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7章對抗

作品:《大明好伴讀

    徐經說著自然也就介紹了對付海盜的那場大戰。

    聽了徐經介紹的這個事情,謝至還有些不確定的詢問了王守仁道:「這麼說來是真的?你們真滅掉了最大的海盜頭子?」

    王守仁點頭應道:「距那活下來的海盜所言是如此。」

    既然王守仁這麼說了,謝至更為堅信了。

    其實,徐經也不是那種滿口謊言之人,只不過王守仁開口,謝至能更信些。

    得了王守仁的回答之後,謝至興奮拍手,大呼道:「這感情好,直接解決了那海盜,也能讓倭寇少一大助力。」

    謝至大呼之後,王守仁隨即便道:「海盜頭目一死,海盜正是群龍無首之時,這個時候若能派遣說客詔安,即便不能成功,只要能保證這海盜不去協助倭寇,那在平倭之時也能省下不少力氣。」

    王守仁的這個建議是很有道理。

    海盜雖說成不了什麼氣候,卻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若是任由不管,也會如蚊子一般吸出一口血來的。

    王守仁的建議之後,謝至旋即附和道:「張世伯,守仁所言有理,現在也正是練兵之際,趁著海盜內亂之際,先行解決了這海盜,往後出兵的話也能少上不少的阻力了。」

    張懋雷厲風行,立即道:「先回營地,此事還需具體商量,之後看遣何人出去合適。」

    謝至一行人先行回了北郊的營地,之後雲中衛的兵丁則是分批駐紮到了北郊的營地。

    隨著雲中衛五千兵丁進入,整個營地才有了些人氣。

    劉阿亮這些人一方面幫著招募民間的鄉勇,另一方面則把營地也收拾了出來。

    雲中衛這些兵丁到了之後,直接入營便是也省了不少事。

    謝至帶著王守仁倒了大帳之後,王守仁便如實介紹了雲中衛的情況。

    畢竟謝至乃是雲中衛的指揮使,需要詳細把握雲中衛的情況。

    「知縣,雲中衛的兄弟們雖是北人出身,但經過了對付海盜的那一戰算是解決了暈船的毛病,下船作戰或許還不行,但只是在船上操持火炮已是沒多大問題了。」

    這個消息對謝至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好消息。

    培養一支陸上作戰的精兵不易,培養一支能在海山作戰的水兵更不易,但若培養一支能在陸地和海上兩棲雙向作戰的精兵那可更不易。

    雲中衛的兵丁若是真能做到如此,那可絕對是超一流的精兵。

    作為指揮使,雲中衛的兵丁越強,謝至自然也就更欣喜。

    謝至興奮的問道:「真的?」

    王守仁還沒說話,徐經便出言回道:「自是真的,此番能幹倒那海盜頭子可全憑雲中衛的兄弟們。」

    王守仁和徐經多次提及水雷,謝至倒是沒有絲毫驚奇。

    畢竟他從後世而來,魚雷,水下導彈也都是聽說過的。

    張懋可就不一樣了,他作為帶兵之人,愛兵更是愛武器的。

    聽到能在水中擊發的水雷,好奇更甚,問這問那的,問了一大堆。

    張懋問了這麼多,徐經也沒親自解釋,而是招來了尹水介紹的。

    張懋把心中的疑問都詢問之後,才對尹水道:「不錯,好小子,此戰之後,本公與陛下為你請功,這樣的水雷要裝備到我大明水師其他的海船之上,有了這樣的水雷,倭寇即便有天大的膽子,也絕不敢再來犯。」

    尹水那小子倒是還挺夠意思的,吃水不忘挖井人,寅時也不忘自己邀功,也拉上了謝至,憨憨笑了笑,道:「此事也是指揮使幫小人出謀劃策的,很多關鍵性的東西都是指揮使弄的,小人不過就是按照指揮使所說的製造了一下而已,如此大功,小人是在不敢貪。」

    這個功勞若說大,也著實夠大了。

    尹水這小子倒是還真挺會說話的,在這個事情之上他著實是幫過忙,但不過只是在這個事情之上說了些自己的想法罷了。

    至於具體如何操作,那可是尹水自己想出來的。

    這個時候可沒有後世那種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公式定理,很多東西需要重新捉摸才能生效。

    尹水能在如此艱苦的情況之下把這些東西搞出來,著實是有兩把刷子的。

    尹水如此回答,徐經更為吃驚了,大張著嘴巴問道:「知縣,你還有何不會的?在下就說嘛,尹水在給這寶船裝火炮的時候,成天往雲中跑,在下還以為那小子孝順是回去照顧他爹的,原來照顧他爹是假,找你請教是真啊。」

    尹水和謝至都未說話,也算是承認了徐經所言。

    謝至不表態,徐經倒是開口道:「既是如此,那老夫便幫著也請上一份功,你小子莫要再搞那些有的沒的的事。」

    這個謝至可保證不了,人好不容易才能來這世上一遭,很多事情都遵從本心那多沒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浙江布政使程實,浙江都指揮使劉一清狀告謝至的摺子送到了京城。

    自從出了募捐的事情,那些朝臣不敢彈劾朱厚照,紛紛把氣都撒到了謝至身上。

    多多少少的抓住些謝至的小毛病便一個勁兒的往上狀告。

    最先處理這摺子的便是內閣,謝遷開始的時候還避著,後來實在太多,也避不過來了,乾脆也就不避了。

    但怎麼說來,那都是自家子弟,成日接觸這些摺子,哪能暢快了。

    劉健最先瞧到的程實的那摺子,自己瞧過之後,便遞給了謝遷,笑嘻嘻的道:「謝公,這又是彈劾謝至的。」

    謝遷也習慣了,瞅了言劉健沒說話,片刻才問道:「哦?那小子又怎麼了?」

    劉健他自己都沒看,謝遷問及的時候,他才開始看了,片刻之後驚呼道:「謝至把浙江布政使打了,浙江一眾官員都在告他,這裡還有聯名簽名。」

    聽了這個消息,謝遷也無法淡定了,急忙抓起摺子,瞧了之後,罵道:「那小子走哪都不安分。」

    謝遷話音落下,一旁的李東陽讀完另一份摺子,也是回道:「這個,浙江都司在告平倭大軍,說是平倭指揮懈怠軍政,到了地方不作為,將近十日還未有大軍的影子。」

    兩道摺子都與謝至有關,謝遷也不淡定了,道:「平倭大軍事關平倭之事能否順利進行,這個摺子恐得早些與陛下彙報。」

    朝中彈劾謝至的任何摺子,謝遷從未幫著做過任何隱瞞。

    其實,也不需要謝遷隱瞞,朝中彈劾過去的摺子,弘治皇帝可是絲毫不在心中的。

    劉健倒是沒有謝遷那般著急,出口道:「查查是否有謝至的,既然浙江布政使和都司都在狀告,必然是那裡存在問題,謝至年輕氣盛,做事是可能莽撞些,但英國公老謀深算並非那種莽撞之人,既然放任謝至如此,必然是那裡的問題,以謝至的性格,他做了此事,無論是否是他的錯,他必然都會上個摺子的。」

    劉健也猜對了,謝至的性格著實是那般。

    無論是否是他的過錯,他都得把自己搞成有理的那一方。

    找尋了半晌,終於找到了。

    「在這裡。」李東陽道。

    劉健趕忙道:「瞧瞧是怎麼說的。」

    李東陽低頭瞧了一眼,回道:「是謝至和英國公共同上的,裡面都是有關浙江的一些弊政,這裡也解釋了謝至打人的原因,倭寇襲擊桃渚也一月了,桃渚百姓還露宿在外面,如此不作為,若追究也怪不到謝至。」

    李東陽解釋之後,謝遷還不放心,從他手中接了過來,親自瞧了一番。

    在瞧的時候,劉健又道:「看看是否還有沿海的一併呈上來。」

    找尋了半天,又找到了一份山東布政使的。

    這摺子中恐是唯一表揚的,詳細介紹了大寶船痛打海盜的事情。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