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5章良馬贈英雄

作品:《大明好伴讀

    在三部首領心有疑惑之時,王守仁終於找到了說話的機會,道:「三位大汗,謝知縣一向重承諾,既然已承諾了,便絕不會食言的。」

    其實,這個時候也就只能如此了。

    難道為了區區延遲所給的一千石糧食便真要與大明決裂?

    他們的位置本身就很尷尬,若不依附於大明,投奔韃靼,或者瓦剌,所面臨的解決必會是被吞併,

    朱厚照緊接著道:「某也保證,秋糧一旦產出,必會馬上送來。」

    王守仁最後又加把火,道:「雲中知縣,佐貳官皆在此,三位大汗還有何不信的?」

    朵顏大汗拍板道:「那好,你寫下契約,此事便暫時罷了。」

    謝至怎感覺這契約好像是在賣國?

    「不用了吧?」謝至一臉為難。

    朵顏大汗立即回道:「你漢人一貫都奸詐的很,有契約在,也不見得履行,更別說空口無憑了。」

    不就是寫個契約嘛,至於這般嘛。

    謝至嘿嘿一笑,道:「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可就不好了,不能以一人一概而論所有人不就是個契約嘛,某來寫。」

    很快,有人拿來筆墨,謝至揮筆寫下了幾個秋收后贈與朵顏三衛糧一千石的幾個字后,給了一旁拿來筆墨的布魯德。

    布魯德拿了契約也沒看,則是直接交於了朵顏大汗。

    那朵顏大汗端詳著看了半天,才遞給了布魯德道:「收起來。」

    謝至現在有些懷疑這大汗能否識得漢字了。

    若是他不認識漢字的話,謝至豈不是可寫個假的了。

    解決了此事後,那朵顏衛的大汗直接恢復了先前的熱情,招呼人上了酒。

    兀良哈這裡的酒,明顯比謝至平日所喝的要烈上一些。

    剛才的幾杯,謝至已經喝得有些微醉了。

    但此地的習俗卻是,喝酒必得是喝到走不動道兒才是,不然就是瞧不起。

    一輪酒下肚之後,不止是謝至醉了,就連兀良哈三部首領也都醉了。

    謝至一覺醒來,自己已睡在氈包之中了。

    在他身旁,王守仁,朱厚照走在。

    正準備喊醒他二人,外面一陣馬的鳴叫之聲響了起來。

    謝至起身走至外面,只見是布魯德趕了上百匹馬在外面在外面停了下來。

    「謝知縣,馬匹已給你準備好了。」

    謝至有些疑惑了,給他準備馬,準備什麼馬?

    看著謝至有些茫然,布魯德隨即解釋道:「昨晚喝酒之際,三位大汗承諾了給謝知縣一百匹良馬,三十隻羊羔」

    這個事情,謝至怎就一絲記憶都沒有。

    謝至仍舊在茫然之中。

    布魯德看出了謝至有些斷片解釋道:「昨日,謝知縣與三位大汗以兄弟相稱,謝知縣說有難了,三位大汗便承諾了一百匹良馬」

    這怎麼還稱兄道弟上了?

    就在此時,王守仁和朱厚照也醒了,二人趴在門框上往外瞧。

    謝至問道:「昨日,三位大汗贈送某馬匹的事情,你們今兒還記得?」

    朱厚照一個勁兒的回想著,王守仁倒是道:「好像是有此事!」

    王守仁既然說有,那肯定是有了。

    不管有沒有的,拿東西自然是好的。

    謝至猛然想到了什麼,問道:「某可承諾三位大汗何事了?」

    這若是承諾了,可完了。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承諾的,弘治皇帝定是覺著這是遼東之事的附加條件。

    不說能否答應了?即便是答應了,那也在間接證明是他的能力不足。

    布魯德也不開玩笑,回道:「任何事情都未承諾。」

    謝至有些不信了,他沒做承諾,為何能給他一百匹良馬,還有三十隻羊羔呢。

    在這個事情之上,王守仁也是一副很難確定的樣子。

    謝至只好招呼了遠處清點良馬的何三友和李甲,問道:「昨晚,某可承諾三位大汗事情了?」

    二人相視一眼,同時搖頭。

    謝至又道:「沒有?真沒有?」

    何三友點頭,道:「沒有,小人一直在,酒宴結束后,小人便把知縣送到了此處。」

    這下謝至放心了,程度的事情若是不能履行的話,這些東西謝至便不好拿了。

    得到肯定答案后,謝至便嘿嘿笑著道:「某擔心承諾三位大汗的事情,萬一忘記了,豈不是失信,布魯德,縣中還有事需處理,某恐是得回去了。」

    布魯德也沒多說,回道:「大汗說了,謝知縣醒了若想走便可走了,至於這些馬匹,便由小人為謝知縣送回去。」

    考慮的還挺周到的嘛。

    這若是沒有熟悉馬之人驅趕,有了這些良馬,謝至也很難帶回雲中去。

    謝至也不再客氣,拱手道:「好吧,那便多謝了。」

    隨之喊道:「三友,李甲,你們兩個便隨布魯德回雲中,本縣便先行回去了。」

    直到上了馬,踏上了回程之路,謝至一直還都在暈暈乎乎當中。

    馬是如何到手中的,謝至完全沒印象。

    到傍晚,幾人便返回了雲中。

    回到雲中之後,朱厚照才來得及發問,問道:「謝五,這馬你究竟是如何搞到手的。」

    謝至若能知道,也不必那般糾結了,沒好氣的回道:「臣哪能知道,殿下不也在嗎?」

    朱厚照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那酒太烈了,昨日之事本宮也記不太清了,如何給的馬,本宮更是一無所知。」

    他參與了還不知道,謝至就能知道了?

    還是王守仁最後開口道:「咱幾人不善飲酒,不見得那三部首領也不善飲酒,在下看並非是飲酒之後無意而為的,恐是故意的,是為了與你交好。」

    謝至反問道:「與某交好?」

    王守仁繼續道:「他們恐是希望你在朝中能奪提攜著他們,畢竟他們的位置頗為尷尬,聽命於朝廷,卻並非漢人。」

    若是這樣的話,那倒是好說了。

    只要朵顏三衛安分些,謝至便沒必要給自己找個敵人的。

    謝至笑了笑,道:「如此某也便放心了。」

    隨後,謝至便道:「練兵所需要之事都已準備妥當,雲中衛練兵也得抓緊時間提上日程了,伯安,這個事情你便抓些緊吧。」

    王守仁既然能帶著鄉兵消滅了寧王的叛亂那便證明是有些能耐的。

    練兵之事,謝至也就是在有缺陷的地方提個意見也就是了。

    謝至安排之後,朱厚照立馬道:「本宮與伯安一道負責此事。」

    朱厚照既然喜歡這些東西,謝至便也成全他了,道:「好吧,殿下若去便得聽伯安的,何種情況之下不可私自行動,殿下可逼臣以下犯上」

    在出發之前,弘治皇帝給的扳指,謝至還不曾用過呢。

    朱厚照也沒忘了這茬,擺手道:「本宮知道。」

    謝至自是得把這個事情時長叮囑著朱厚照才是。

    朱厚照那廝的玩性有多大,謝至可是知曉的。

    萬一他一時沒分寸,做出些什麼危險事來,這個責任,謝至可是不好承擔的。

    王守仁並不是怕承擔責任之人,對謝至的安排也沒反對,直接回道:「沒問題,就讓殿下跟著在下吧。」

    接著,王守仁又道:「何三友去兩狼山,也能約束一下那些兵丁,至於李甲,便留在你縣衙吧,有些賀良辦不好的事情,他也能幫些忙。」

    李甲不夠機靈,但委派之事也完全不需擔心,有時候或許還真就能夠幫些忙。

    再說了,謝至身為知縣,最重要的是做好分內之事,所以並未反駁,回道:「好,就這樣吧。」

    敲定下來此事後,謝至又道:「那三十隻羊羔雖說不錯,但若養好了,來年變成六十,後年便可有六百隻了,目前收成應該不錯,養著三十隻也不是難事,先養著吧。」

    畜牧業若發展好了,利潤也不小的。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