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66章大捷(1 / 2)

作品:《大明好伴讀

大概一個多時辰後,外出打探消息的何三友和賀良才回來。

「知縣,韃靼五千餘人,現正於左雲城外搶收糧食。」

五千人,並非一個小數目,以區區一百人,對付這五百人,無異於是以卵擊石。

一旁的朱厚照憤憤罵道:「大同衛是幹啥吃的,竟能放任韃靼在此劫掠。」

這個時候再說這些已是無易,關鍵之餘數還得是讓損失減少至最少。

王守仁迅速拿了輿圖,找到了韃靼現在所在的大致方向,道:「此處乃是韃靼返程的必經之路,可在此布置火炮,殺之一個綽手不及,衝掉其隊形,再以燧發槍配合,還得出動騎兵,把其趕至這裡,這裡不適合騎兵活動,以步兵配合長矛,盾牌,可使之有來無回。」

領兵布陣,謝至也隻是限於書本之上的一些兵法而已。

真讓他現場排兵布陣的話,他還有些緊張。

說句實在話,就現在這些人中,就是朱厚照在兵法謀略上,都要強上一些的。

在這個問題之上,謝至還得是虛心一些才好,稍有不慎,那丟掉的可就是人命。

王守仁在輿圖之上介紹了自己的排兵之後,朱厚照摸著下巴想了半天後,回道:「此法甚妙,隻我方兵力太少,不可分散,火炮燧發槍在投射之後,務必得儘快合兵,不然,很容易被分而絕殺。」

朱厚照所言並非沒有道理,雲中衛不過才一百人,分幾部分之後,一隊也不說就隻有二三十人。

這二三十人在五千韃靼騎兵麵前,那看都沒法看。

王守仁點頭道:「著實,此法也得是韃靼應付不及才有效果,無論哪一處,若是拚命衝擊一下,立即便會瓦解。」

一百人對付五千人,戰略固然重要,最關鍵的還得是運氣足夠好。

一旁的何三友,隨即躊躇滿誌的道:「若真如此,雲中衛兄弟皆願奮力一搏,絕無怨言。」

他們沒怨言,謝至有啊。

他好不容易才創造下現有的一切,豈能因一場戰役,就灰飛煙滅了。

這個時候,謝至也不能潑冷水,隻得到:「誰不是娘生父母養的,兵者需奮勇殺敵,為將者便需要讓兵丁傷亡降至最少。」

愛兵如子,這也是為將之人最重要的一個素養。

隨即,謝至命道:「賀良,去城中買幾掛鞭炮來,再弄個鐵通,造成人多勢眾的架勢,以心理攻勢,使之不戰而退。」

謝至在王守仁排兵的基礎之上,也就再能出個如此的建議了。

賀良是謝至的長隨,自是聽謝至的命令行事,謝至吩咐之後,他隨即便往城中跑出。

賀良離開後,謝至又解釋道:「這種燧發槍本就是新鮮產物,韃靼還未接觸過其威力,我方雖人少,加上鞭炮的混淆,也足可一試,此戰隻需擊退韃靼便是,不可追擊,雲中衛組建不易,不可做無謂的犧牲。」

賀良的招來東西後,雲中衛一隊人馬即刻便以最快速度往左雲趕去。

左雲城外,韃靼兵丁仍舊還在粗暴的搶收糧食。

割下一部分,剩下的一部分被踐踏在腳下,黃燦燦的糧食就這麼被在泥土之中踩來踩去的。

雲中衛按照計劃埋伏起來不過一炷香的時間,五千兵馬便得以洋洋的開始了回程。

咣當一聲,一發炮彈在隊形嚴整的隊列之中炸裂開來。

不得不說,韃靼訓練著實是很有素的,一枚炮彈過後,很快又恢復了陣營。

但,在兩發,三發,一直打出了四五十發之後,這些韃靼兵的隊形可就不復先前那般整齊了。

兩門火炮,接連發射了四五十發炮彈,膛口也才略微發熱而已。

這較之於以往已是強了不少。

看來,尹冰的改進該是很有些成效的。

韃靼隊形被打亂之後,再沒有得勝的態度,丟棄了搶來的糧食,直接按照王守仁預定之中的那條路線撤去。

手持燧發槍的兵丁們早就已經等著了。

等這些人一到,狀況還未搞清,便紛紛中彈到底。

就在此時,遠處劈裡啪啦響起了一道猶如燧發槍出膛的聲響,隱隱還伴隨著煙霧

在這陣聲響之中,兵丁或馬匹先後倒下。

「二汗,看著架勢像是明君善用火器的神機營,看來明軍這是早就準備,這是勢要把我部殲滅於此,得衝出了。」

那為首之人坐於馬上,瞧遠處望了眼散發煙霧之處的方向,咬牙切齒下令,命道:「衝出去」

一眾兵丁旋即拍馬準備了衝鋒,明君陣營卻是傳了了一聲,「韃靼小兒要跑了,快追,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