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6章大捷

作品:《大明好伴讀

    所有人眼睛都不敢眨,眼巴巴的瞅著遠處海面的動靜。

    大概在等了三盞茶的功夫,漆黑的天際突然被映照的如白晝一般。

    遠處倭寇剩餘的八艘船也瞧了個一清二楚。

    那倭寇的船不聲不響的竟已經往前航行了幾十尺。

    這個距離完全已經在倭寇火炮的射程之內,隨時都有可能被倭寇的火炮的擊中。

    寶船雖大,但也經不起火炮的攻擊。

    在倭寇的船被照亮之後,作為發射點戚景通所架著的小船自是也暴露無遺了。

    中州佑真雖不知曉這片能夠照亮天際的火光到底是什麼,但在瞧見了戚景通的位置之後卻也並未有絲毫遲疑,即刻下達了朝著戚景通小船開炮的命令。

    那小船在大寶船面前不值一提,在倭寇大船的面前也沒什麼可比性,一發炮彈下去,灰飛煙滅那是指定的。

    在火炮還未到達之時,戚景通乾脆利落的下達了跳船的指令。

    他們都是水兵出身,跳了船或許還有一條生路,但若留在船上,那指定是死路一條了。

    戚景通雖說跳了海,但茫茫海面之上,漆黑一片,沒有任何的參照物,想要順利游回來可是如登天一般的。

    謝至心下也有些惋惜,戚景通是沒有戚繼光的名氣,但就這個一個敢主動請纓去做如此危險之事的勇氣便值得人佩服了。

    張懋也來不及去想戚景通的處境,即刻便下達了所有火炮同時開炮的命令。

    這個時候也不怕暴露自己的位置了,畢竟這種情況之下掌握的是一個先機。

    寶船之上這麼多火炮勢必是能夠打中倭寇的那八艘船的。

    只要能夠打中,不管是否擊沉,即便寶船的位置暴露,倭寇都不會再有反擊的能力。

    在張懋的一聲命令之下,所有的火炮集中打在了倭寇剩餘的八艘寶船之上。

    其中七艘瞬間被擊沉,船上僥倖活下來的倭寇全部都入了海中。

    倖存下來的那艘被火炮擊中了一次,在船頭之處冒著火光,雖還未沉,卻也是搖搖欲墜的。

    那些落入海中的倭寇拚命往這艘還未沉的船邊游去。

    而在船上的倭寇不僅不幫襯一把,竟還揮其倭刀朝船下的同伴砍去。

    「這倭寇夠狠的,對自己人都能下狠手。」朱厚照嘆道。

    眼看著照明彈的光線越來越弱,張懋隨之又道:「所有水雷一同發射,務必擊沉最後這一艘。」

    隨著張懋的命令落下,所有水雷一同發射而去。

    就在照明彈的光線最後消失在夜幕之際,那艘船頭已著了火的船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四分五裂炸成了碎片。

    能出動二十六艘規模的船,勢必是倭寇主力無疑了。

    現在這二十六艘傳全部沉入了海中,即便是沒能把倭寇鍘草除根,經此一戰,倭寇必定也是損失慘重了。

    張懋並未因當前勝利有絲毫欣喜,臉上沒有任何錶情,沉聲道:「夜色朦朧不宜孤軍涉險,所有寶船即刻返航修整。」

    出動了一萬五千餘人,真正派上用場的不過只有戚景通三人而已。

    「世伯,要不在等等,戚景通還未回來!」

    張懋眺望了一下遠方,道:「此時雖打中了倭寇的船,但具體情況卻是不曾得知,若寶船在此等待難免會讓大軍陷入窘境,這樣,留下三艘小船在此接應,其餘人員返航。」

    的確也就如張懋所言的那個道理,他們現在是消滅了倭寇所有的船,但茫茫海面之上,誰能保證沒有其他狀況。

    萬一因天氣情況出現颶風什麼的,這都不能保證。

    謝至應道:「那這樣,某帶著小船在此接應戚百戶,世伯率大船先行回去吧。」

    張懋還未應答,朱厚照卻是也開口道:「本宮陪你一塊。」

    不等謝至拒絕,張懋便道:「殿下回去吧。」

    朱厚照一臉的不情願,謝至笑了笑道:「殿下是應該回去,殿下是來親征的,現在倭寇既然已經解決,殿下有何需冒險,接應之時事臣一人便能做了。」

    朱厚照給了謝至一個不善的眼神,倒也沒再堅持。

    寶船返航,謝至與王守仁帶著何三友和劉阿亮以及他的幾個水性比較好的小夥伴們就等候在寶船原來的位置之上。

    「守仁兄瞧著戚景通如何?」

    王守仁微微一笑,道:「你是想把戚景通收歸麾下吧?」

    謝至也沒隱瞞,直言了當的回道:「是,是有這個意思。」

    王守仁點頭,道:「戚景通倒是不錯,有勇有謀,若能妥善提拔,往後倒也會是一悍將,希望他能逃過此劫,平安回來吧。」

    等了大概將近半個時辰,一陣嘩啦啦的水聲終於響起。

    何三友朝著遠處,連聲喊道:「戚百戶,戚百戶是你嗎?」

    喊了幾聲后,遠處終於有了應答,道:「是我們。」

    得到回應之後,謝至便吩咐把船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劃了過去。

    在船還未劃到的時候,劉阿亮幾人不用吩咐便跳下船助已經虛脫的戚景通等人一臂之力了。

    在劉阿亮等人的協助之下,戚景通三人很快翻身上了船。

    在海中遊了半個時辰那可是耗費巨大體力的,三人身上的衣服已渾身濕透,躺在船上喘著粗氣。

    「戚百戶膽識過人,此戰戚百戶當為首功。」

    戚景通緩了片刻從船上坐了起來,回道:「卑下之功不值一提,若沒有照明彈本身的作用,卑下也無法發揮,若沒有火炮的準頭,又如何能夠準確無誤擊中倭寇。」

    這性格夠謙虛。

    謝至笑了笑,道:「不管怎麼說,戚百戶也是戰功卓著,雲中衛正缺戚百戶這樣的有勇有謀的,戚百戶可有考慮過去雲中衛?」

    雲中衛兵丁的本事戚景通也都見識過了,那可都是正兒八經練出來的。

    戚景通只是簡單考慮過後,便應了下來,道:「卑下願追隨雲中伯。」

    戚景通答應的痛快,謝至也開心。

    只要戚景通本人能夠答應,那把調往雲中衛自然也就不是難事。

    在劉阿亮有人的撐船之下,一路暢通無阻的返回了台州。

    到了台州營地,戚景通和劉阿亮並未隨謝至和王守仁一塊去大帳。

    大帳中,張懋和朱厚照正焦灼的等待著。

    見到他們二人回來,兩人皆頗為欣喜。

    未等他們詢問,謝至便主動開口道:「戚景通平安回來了。」

    這個時候的張懋已不見寶船之時的那般嚴肅,臉上帶著頗為自得的笑容,笑呵呵的道:「這麼說來,我們不損傷一兵一卒便滅掉了倭寇的主力?這仗打得真是暢快,老夫從未曾打過如此暢快的大仗。」

    暢快那是自然的,自改進火藥,火炮之後,明軍的武器可完全領先於倭寇,這樣的對戰若還不能直接秒殺倭寇的話,那才叫憋屈。

    朱厚照一旁接話,道:「倭寇勢必還有漏網的,那剩下的那些是否也該及早消滅了,不然遲早是要捲土重來的。」

    道理著實也就是那樣,這個時候若是不能趁熱打鐵,把倭寇所存在的隱患全部消滅了,那死灰復燃之後,這場勝利也就白打了。

    王守仁隨之建議,道:「海面地形複雜,倭寇老巢在何處很難探知,不如這樣,派遣海盜去探知一下,他們時長在海面活動,對海上的情況應當是頗為了解,倭寇主力被滅,海盜搖擺不定的心思也少了,此事交於他們來說正為合適。」

    張懋更是一拍手,道:「守仁,辛苦你一趟,即刻吩咐各方海盜探尋倭寇老巢,找到之後,即刻派兵剿滅,那些倭寇既敢屠我百姓,便讓他們有來無回。」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