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5章代上摺子

作品:《大明好伴讀

    謝至帶著朱慧從宗正寺離開后便直接回了家。

    醜媳婦也得遲早見公婆的,這個事情可不小,謝家人遲早都得知曉,不過也就是早與晚而已。

    與其如此,謝至還不如早些把朱慧帶回去,也算是給謝家人一個心理準備。

    謝至帶著朱慧才至門口,門子便掛著笑,瞅了謝至的朱慧,笑嘻嘻的道:「五少爺,殿下來了。」

    朱厚照的出現謝至絲毫也不覺著稀奇,他不在京師的一月時間,也沒人帶著他玩,他估計也是無聊透頂吧?

    朱厚照的出現讓謝至頗為欣喜,他即便不來,謝至也還要找他呢?

    朱慧的事情,少不了朱厚照幫忙的。

    謝至帶朱慧回了自己的小院,便安頓了香月照顧,道:「香月,這乃你未來的少夫人,好生照顧這,安排個房間,準備些糕點,帶她去嫂子們那裡坐坐,熟悉一下家裡的情況,本少爺還有事要忙。」

    香月瞧見朱慧有些吃醋,也有些高興。

    謝至出門在外的帶著有時候也會礙事,所以謝至自從外出做知縣便沒帶著香月了。

    謝至不在府中,香月雖說不用忙裡忙外了,心中卻也是空蕩蕩的,若是有個少夫人,她多多少少的也能有些安心。

    對謝至的命令,香月瞬間便應道:「好,少爺放心,香月定好生照顧少夫人的,少爺去忙吧!」

    安頓好朱慧之後,謝至便去書房找了朱厚照。

    跟在朱厚照身邊的是谷大用和張永。

    漫長的冬季已經熬過,只要韃靼之地也有了牧草,侵擾大明邊境之事的可能性也就少了很多。

    所以派在韃靼之地的兵丁也都被係數招了回來。

    既然兵丁都已經回來了,張永作為鎮守太監也沒必要留在那裡了。

    張永外派一個冬季,遠比谷大用留在朱厚照身邊得其中信任。

    張永他能有今日這一切也得感謝謝至。

    所以,在謝至進門之後,朱厚照還未有所表示的時候,張永便臉上對著笑,喊道:「謝知縣。」

    張永在宮中,往後少不了要用到。

    謝至對張永的招呼,也是回道:「張公公。」

    張永率先朝謝至打招呼自是讓朱厚照頗為不滿,起身扒拉開張永,道:「一邊去。」

    張永臉上笑容略微尷尬了幾分,退到了一邊。

    朱厚照走至謝至身邊,一臉的羨慕道:「你是怎麼平定寧王的,與本宮說說唄。」

    朱厚照既然想聽,謝至也就不藏著掖著了。

    這個是大肆炫耀他英雄事迹的好時候,怎能白白放棄。

    謝至不僅加入了一些修辭手法講到了平定寧王的事迹,甚至還講了他們在路上碰到了野狼的事情。

    講了他是如何平定野狼的英姿颯爽。

    謝至講的越誇張,朱厚照聽得越是吃味,一臉吃醋的道:「你小子真是好命,還能領兵出去,本宮卻是得憋在這宮中,人比人真是得氣死人。」

    朱厚照這廝一向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他天潢貴胄出身,一出身便是准太子,還是沒有兄弟競爭的太子。

    這樣美的投胎,那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著。

    他倒好,還嫌棄上了!

    謝至給了朱厚照一個大大的白眼,不置可否,又道:「殿下,劉瑾那狗東西竟也是參與到寧王謀反一案中,實在有愧殿下的栽培,當時看到他也隨著寧王在城樓之上,臣實在忍不住心中火氣便手刃了他,殿下當不會怪臣吧?」

    謝至有事要找朱厚照幫忙,把前期的這些準備工作打好基礎卻也是很有必要的。

    朱厚照聽謝至這般介紹后,胸中的火氣可是比謝至打多了,罵罵咧咧的道:「劉瑾那狗東西一向都是吃裡扒外的很,殺了便殺了,省的把他帶回京中,本宮看到他心煩。」

    又寒暄了半天,謝至又道:「殿下,其實臣還有個事情要找殿下幫忙的!」

    朱厚照還是很講義氣的,聽聞謝至要找他幫忙,他也不問謝至是什麼忙,直接揮手道:「沒問題,你說便是。」

    謝至隨即感激涕零的拱手,道:「多謝殿下,讓臣無言以表,殿下的大恩大德,臣定當銘記於心。」

    朱厚照也不傻,謝至這般,他頃刻之間感覺,謝至要說的那個事情絕非小事,立馬拉著謝至,道:「你先你是何事?莫要把本宮往溝裡帶!」

    有時候,朱厚照還是很不好忽悠的。

    謝至嘴角的笑容抽搐了幾下,又道:「殿下這是什麼話,臣是那種人嗎?」

    頓了一下,謝至道:「其實此事也不算太難臣看上了寧王的妹子,臣要娶她。」

    朱厚照一屁股從椅子上起身,忙不迭的問道:「什麼?」

    既然已經說出口了,那再說起來便也就容易了,謝至又道:「臣看上了寧王妹子,臣要娶她。」

    謝至再一次出口,在場幾人這才相信他們的耳朵沒出什麼毛病。

    朱厚照詫異出口,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你莫不是瘋了,若不是這個事情,謝師傅與父皇提一下便也就成了,現在寧王參與謀反,殺了朝廷命官,又斬殺了我兵丁,其家眷即便能夠逃脫死刑,活罪也難逃,你竟還要娶人家妹子?」

    後果什麼的,謝至也早就有了心理準備,淡淡道:「臣已想好了,臣先寫道摺子,請殿下幫臣先當面交給陛下,明日早朝商議處置寧王的時候,陛下也好有個準備。」

    朱厚照眼睛瞪得老大,問道:「直接交於父皇,你怎不去交?你現在也在京中,直接進宮便是,父皇也不會不見你。」

    謝至攤攤手,道:「臣在回京與陛下復命之際便準備說這個事情的,可卻被英國公攔下了,英國公說那個時候言說那個事情有些欠妥,臣事後想想,也著實如此,臣上個摺子,殿下去交於陛下,陛下即便有怒氣那也是對臣的,傷及不了殿下分毫,也許等到明天,陛下的怒氣少了,對臣的這個事情也就同意了。

    而且由殿下去拿給陛下這個摺子,多多少少的,殿下也能為臣說上兩句好話,臣不需任何封賞,若陛下答應,臣即便帶著吾妻歸隱田園也願意。」

    自然,這樣的結果是最壞的結果。

    不過,謝至相信一句話,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即便他因為此事歸隱田園了,那也不過是暫時的。

    終有一日,他還是能夠站立於廟堂之上的。

    謝至都說到如此程度了,朱厚照卻是依舊沒有鬆口的架勢。

    謝至直接拜了下去,道:「萬望殿下能幫了臣這個忙。」

    半晌,朱厚照終於擺手,道:「罷了,本宮幫你的忙便是,你先寫摺子吧,你寫了摺子,本宮便幫你遞上去,本宮也竟可能幫著你多說幾句。」

    有朱厚照這句話,謝至也放心許多。

    謝至起身,拱手笑嘻嘻的道:「臣就知曉殿下夠意思。」

    很快,謝至一份摺子便寫了出來。

    弘治皇帝並不喜歡搞表面功夫,自然也就不喜歡花里胡哨的摺子。

    既是要些摺子,便直言了當的把事情講明白了便是。

    寫好摺子后,謝至遞給朱厚照道:「那便麻煩殿下了。」

    朱厚照拿了摺子也沒有多待,直接便回了宮。

    回宮之後,便拿著摺子去見了弘治皇帝。

    雖然成功平息了寧王叛亂,但弘治皇帝的心情卻是不甚好。

    拿著摺子進了暖閣,傻乎乎的笑著道:「父皇」

    弘治皇帝也懶得搭理他,直接道:「有何事直說!」

    弘治皇帝又哪能不了解自家兒子,自家兒子這般必定是有事了。

    朱厚照傻樂了半天,道:「父皇,謝至有道摺子」

    對謝至,弘治皇帝也沒什麼不放心的,一聽說是摺子還以為是彙報寧王的事情,道:「謝至那孩子也是,才見了朕,有荷花不能直說,還用上摺子,摺子呢?拿來!」

    躊躇了一下,朱厚照又道:「父皇當心身子,看了這摺子可莫要生氣。」

    弘治皇帝瞅了一眼朱厚照語氣不善的道:「拿來!」

    沒辦法了,朱厚照只得把摺子恭恭敬敬的拿與了弘治皇帝。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