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8章雲中伯誕生了(1 / 2)

作品:《大明好伴讀

自謝至到雲中上任以來,蕭敬這不知已是第幾次來此了。

「雲中伯!」蕭敬一進縣衙便沖著謝至喊了一聲。

蕭敬這麼一喊,謝至終於心中便瞭然了,但麵上卻是一臉茫然,問道:「雲中伯?何人?」

蕭敬滿臉堆笑,回道:「當然是謝知縣了,與韃靼一戰,雲中衛戰功卓著,陛下自是會有所獎賞的,陛下的旨意來了,雲中伯準備接旨吧。」

一番準備之後謝至的帶著縣衙的一乾衙役正式接了旨。

旨意內容很簡單,封謝至為雲中伯,食邑三千,賞寶鈔一萬,王守仁訓練有功,賞寶鈔八千。

另外最重要一點便是,設雲中衛,由謝至全權負責組建,朝廷各部皆當配合。

謝至為雲中衛指揮使,王守仁為指揮同知。

其餘官員謝至可自行舉薦。

大明的爵位一般都是封給武將的,謝至算起來根本就當不得武將的,隻是一戰便已得了個伯爵,這著實算是從未有過的先例。

最關鍵的是,大明衛所的指揮使可是正三品的編製。

去歲高中的那些進士,混的最好的頂多也就是個正五品。

要知道,他爹身為內閣大學士,當今皇帝身邊的紅人,不過也就是一個正二品而已。

他做官還不到一年,便做到了正三品。

從七品到三品,還是跨界升遷,這可就更為稀奇了。

謝至有些愣神,蕭敬催促道:「雲中伯,接旨啊。」

有什麼不明白的就要問啊,謝至直言道:「蕭公公,你確定這是給某的,指揮同知可是正三品吧?且某還是在職知縣,再皆任這個指揮使不太好吧?朝臣之中也是該有怨言了!」

蕭敬淡然,微微一笑道:「雲中伯明白就好,陛下這般做,完全是信任雲中伯,實話與你說,這樣的顧慮咱也與陛下說過,陛下說,謝知縣訓練雲中已有了自己的體係,遣任何一人來訓練雲中衛,都絕不可能使之發揮到極致,訓練之事還得是由謝知縣來的。」

謝至自是也清楚,弘治皇帝既然下了這道旨意,那一些後果必然也是考慮到的。

再說了,君無戲言,豈是說反悔就能夠反悔的。

謝至這麼問,也是在表明自己的意思。

如何不合乎情理的封賞,謝至若是什麼話都不說,也有些不太合適。

蕭敬既然這麼說了,那謝至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直接接著便是了。

謝至接旨之後,蕭敬直接拿了給朱厚照的。

聖旨一開頭便是一大堆對朱厚照的褒獎。

這聖旨可是蕭敬在負責起草,一上來就這麼多馬屁之言,真的好嗎?

朱厚照那廝也不管這些話用在他身上是否合適,反正是嘴都快笑的合不攏了。

半晌之後才終於說到了關鍵內容,道:「著太子督辦雲中衛。」

朱厚照正沉浸在對他的表彰當中,聽到蕭敬口中的一句欽此,眼睛瞪大,問道:「就這麼完了?」

蕭敬點頭,回道:「是啊,沒了」

朱厚照抓了聖旨,氣呼呼的道:「父皇,這也太小氣了。」

這廝真是不省心,謝至好不容易幫著他在弘治皇帝麵前建立起了一個正麵形象,他卻時不時的想要破壞。

謝至從朱厚照手中拿了聖旨,小心翼翼的合上道:「殿下啊,這道聖旨等於是公開了殿下身份,天下人便知,雲中能有今日之一切,與殿下脫不了乾係,更何況,此戰戰勝韃靼最關鍵之處在於燧發槍,而燧發槍是由誰領導完成發射的?主薄朱壽,而朱壽是誰,當今的太子殿下啊,允文允武,有幾個儲君能有殿下這樣的本事?」

謝至這一番話,可比蕭敬在聖旨上對朱厚照誇獎的那些還要響亮上不少。

蕭敬臉色抽搐了一下,滿臉的嫌棄。

別以為謝至沒看到蕭敬那表情,隨即,便出言問道:「是吧,蕭公公。」

被問及,蕭敬恢復了笑意,回道:「是是是,雲中伯所言有理,陛下也是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