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3章劉瑾栽了

作品:《大明好伴讀

    說完了劉瑾的事情,弘治皇帝直接把桌上的一道摺子遞給了謝至,道:「顧朴的摺子到了,你瞧瞧吧。」

    弘治皇帝既讓看,謝至也不客氣,直接接了摺子。

    開啟摺子,快速掃了上面的內容。

    果不其然,這個事情的過錯方,還真就在大明這邊,遼東總兵李杲,巡撫張玉,鎮守太監何良三人為撈功,故意製造出來的這個事端。

    弘治皇帝臉色微沉,問道:「此事具體如何解決?你可有好的建議?」

    這個事情之上,謝至也有所參與,回答這個問題也是理所應當的。

    沉思片刻,謝至回道:「李杲等人身為遼東總兵,督北方軍務,承蒙陛下信任,卻妄殺,欺君貪功,著實是該殺,過錯方雖在我方,可李杲好歹也是遼東總兵,因此事便為兀良哈人陪葬,我大明臉面何在,臣之見。

    可選個微末小人物,一力承擔了此事,但也只能作為對外的一個說法,不過,即便是這個微末不足的小人物也不可交於兀良哈處置,於我大明無論所犯何罪,皆是我大明子民,只能由我大明律法處置,絕不能交於外族。」

    謝至一番話后,弘治皇帝終於有些些許的笑意,笑呵呵道:「繼續說下去。」

    緊接著,謝至又道:「兀良哈雖弱卻也不傻,各種內幕必然清楚,對外選個微末小人物頂包,自也是不會就此騙過兀良哈的,最緊要的還是讓兀良哈拿到些好處,有了好處,既是對他那無辜枉死三百餘人一個交代,也是給他們個面子,沒有好處,兀良哈恐不會就此了結的。」

    沒用弘治皇帝發問,謝至隨之道:「兀良哈最欠缺的是糧食,可許諾些糧食給他們,雲中今年收成應當不錯,除養活全縣百姓,交於朝廷賦稅後,應該還有些結餘,這個糧食,雲中倒是可以出了。」

    停頓一下,謝至大義凜然道:「此事,即便是過錯方在與我方,如此解決已是於我方最有利之法了,恐都會有人為之反對的,臣願替陛下分憂,與兀良哈交涉此事,所有指責臣願一力承擔。」

    謝至做成此事的目的,就是看中了兀良哈的戰馬。

    他若不去交涉此事,兀良哈即便能帶來好處,那不都成朝廷的了?

    謝至一句分憂,弘治皇帝臉色笑意更濃了,問道:「你打算許諾兀良哈多少糧?」

    想了一下,謝至伸出一根手指,道:「至多一千石,這已是最多了,不可給的多了,不然的話,會加充兀良哈的力量,一旦兀良哈有了力量,會轉而與韃靼聯合,妄圖從犯我大明之事上分一杯羹。」

    弘治皇帝點頭,道:「嗯,以何人承擔這個責任?」

    謝至又拿起顧朴的摺子,瞧了一眼,道:「李杲之輩所代表的是我大明的骨氣,何良承擔此事是最為妥當之法。」

    片刻功夫,弘治皇帝道:「那便照此辦吧,朕會宣旨李杲免職,所參與的都指揮各降一級,至於何良就算是給兀良哈交代了,朕授你督遼東欽差,接下來便由你去辦吧。」

    弘治皇帝如此安排,這個事情也算是就此答應了。

    這也意味著,謝至雖有可能能從兀良哈出獲得些戰馬,卻也是承擔了此事所有的負面影響。

    不過,負面影響什麼的阿,謝至倒也不怕,他只需以最快的速度把雲中衛訓練出來。

    只有自己實力足夠強大,才不會懼一切風吹雨打。

    謝至拱手回道:「臣遵旨,臣即刻就趕回雲中著手處理此事。」

    從宮中出來的時候,谷大用已在拱門之處等著了。

    一見到謝至過來,立馬迎了上去,拱手道:「謝知縣,咱已接到旨意了,謝知縣,定是你與陛下為咱求的情吧?」

    這廝既然知曉那便好,還省的謝至自個兒說了。

    謝至無所謂擺擺手,道:「你自己知曉便好。」

    谷大用二話不說,立即跪下行禮,道:「多謝謝知縣。」

    傻子都知曉,朱厚照身為現任皇帝的獨子,被委派出去那是去歷練了,絕沒什麼做冷板凳的說法。

    這個時候,若能隨行左右,那往後一旦登基,便是元老內伺。

    即便不能進入朝堂中樞,做個領頭內伺,也將不會再是難事。

    謝至任由谷大用拜謝,拜過之後才道:「本縣也不需谷公公報答,只望谷公公莫要像劉瑾那般時刻想著害本縣便是。」

    谷大用立刻手指天發誓,道:「絕不會,咱家感謝謝知縣還來及呢,定對謝知縣馬首是瞻。」

    別說谷大用這保證謝至不能信,即便是能信,在宮門之前說這樣的保證總歸是不太合適的吧?

    謝至搬起臉,正色道:「谷公公,慎言,你需要的是對殿下馬首是瞻,而不是本縣。」

    谷大用恍然大悟,給了自己一巴掌,道:「是是是,瞧咱家這嘴。」

    謝至也不再與他糾結,道:「走吧,本縣與家人告個別,隨後便出發往雲中去。」

    謝至回謝家與謝夫人說了一聲后,隨後便往雲中的方向趕去。

    一路沒做歇息,幾個時辰便到了雲中地界。

    才剛回縣衙,王守仁和朱厚照便到了。

    朱厚照風風火火的,一進門便道:「你再不回來,本宮便回京與父皇要人去了,父皇不曾為難於你吧?」

    朱厚照說這話,倒也不像是假的。

    謝至擺手道:「不曾,臣待在京師幾日也是再等遼東的消息。」

    王守仁緊接著問道:「這麼說來,遼東是有消息了?」

    謝至也沒含糊,直接講了對遼東之事的解決。

    王守仁臉色頗為凝重,道:「名義上以鎮守太監何良冒功妄殺,實則卻許諾了兀良哈糧食,這個糧食還由雲中出,不明情況之人,必會以為是你私自授予的兀良哈」

    謝至無所謂一笑,道:「此種情況,某已考慮到了,不與兀良哈些許好處,他又豈能善罷甘休,這個好處由朝廷出面,被罵的便是陛下,思來想去,此事是由某發起的,還是某承擔了吧。」

    王守仁想多言,謝至並未給他這個機會,只要弘治皇帝信他,其他人誤會算作什麼,唾面也能自干。

    緊接著,謝至又道:「兀良哈需要依附我朝,給些好處,算是給了個台階,應當不會有問題的,不過,兀良哈最終是否同意,還需親自與之協商才是,這個事情,伯安你恐得與本縣走上一趟了。」

    王守仁還未回答,朱厚照便道:「本宮也去。」

    讓朱厚照去,謝至很是為難。

    這個事情本就有危險,若協商不好,一旦被扣押,那謝至便是罪人了。

    當然,若是此時能夠辦成,也是再給朱厚照貼金。

    關鍵的是,若有謾罵之聲,朱厚照也可為此分擔些。

    謝至瞧了王守仁一眼,沒想到王守仁卻是極為爽快的道:「殿下既然願去,不如就一道吧,殿下知曉兀良哈語言,有些說不明白之處,殿下也能幫些忙。」

    謝至本來在猶豫,王守仁既然拍板了,謝至也沒做反駁,道:「好吧,那殿下便一道吧。」

    經謝至最終同意后,朱厚照才扯起一道笑容,拍在謝至身上,道:「放心,本宮不會拖累你的。」

    謝至沒在多言,朱厚照倒是著急了,問道:「何時前往。」

    此事是該及早解決了,雲中衛還等著戰馬呢。

    另外,徐經那邊也是需要與兀良哈交好,而打開商路的。

    謝至回道:「明日一早便出發。」

    敲定了此事之後,朱厚照又道:「劉瑾那狗東西被發去孝陵之事,你可知曉?」

    謝至一臉苦悶的道:「知道,陛下與臣說了,臣還以為是遼東之事,本想為他求個情,哪成想他竟聯合拍花子差點拐走了公主,這哪能繞過他呢?也就是陛下仁慈,才只是把他發到了孝陵。」

    朱厚照也是附和道:「對,幸好發現的早,不然本宮還不知道怎麼被他誆騙呢,那狗東西,竟敢拐本宮妹子。」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