戲的表演本就是為了弘治皇帝瞧得,既然弘治皇帝已經到了,那這場大戲隨時也就可以開始了。

    在幕布還未拉開的時候,一眾表演者便悉數上台,先朝著台下的觀眾見禮。

    見禮之後,一眾演員悉數返回了後台。

    片刻的功夫,幕布拉來。

    幕布後面的布置與暖閣有著極大的相似之處,坐在弘治皇帝身旁的都是朝廷重臣,別人不清楚這布置是何處,他們可是清楚的很,一群人詫異之餘,台上的表演者說話了。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