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4章想不到標題了

作品:《大明好伴讀

    在謝至到了公主府的時候,酒菜都已擺上了桌。

    周賢親自於府門之外迎接的謝至,見到謝至過來,較之先前的態度更為的熱絡,笑呵呵的道:「母親醒了,得知是雲忠侯送她回來的,吩咐某好生答謝一下雲中侯。」

    感謝什麼的,謝至也不指望,只求不與他為敵便是。

    雖說謝至也不怕多幾個敵人,可也不希望樹敵太多的。

    周賢客套又熱絡,謝至自然也是表現的極為的禮貌得體,笑了笑道:「遇到那般情況,無論是誰某自當出手相助,周僉事不必這般客氣的,殿下病了,便多照顧著公主,某這裡也無需什麼感謝的。」

    提起這個事情,周賢臉上保有客套的笑容削減了幾分,也不再多言,邀請著謝至直接進了飯堂。

    廚房的飯菜都已準備完畢,在謝至落座之後,便都悉數端了進來。

    周賢親自給謝至斟滿了酒,笑呵呵的道:「無論怎樣,多謝雲中侯送母親回來,某敬你一杯。」

    周賢既然敬來了酒,謝至喝了便是。

    在幹了杯中酒之後,周賢又蓄滿,道:「雲中侯莫要客氣,喝著便是。」

    謝至這人一向都不知客氣乃是何物,既然周賢請他來喝,那他更加不會客氣。

    幾杯下肚之後,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算是熟絡了些。

    周賢主動道:「某已請太醫來瞧過了,母親情況不太好,恐要走在之前曾王母之前了。」

    周賢口中的曾王母便是周太后,曾王母是對姥姥的稱呼。(古代的那些稱呼老是搞不清楚,到現在也不是很了解,感覺彆扭的很,每次寫都得重查一些,所以與前文的一些稱呼可能會有些出入。)

    周太后情況不太好的消息,謝至也已從弘治皇帝口中知曉一些了。

    這個時候謝至即便是出言安慰周賢都顯得有些多餘。

    謝至雖說有了穿越者的身份,但卻並未涉獵醫學,再說,即便是他有所涉獵,也並非神仙,很多時候都得是回天乏術的。

    謝至本來以為周賢找他來只是為了感謝他送重慶公主回來而已,卻是沒想到,在酒過三巡之後,周賢突然開口道:「雲中侯,其實今日某找你來,是還有個事情要說的,曾王母不僅與母親言說周家落魄是因你的原因,甚還多次與王舅言說此事,逼著王舅為周家報仇,母親讓某轉告你多小心著些,母親說,陛下那裡怪罪的話,還望你能多為王舅,為曾王母周旋一二,母親還說,曾王母油盡燈枯,留於仁壽宮已是不能成事了,緊要小心著王舅便是。」

    謝至真就沒有想到,周賢會與他說這個問題的。

    其實周賢所言的這個問題,他也能夠想到。

    周太后沒讀過什麼書,性格又強勢,一步步成為太后,又做成了太皇太后,自認為對弘治皇帝的大恩,周家便足以享盡榮華富貴了。

    後來周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謀反之事,她也絕不會認為這是周家的錯誤。

    一直都認為,這乃是朱家人對他們不夠好。

    有了這個想法,自是要找個能恨起來的人的,頭一個他恨的便是謝至。

    若不是謝至,又怎能查到周壽指使孫子下毒的事情。

    謝至敢保證,若是他為此事付出代價,周太后第二個要做的便是攛掇自己兒子坐了皇位。

    至於這個事情能否辦到,中間又有多少需要打通的事情,周太后絕不會考慮的。

    謝至淡然,低頭喝酒吃菜,絲毫不把此事放在心上。

    周賢倒是詫異,疑惑的問道:「怎麼?你不信?」

    謝至搖搖頭,沉著回道:「非也,某信,這也像是周太后性子,在這個事情之上,某問心無愧,某與周家有些仇怨,卻是從未陷害過他一次,相反,倒是周家屢次陷害於某。」

    這個事情重慶公主清楚,周賢也清楚的,正是因為重慶公主知曉周家背地裡所做這個事情,才沒有被周太后的言語所左右了。

    周賢不做言語,謝至緊接著又道:「某既問心無愧,那自是不怕那些所謂的什麼報復,若是因此事報復於某,那便是周家一黨,天家最忌諱的可是大逆不道的謀反之罪,某與崇王從未有過恩怨,也不願看著崇王自絕死路,重慶公主還是多勸勸崇王為好。」

    謝至表明心跡之後,周賢倒是不多說,回道:「王舅並非那種糊塗之人,只是曾王母每次見面都言說周家如何如何的凄慘,王舅又是孝順之人,母親擔憂王舅會因此順從。」

    崇王為人如何,謝至不清楚,但重慶公主能在這個時候告知他這個事情,可見重慶公主是個賢明之人,既然重慶公主能這般評價朱見澤,謝至倒是希望朱見澤別做出糊塗事情來。

    目前這個時候,謝至可沒有與那些藩王為敵的想法。

    周賢把此番請謝至喝酒的重要事情說過之後,接下來一門心思只放在了喝酒之上。

    當然席間也聊到了一些謝至將來要做的事情。

    周賢在五成兵馬司西城任指揮僉事,這個職位所做之事是瑣碎了些,所負責京師治安以及城門,實則也頗為重要的。

    周賢問贊道:「這五軍都察院不用說就是專門為軍中所設的御史,專職彈劾軍中的一些有違軍紀之事,是吧?」

    從這名字中便能看出這衙門的用途來,自是也無需謝至否認的。

    謝至點頭應道:「是如此!」

    周賢隨之稱讚道:「陛下特旨設此部門,還讓你出任左都御史,可見對你信任有加啊!」

    能得當朝皇帝信任,恐是很多人羨慕不來的事情。

    謝至在周賢面前也並未絲毫炫耀,微微一笑,淡淡回道:「承蒙陛下信任,只是這個新設的衙門恐會斷了不少人的財路,某因此樹敵可是更多了。」

    這個問題謝至已經考慮到了,想讓大明能有一個煥然一新,那便便必須得剔除毒瘤,而要剔除毒瘤,勢必是要傷筋動骨的。

    但若能保命,傷筋動骨與之相比可也就算不得什麼了。

    在公主府吃了酒之後,謝至便從家中找了一些人開始簡單收拾起軍都山來。

    現在他手中基本上也沒什麼可用的人,在雲中發展幾個月時間,培養的人馬自是不可能再帶出來的。

    五軍都察院還得重新招收人馬才是。

    他想著,五軍都察院即便要招收人馬也得放在流民身上,從其中選出一些人來。

    他這個衙門最忌諱的便是有所牽扯了,一旦有了牽扯,光是通風報信便防備不及的。

    「謝管家,先把這裡的草收拾一下,找上幾個匠人先把房子造起來。」

    謝至準備著先把兵器所搭建起來,先把兵器所遷回來。

    兵器所也是重中之重的所在。

    謝林帶著一眾家僕收拾著,聽到謝至的吩咐,扭頭應道:「放心吧,五少爺,老朽收收了之後便找人來。」

    謝至收拾雜草,謝至也不閑著,與那些家僕一塊親自動手收拾著那些雜草。

    從中午吃過飯一直沒停歇,一直到天黑之後才停。

    一下午的功夫,收拾出來的地方倒也可放置下兵器所了。

    收拾好了之後,謝至便打發謝林帶著一眾家僕先回去,而他則是一人落在了最後面。

    謝至騎著馬出來的,也很難與他們走在一塊。

    在謝林帶著那些家僕回去后,謝至又在軍都山饒了幾圈,現在已經開始著手收拾了,他得先為兵器所預留出合適的地方,方便試驗火器。

    另外,他那五軍都察院也得選個風水寶地才行。

    這些事情別人幫不上忙,完全得靠他一人操心。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