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3章械戰

作品:《大明好伴讀

    弘治皇帝召集一干文武大臣,對解決關中多地旱情卻是並未找到一個行之有效的解決辦法。

    要麼有人不做言語,有人到最後說話了,不是讓弘治皇帝下罪己詔,就是讓弘治皇帝組織求雨。

    沒找到合適的辦法,最後也就只能宣布退朝了。

    在退朝之後,弘治皇帝又把內閣的三個大學士和朱厚照喊至了暖閣。

    不管弘治皇帝選擇如何做,總歸是得想些解決辦法的,無動於衷總歸是不太合適的。

    一進入暖閣,弘治皇帝便率先問道:「太子,你有何解決辦法?」

    從始至終,朱厚照都反對下罪己詔以及組織求雨的。

    自然,解決問題的辦法如何也要率先問他呢。

    朱厚照想都沒想,開口便道:「父皇,遭遇旱情之地也有雲中,謝五辦法一向多,應問問他。」

    本來,弘治皇帝對朱厚照的表現還是頗為滿意的。

    這番言論之後讓弘治皇帝失望了,出了事情不想著自己解決,只想著問人,這能擔當大事嗎?

    弘治皇帝沉著臉道:「朕問的是你。」

    朱厚照也不傻,弘治皇帝生氣了,他還是能夠看出來的,他這回答也沒錯啊。

    唉,真是,他這個父皇怎越發的喜怒無常了。

    朱厚照有些底氣不足,回道:「陛下,謝五說若想運籌帷幄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便得懂得用人,謝五想法多,找他想想辦法也沒何不妥的。」

    朱厚照也知曉他這話說的有些不合適,在說的時候就一直偷偷的瞟著自家老爹。

    看著自家老爹越發微沉的臉色,朱厚照急忙改口道:「兒臣以為應當引水灌溉,能灌溉多少就灌溉多少,如此便可把損失降到最低。」

    朱厚照雖說多說自家兒子的好,謝遷卻也不得不出言說上幾句公道話。

    「天下皆大旱,且蔓延幾里之遙,如此灌溉之法,恐解決不了多少難題。」

    朱厚照一臉幽怨的盯著謝遷,本宮為你家謝至出頭,你就不能站在本宮這裡說上幾句嗎?

    謝遷瞥到了朱厚照的表情,卻當作是沒看到一般,連個正眼都沒有。

    謝遷此言一出,劉健隨之附和道:「著實如此,不過,是在沒辦法的話,也只能如此了,除引渠灌溉,還可加挑水灌溉,只能是盡最大程度把損失降到最低了。」

    緊接著,李東陽又道:「臣附議,為防止秋荒,現在便得加緊存糧了,遣人從南地購買餘糧屯往北地,度過今歲這個荒年才是最為行之有效的辦法。」

    三個內閣大學士給出的結論倒也算是目前處置災荒最為穩妥的辦法。

    幸好去歲還算風調雨順,能夠接倒秋天。

    不然的話,現在這個時候就得是餓殍遍野了。

    半晌,弘治皇帝惆悵至之餘扯起了一道笑容,問道:「謝卿,你家小子會如何做?」

    謝遷搖頭,回道:「臣想不到。」

    這個問題,弘治皇帝若是想要知曉隨隨便便就能夠打探出來,可比問謝遷容易許多了。

    弘治皇帝笑了笑,有些期待的道:「謝至那小子辦法總是不少,望他能為此番旱情想個合適的解決辦法,那小子一早便開始屯糧了,那些糧食養活雲中現有百姓恐不成問題了。」

    就在同一時間,雲中的陶器作坊中卻是圍堵了不少人。

    這些人手持鎬頭,鋤頭等所有能趁手的傢伙什把作坊圍了個水泄不通。

    陶器作坊原有的勞力,這段時間不是在挖渠就是在打井,實在抽不出人手來,所有也就停工了。

    現在陶瓷作坊的也就只有看門之人罷了。

    如此聲勢的動靜,看門的人也不敢耽擱,第一時間便把消息報給了王守仁。

    謝至的面已是好幾日不曾見到了。

    這段日子,縣中的所有事情都是由縣丞王守仁和教諭唐寅處理的。

    王守仁和唐寅二人沒日沒夜盯著溝渠和打井的事情。

    聽到這個消息,王守仁不得不放下手中之事,急急忙忙的往陶瓷作坊趕去。

    現在的陶瓷作坊只是暫時的停工而已,等到旱情緩解過來,這個作坊還得派上用場的。

    王守仁趕到之後介紹了自己身份后,一人氣勢洶洶的道:「某不管你是縣丞還是知縣,今日你們這個作坊必須推倒了。」

    王守仁倒是沒想到,這些人鬧事竟會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王守仁以為,即便有人來找事,那也應該是為柳河的灌溉之事。

    畢竟現在大旱也不是雲中一地,雲中把水截留了,那下游的州縣就沒水可用了。

    愣了一下,王守仁微微一笑,問道:「不知幾位是哪裡人?此言原因又是為何?」

    做與不做的,還是得把情況搞明白的。

    情況明了了,也才能夠決定做還是不做。

    為首之人毫無保留的言說了事情情況,道:「小人大營縣人,此大旱與這陶瓷作坊干係巨大」

    這也算理由。

    一個陶瓷作坊就能夠影響到縣裡的乾旱?

    王守仁臉色並未有太多變化,道:「在下不知此言是因何所出,大旱絕不是一個小小的陶瓷作坊能夠決定的,望各位能有理智判斷。」

    這些百姓既然敢直接找到雲中,便堅信此言此事無疑了。

    王守仁這三言兩語的豈能夠說服。

    一干百姓堅持不肯離開,為首那人更是叫囂著,喊道:「縣丞若不願自行拆除,那小人便自行動手了。」

    這是打了雞血?王守仁怎麼說也是朝廷的人,區區幾個庶民便敢這麼強硬了?

    既然說理說不明白,那王守仁也只能是來硬的了,招呼了身邊一人,道:「持在下手令去調集雲中衛一百戶所前來此護衛,此乃縣裡公產,若有敢於衝撞著,統統拿下。」

    這些人大概是被洗腦了,在雲中衛還未趕到之際,便衝進了作坊。

    王守仁從溝渠趕來的時候,不過才帶了兩個衙役,算上本來留在作坊看門的普通勞力,也不過是四五人而已。

    不過只是四五個人而已,對付四五是流民,明顯沒有招架的餘地。

    很快,這些人便沖入了作坊,沖著作坊一陣的打砸。

    幸好也就是雲中衛趕來的迅速,所招受的損失也都在能夠接受的範圍。

    訓練雲中衛的目的,便是為了對付蠻橫無理的韃靼。

    在對對手中只有鋤頭普通百姓,稍微用些力氣,便能夠解決了問題。

    很快,這四五十人被拿下,全部被羈押到了縣裡的牢房。

    這牢房也還是謝至至到此上任一來,第一次關進來這麼多人。

    解決了這個問題,王守仁便帶傷回到了挖溝渠之地。

    一旁的唐寅瞧著王守仁臉上的痕迹,出言問道:「守仁,這是怎麼了?」

    王守仁也沒做隱瞞,把事情緣由說了一番。

    「大旱源於陶器作坊,這有何干係?」

    「應是有人故意散布謠言,蠱惑人心所為,我等這裡應當加緊些速度了,大旱問題解決了,這樣的謠言才能不攻自破,自有這四五十人找事,便會有更多人來的,作坊那裡,在下已遣雲中守著了,應當是沒多大問題了。」

    王守仁在溝渠中並未待多長時間,又有衙役找了過來,報道:「山陰知縣來找知縣。」

    現在謝至正在鼓搗水泥,不能被人打擾。

    所以說有個什麼事情,也就只能找王守仁來解決了。

    王守仁回道:「山陰在柳河下游之處,這個時候來,恐是為了柳河的事情,在下去見他,這裡的事情你看著。」

    唐寅負責縣中教諭,很是清高,職位雖低,但很是受人尊敬,他說句話還是很有效果的。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