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章僥倖收了杆子

作品:《大明好伴讀

    謝至帶著何三友一眾二十餘人回衙不過才過去兩個時辰而已,也才到了太陽才落山之時。

    「何大當家,請進!」謝至邀請著何三友進了縣衙。

    縣衙中,朱厚照幾人正與幾個錦衣衛歸置收整著一些雜物。

    朱厚照身上毛病是不少,但卻也是親力親為,在做這些事情之際,也沒袖手旁官,挽胳膊別袖子的正賣著力氣,瞅見謝至回來,立馬丟下手中的掃把,迎了過來,欣喜問道:「回來了?事情可辦成了?」

    說著,瞧見謝至身邊多出的人又道:「這幾位是?」

    謝至微微一笑,回道:「這位便是兩狼山大當家何三友,咱縣中瑣事頗多,本縣便找了何大當家來幫忙。」

    朱厚照起疑,不解道:「不是說」

    王守仁打斷了朱厚照的不解,道:「朱主薄,何大當家既來幫忙了,就莫要耽擱了,還有何事只管交於他們去做便是。」

    王守仁這話之後,朱厚照便也心領神會了,道:「前衙已洒掃完畢,只剩下后衙還需打掃了。」

    一旁的謝至即刻接話,道:「那便勞煩何大當家去打掃一下后衙,本縣告示已發,明日便著手對被馬家霸佔之地進行無償歸還苦主之事,此事少不了要縣衙派人重新丈量,此事還需何大當家幫忙才是。」

    何三友面色冷然,沒有過多表情,回道:「好說。」

    何三友應下之後,謝至便帶著王守仁幾人回了正堂。

    現在解決了楊泰和和馬家之事,正是需要他們一展抱負之時,好多事情自得是著實落實才是。

    一入後堂,朱厚照便好奇的問道:「那何三友這算是同意了?既是同意,為何只下山二十幾人?」

    朱厚照既然好奇,謝至便也就滿足了他這個好奇心。

    「何三友等人上山落草被逼走投無路,現如今欺負他們的馬家和楊泰和是被處決,可他們卻已是對官府失去了信心,想讓他們對官府重拾信心,便得看我們如何做,這不得是下山來嗎?」

    謝至一番解釋之後,王守仁便帶著溫和微笑,道:「知縣如此策略著實高明,在下與知縣上了兩狼山,不過只是片刻功夫,便說動何三友跟隨一道下山,在下原本以為少不了要費些周折呢。」

    得王守仁如此稱讚,謝至心中美滋滋的。

    朱厚照那廝不合時宜的問道:「何三友在縣中所看到的結果若是不滿意呢?」

    朱厚照也不在乎房間之中其他人嫌棄的眼神,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謝至,等著謝至的回答。

    謝至瞅了朱厚照一眼,笑了笑回道:「有了楊泰和做榜樣,我等保持如今這般,何三友自己就會下山了,他們所要的不過就是一個安穩日子罷了。」

    解決過此事後,謝至便道:「兩狼山之事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來便得著手解決縣中之事了,伯安,這幾日你核點一下縣中雜役,能用之人繼續用著,若不能用的便打發回家去,萬不可讓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民心當為重中之重,欺壓百姓,魚肉鄉民之事不可再出現。」

    王守仁隨之應道:「好,沒問題,放心吧。」

    吩咐過此事後,謝至又道:「其他人明日獨自帶著兩狼山之人為那些被搶土地之人,重新丈量,核准之後再做歸還。」

    頓了一下,謝至又道:「百姓雖為弱勢群體,但難免卻也會有刁民無賴會從此事之中渾水摸魚,凡是領走土地之人,皆要由本村村正,以及本村兩戶無親緣關係之人作證,一旦查證有人冒領,作證之人要受連坐之責。」

    謝至這番話之後,王守仁接著道:「嗯,這倒也算是一個好辦法,若是不能秉公辦事的話,不止會讓官家土地外流,也會讓百姓對官府失去信任,自然也會很難約束百姓,一縣秩序也會因此而破壞。」

    在掌燈之時,何三友已帶人把縣衙收拾的錚明瓦亮了。

    收拾出來的縣衙,才讓謝至有了幾分主人翁的歸屬之感。

    有朱成鈀派來的庖廚主廚,衙中的飯菜倒是也不會太差。

    三四十人的飯菜做出來倒也很有特色。

    衙中眾人人忙碌了一日,謝至也沒矯情,直接把所有人喊到飯堂一塊解決晚飯問題。

    正吃飯的檔口,一人闖了進來。

    現在雖說沒雜役守著門,但這好歹也是縣衙,這般登堂入室總歸是不好吧?

    瞧著進來的人,一旁的賀良出口,道:「你是何人?有公事明日再來!」

    那人還未來得及回應,何三友便起身道:「這是小人的人。」

    何三友起身之際,那人便回道:「小人見門開著便進來了,小人實在不是有意冒犯」

    正說著,何三友便走至了他身邊,脫口而出,問道:「有何事?」

    那人回道:「二當家的老爹去了,二當家傷心難平,帶人去截殺押往雷州充軍的馬家人報仇去了。」

    這人雖是對著何三友說的,但在場之人卻都是聽到了。

    朝廷旨意已下,半路截殺,即便是苦主,押解之人都有權當場斬殺。

    即便沒被押解之人斬殺,真殺了想要殺之人,少不了也要受朝廷律法處置。

    要不然的話,只要是有人不滿朝廷處置結果,就都要半路截殺,那豈不是亂套了。

    未等何三友反應,謝至便問一旁的牟斌道:「牟指揮使,充軍之人還在錦衣衛手中嗎?」

    牟斌點頭道:「此事乃陛下特別旨意,一路押解皆由錦衣衛負責。」

    押解之人若只是普通差役,兩狼山那二當家還能活命,若是錦衣衛的話,那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錦衣衛是何許人也,那一個個可都殺人不眨眼。

    謝至第一時間道:「請牟指揮使遣人為兩狼山一眾人留條性命,其餘事情之後再說。」

    謝至這番話才落,一身著飛魚服之人急吼吼的闖了進來,在牟斌耳邊耳語一番后,才在原地恭恭敬敬的站直身子。

    隨之,牟斌開口道:「錦衣衛已攔下了兩狼山之人,並不曾傷及性命,若有傷也是些小傷,本指揮使遣人把那幾人送回來。」

    錦衣衛能留下他們性命來,也算是他們的造化了。

    謝至笑嘻嘻的道:「那便多謝牟指揮使了。」

    牟斌並未多言,揮手打發了那錦衣衛后,便端起碗繼續吃飯了。

    謝至一笑招呼何三友道:「何大當家,來繼續吃吧,幸好並未造成太嚴重後果,本縣會像陛下請旨,寬宥了二當家的,」

    謝至一番話落下后,何三友沖著謝至直接屈膝。

    何三友跪了下去,他手下的一眾杆子立即也起身下跪。

    「至此往後,小人願誓死追隨謝知縣,至死不渝,只是兩狼山願過安穩日子的兄弟,小人不便干預。」

    何三友能在兩狼山組建起杆子來,可見也是有些能力之人,即便只有他一人追隨,謝至也算是滿意了。

    沒想到,何三友此言一出,他帶來的那二十餘人也是齊聲,道:「小人皆願誓死追隨謝知縣。」

    這麼簡單就成了?

    謝至自己都有些懷疑,截殺那件事是否是他安排的了。

    早知曉如此能成,謝至便從這方面下手了,又何必那麼麻煩。

    忠心表完,謝至端起酒杯,道:「好,各位皆是雲中子弟,往後便隨本縣為雲中鄉民的安穩日子出一份力。」

    謝至率先喝了酒,一眾人起身端起自己的酒杯仰頭喝了個乾淨。

    這二十餘人便算作是謝至目標之上的元老之人了。

    任何一座大廈皆不是一人能夠建造起來的,身邊可用之人越多,自是越好的。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