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7章南昌決戰

作品:《大明好伴讀

    朱宸濠眼色凌厲,瞅了一眼那江湖術士,並未往日那般溫婉,冷聲道:「那先生為朕想個其他辦法來?」

    那江湖術士也就是比騙吃騙喝的好一些而已,讓他想個解決問題的辦法,他也得有那個本事。

    江湖術士一時語怯,無從回答。

    劉瑾卻是早就跑去取來了朱宸濠所說的龍袍。

    這龍袍早在朱宸濠才襲爵的時候便已經準備上了。

    現在的朱宸濠比之前襲爵的時候胖了多少,不太合身的龍袍穿在身上與戲文中的差不了多少,有種說不出的滑稽。

    這樣的了龍袍穿在身上就猶如偷來的一般。

    劉瑾服侍著朱宸濠穿上龍袍,跪地高呼陛下。

    劉瑾別的本事沒有,溜須拍馬已是做到了極至。

    劉瑾高呼,那江湖術士自是也不會落了下乘,自是也跪地喊著陛下。

    現在的局面,朱宸濠已是顧不上滿足自己內心的膨脹了,越過二人抓起一旁的寶劍,直接便朝門外跨步而去。

    劉瑾和那江湖術士只能是緊緊追隨而去。

    而這一邊的謝至率領雲中衛的兵丁一路急行軍,差不多在張懋在南昌左衛待了一日的時間,他便帶人趕到了南昌。

    雲中衛的這些兵丁並非軍戶出身,他們的戰鬥力和行軍速度如何皆是需要在實踐之中來鑒定的。

    八九日時間,從京師到南昌已能稱得上一支絕佳精兵了。

    在還未到南昌地界的時候,謝至便已收到了張懋斬殺朱宸濠幕僚樊軍的,掌控了原屬寧王舊部南昌左衛的消息。

    這個消息對謝至來講,絕對是個振奮人心的。

    只要南昌左衛不亂,朱宸濠憑藉充作儀仗的區區千人又哪有什麼戰鬥力,就是雲中衛這一百人也就能夠解決掉了。

    謝至雖有雲中衛百人的精兵,但為解決保萬無一失還是去見了張懋。

    張懋手下兵丁也有三百餘人,有這三百人助力,拿下朱宸濠也就更多了幾分保證。

    張懋九歲襲爵,一路升遷至中軍都督可並非是以父祖蔭功所致,大部分還是憑藉自身實力的。

    對謝至這個文人出身的小娃娃自是有些看不上。

    尤其,弘治皇帝旨意還以張懋中軍府都督的身份輔於謝至,多多少少的,更會讓張懋心中是會不大舒服。

    好在張懋還是懂大局,識大體的,在大是大非面前,還是很能拎的清的。

    在謝至還未到的時候可以雷厲風行手刃亂臣,這是為大局著想。

    但在見到謝至的時候,卻也不能指望人家笑臉相迎。

    謝至率先拱手,笑嘻嘻的喊道:「張都督。」

    張懋臉色無任何錶情,沉沉哼了一聲算作是回應。

    謝至也不在乎,接著又道:「張都督的消息某已接到,張都督斬殺樊軍,平定左衛,寧王也再無兵可調,區區千人儀仗所用的兵丁又堪能成大器。」

    謝至這一番好言好語在張懋面前沒起到任何作用。

    張懋對謝至愛答不理,淡淡道:「陛下傳旨本公協助雲中伯處置寧王之亂,不知雲中伯可有對敵之策?」

    謝至別的優點沒有,就是心胸夠寬闊,張懋對他態度冷淡,謝至卻也不計較,依舊帶著笑意,笑呵呵的回道:「張都督功勛出身,又掌中軍都督府,想法肯定要比某多,不知張都督有何想法?」

    謝至這般說完全是出於尊老愛幼的立場,看在張懋年紀大了,又是前輩的份上,也才這般先讓他提個意見。

    哪成想,張懋脾氣不僅暴,而且還分不清好賴人。

    「少廢話,陛下把此事是交於你的,又非交於本公,陛下信任你,本公可不信,這個事情你若辦不好,便別怪本公與陛下參你一本。」

    謝至無奈攤手,只能道:「某自是不會給張都督這個機會,這個事情某自是能夠辦法,想當年,對付韃靼五千大軍,某都能一舉把其打回老家。」

    謝至當然清楚,張懋這樣的態度,明顯是看不上他。

    對付這樣居功至偉的老將,謝至也只能用他以前的功績來給自己充充門面了。

    張懋絲毫不給謝至面子,冷哼一聲道:「瞎貓碰上死耗子罷了,何必沾沾自喜?」

    既然張懋看不上,那謝至也就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了。

    謝至也不搭理張懋,就當做是沒聽到一般,揮手與旁邊的何三友下令,道:「讓兄弟們就地修整半個月,先遣個斥候往南昌城中打探一下消息。」

    謝至雖說還真看不上朱宸濠這個對手,但他卻也不會粗心放縱。

    對敵人的小覷,那就是對自己最大的不負責任。

    吩咐何三友離開后,謝至又與張懋笑嘻嘻的道:「張都督等等吧,有了消息之後再做決定也不遲。」

    張懋態度不好,好歹他年紀也不小了,謝至也就不與他計較了,態度該軟和也就軟和一些了。

    也許是謝至的穩當處理讓張懋有了些想法,態度倒也不想之前那般瞧哪裡都瞧不上眼了,嘴中嘟囔著嗯了一聲算作是回應。

    斥候走了不過片刻的功夫,便返了回來,直接在謝至身邊道:「指揮使,南昌城樓之上開戰了,城中情況如何暫時無法打探。」

    謝至還真沒想到,朱宸濠手中連人都沒有竟還敢主動與朝廷的兵丁開戰。

    張懋倒是比謝至還著急,起身喊道:「什麼?」

    隨之與謝至道:「即刻發兵吧,若是南昌被拿下,再想攻打下可就不那般容易了。」

    這個道理,謝至當然也清楚。

    對張懋的著急,謝至也未多說,揮手與何三友道:「即刻往南昌。」

    至於如何布兵,那還得是結合當時戰況情況考慮。

    張懋急急忙忙接著便道:「本公也去。」

    張懋要去,謝至也不攔著。

    說來,謝至也不過是第一次實際領兵,上一次大敗韃靼還有王守仁從旁助力的。

    有張懋這樣的老將在旁協助,好歹還讓他有些底氣。

    很快,謝至與張懋兩人便一道往南昌的方向而去。

    在快要靠近南昌的時候,便瞧見不少百姓慌亂而來。

    這個時候也不是關城門的時候,朱宸濠帶兵突然襲擊,不僅城門衛的兵丁反應不過來,就連出入的百姓自是也不會反應過來。

    自是也會因此被殃及到的。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一朝的興盛需要百姓付出,一個政權若是滅國,受到傷害的也會是百姓。

    這些百姓見到謝至所率的朝廷軍隊到達,頗有些興奮。

    只有朝廷儘早平叛,那他們的生活才能夠趨於平靜。

    在這些百姓中夾雜的一人卻是頗為惹眼,此人雖蓬頭垢面,但卻偶露出的臉色卻是頗為紅潤,並不像是普通勞力。

    謝至翻身下馬,直接走至那人身邊,攔住了其去路。

    「這麼小哥是從城中出來的?」

    那人也不敢直視謝至,點頭回應了一聲。

    謝至扯起一道笑容,笑嘻嘻的道:「不知城中情況如何?」

    那人也不抬頭,回道:「亂了,都亂了。」

    謝至不再糾結,抬手道:「抓了。」

    雲中衛訓練有素,謝至一聲命令之後,那些兵丁呼啦一聲走來兩人,直接便架了那人。

    謝至用手中劍鞘撥拉了其腦袋,道:「不想現在就死,便告知你真實身份。」

    那人肯定是不會認的,連忙跪地喊道:「官爺饒命,小人不過就是普通百姓,往城中販賣些山貨糊口,求官爺放小人一條生路。」

    謝至也不多言語,道:「在這敏感之時,寧可錯殺,絕不能有漏網之魚,砍了!」

    謝至話音剛落,刺啦一聲,何三友的寶劍便出了鞘。

    那人的反應比何三友都快,即刻以頭搶地喊道:「小人李自然,乃江湖術士,在寧王府混口飯吃。」

    果然,謝至的判斷還是很正確的。

    寧王餘黨,只要是手無縛雞之力,謝至也不會就地斬殺,一切都需交於朝廷律法處置。

    謝至呵了下來,抬手道:「先看著,待拿下寧往後,一塊交於陛下處置。」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