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7章封賞

作品:《大明好伴讀

    王守仁率兵出擊,謝至帶著俘虜正準備回縣衙之際,一隊打著明軍帆旗,至少有五六百人的兵馬從遠處浩浩蕩蕩而來。

    不用想,這些人此時是因何原因而來。

    韃靼被擊退,想要從中強一筆功勞的人多得是。

    很快,那隊兵丁終於抵在了謝至面前。

    為首主將下馬自我介紹,道:「某家乃平江伯陳銳,奉命鎮守大同左衛,不知閣下是?」

    放任韃靼劫掠,還敢稱奉命鎮守?

    謝至平日里是比較謙和,但碰到這樣為將不思保境安民的人,還真不想對他太客氣。

    謝至毫不留情面的道:「某是誰,你很快便可知曉,某還有戰後後續事情要做安排,告辭了」

    謝至丟下這句話,翻身上馬便道:「帶著俘虜回去。」

    搞不清楚謝至的情況,陳銳也不敢冒動。

    倒是一旁的副官,道:「伯爺,不論那人是誰,勢必會馬上上摺子去的,伯爺要趕在之前,把戰況報上去,化被動為主動才是」

    作為主將,沒等抵擋住韃靼的入侵本就會被降罪。

    現在又有一群不知從哪鑽出來的毛頭小子竟然把韃靼殺了一個綽手不及,兩下對比,他們的罪過豈不是更大了?

    陳銳來的快,退的也快。

    謝至根本就沒管他,押送著韃靼的俘虜直接回了雲中。

    到了雲中后,謝至直接把這批俘虜安置在了牢中。

    以前雲中所羈押的犯人,幾乎都是冤假錯案,謝至接手后,在審查明白之後自然是要放了那些人的。

    之後的雲中只要不是懶漢,都有活命的營生,自是安定了很多。

    即便有些糾紛,那也是私下能夠解決的,根本就不需要報到縣衙的。

    現在的牢房可謂是空空蕩蕩的,正好能夠用來關押這些韃靼的俘虜。

    解決好這些問題之後,謝至才入正堂,朱厚照便隨手打發走了跟進來的谷大用和賀良。

    現在的朱厚照說話不管用的很,他開口,就連谷大用都有遲疑。

    直到謝至示意,谷大用才退出。

    在房間只剩下謝至一人之時,朱厚照憤憤指責,道:「謝五,你還當本宮是兄弟嗎?王守仁都能去追擊韃靼,為何就本宮不能?」

    什麼原因,這廝自己不清楚嗎?

    謝至無辜擺擺手,道:「殿下,臣也是為殿下著想,殿下千金之軀,怎可涉險?」

    謝至真是為朱厚照考慮的,此番戰役,以燧發槍戰功最為卓著。

    而燧發槍又是由那廝帶隊的,功績已有了。

    跟著王守仁去追擊,王守仁對這廝可震懾不住,萬一犯病,非得與韃靼來場正面交鋒,那未來的正德皇帝可就不復存在了。

    朱厚照冷哼一聲,明顯對謝至的解釋不信服。

    謝至一臉的委屈,可憐巴巴的道:「殿下,此番戰役,殿下率領燧發槍部,戰果可是最為豐富的,若臣不為殿下考慮,那臣完全可親自帶隊了。」

    謝至這樣為朱厚照安排,的確也是存了這個心思的。

    多為朱厚照安排些功績也是有好處的,當下最起碼在弘治皇帝那裡他是成功的。

    朱厚照半信半疑,問道:「真的?」

    這用問嗎?即便是假的,謝至又豈會如實相告。

    謝至笑了笑,回道:「當然,臣豈敢誆騙殿下。」

    謝至在保證之後,朱厚照立即忘記了先前的不快,興奮的道:「此番我雲中衛以一百人擊退了韃靼五千人,父皇定會有獎賞的,謝五,你想要什麼,直接與父皇提。」

    謝至想要的多了去了,封侯拜相,嬌妻美妾,富可敵國

    有為姓周的先生曾說過,不滿足是向上的車輪,那可永遠數不過來。

    但,面對朱厚照的詢問,謝至還是當謙虛一下才是,笑了笑,道:「匈奴不滅,何以家為?不過只是一場勝仗而已,何談獎賞?」

    雖是一場勝仗,便足可以讓大明揚眉吐氣了。

    再若傳揚出,大明一百新訓兵丁戰勝韃靼五千兵馬,更值得舉足歡慶了。

    朱厚照拍了謝至一把,道:「不必客氣,本宮會幫著給你請旨的,這樣,以伯爵如何?」

    伯爵雖是大明最末等的爵位,但卻也不是爛大街的。

    當初跟隨朱棣靖難起兵的那些人中,有不少人以一條性命才為後世子孫換來了一個伯爵。

    謝至僅僅只是打了一場勝仗,再說了他也沒做什麼,就封伯爵,已是不錯了。

    謝至微微一笑,道:「臣何德何能,能當得起這個伯爵?」

    朱厚照卻是不容置疑,堅定道:「就這麼定了!」

    看在朱厚照這麼真誠的份上,謝至也就聽從了,拱手道:「多謝殿下!」

    大概一個時辰左右,王守仁身穿甲胄,腰跨寶劍,鬥志昂揚的回了縣衙。

    「知縣,在下帶人追擊了幾里,派人確認了韃靼已離了大明之地。」

    確認了這個問題之後,謝至也就可以上摺子給弘治皇帝了。

    這個事情不管如何也都得與弘治皇帝稟明才是。

    就在弘治皇帝下令徹查張彩不久,便收到了告急文書,一日時間把能夠召集的都已召集過了。

    韃靼屢屢犯邊自是不是長久之事,現在的問題能夠解決了,也得是把後續問題考慮到才是。

    無論是老謀深算的文臣,還是身經百戰的武將皆都沒有一人能夠提出一個有效辦法。

    軍屯被侵佔,軍戶被壓榨,這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問題。

    可若想解決這個問題,又豈是那麼容易的。

    而兵不精的一個重要原因卻正是因為此事。

    就在弘治皇帝焦頭爛額之際,率先接到了陳銳的摺子。

    在摺子中,陳銳先上報了此番戰役,大同左衛所戰死人數,最後又大肆倒苦水,言說自己有多麼多麼不易。

    弘治皇帝把摺子合上,冷哼一聲道:「這些勛臣,世享皇恩,卻不思進取,一有問題,便把自己摘出去」

    弘治皇帝與蕭敬正抱怨著,谷大用在門外探頭探腦的往裡張望。

    蕭敬臉色不善的走至門外,冷聲問道:「何事?」

    谷大用滿臉堆笑,拿出兩份摺子,道:「蕭公公,謝知縣與殿下一道率雲中衛出擊,大敗韃靼,請蕭公公把摺子專呈陛下。」

    蕭敬一臉詫異,不確定問道:「你說雲中衛擊敗了韃靼」

    正說話的功夫,牟斌走來,打招呼之後,道:「請蕭公公通傳陛下,某要見陛下。」

    蕭敬不再追問谷大用,就牟斌問道:「牟指揮使來不是也要報雲中衛大捷的消息吧?」

    錦衣衛的眼線遍布朝堂內外,如此重要的消息,自是也會第一時間傳來的。

    蕭敬並未有喜悅,罵道:「吃乾飯的東西。」

    東廠和錦衣衛同等只能,人錦衣衛有了消息,卻是不見東廠的,蕭敬罵的是何人,不用想也都清楚。

    說著,蕭敬臉上還是掛起了笑容,道:「牟指揮使,隨咱家來吧。」

    錦衣衛作為天子親軍,見一下天子還是很容易的。

    進了暖閣,蕭敬道:「陛下,謝知縣和殿下率雲中衛擊敗了來犯的韃靼,這是他們的摺子。」

    在蕭敬遞交摺子的時候,一旁的牟斌開口道:「陛下,臣接到消息,也是如此」

    在弘治皇帝看摺子的功夫,牟斌便一五一十的把他知曉的情況報了出來。

    在牟斌彙報結束后,弘治皇帝已把摺子都看完了。

    一日都陰沉著臉的弘治皇帝終於有了消息,笑著道:「謝至那小子果然沒讓朕失望,只是幾月時間便為朕訓練出了如此一支騎兵,此戰朕定好生表彰,傳內閣大學士,禮部尚書,兵部尚書都來」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