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7章雄厚的馬家

作品:《大明好伴讀

    朱厚照在房間之中的一堆名貴瓷器之中來回撫摸著,嘴中皆是嘖嘖讚歎之言。

    「這乃前宋官窯所出吧?得值千八百銀子吧?」

    「謝五,謝五你快來瞧這個是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吧?」朱厚照急吼吼的喊道。

    謝至放下手中的一件汝窯瓷器,走至朱厚照身邊,在那字畫之上仔仔細細的瞧了幾番,道:「宋徽宗雙龍小印倒是有」

    謝至瞧了半天後,朱厚照發問道:「這清明上河圖到底真假?」

    謝至可沒鑒別古物的本事,哪能知曉真假。

    謝至向來都是有一說一的,沉吟片刻后,道:「某不知,此物還是遞給陛下,請陛下找朝中有學識之士鑒別吧。」

    清明上河圖這物件絕對是重量級的東西,放在私人手中不僅會帶來禍患,最重要的是也不能保之完好。

    唯有放於皇家,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朱厚照一臉的痛心,最終還是點頭應允了下來。

    謝至在拿了清明上河圖之後,便直接喊來了賀良,道:「蕭公公此事很有可能還未離開大同府,你把此物馬上交於他手中,請他呈交陛下。」

    這東西交於蕭敬,總比謝至派人親自送入京中要好一些。

    若是真的,再有些閃失,那可真就要命了。

    把這個事情交給賀良后,謝至與朱厚照便率先離開了馬家。

    有王守仁在,清點這些東西自是不在話下,謝至留在這裡也沒什麼大的用處。

    謝至才回了衙中不久,雲中郡王的一僕從便出現在了衙中。

    「謝知縣若是方便,我家郡王殿下想請謝知縣過府一敘。」

    對朱成鈀謝至倒也還是感激的,若非朱成鈀的幫助,他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把雲中的事情解決了。

    直到現在,還是朱成鈀的人在守著牢房。

    謝至沒做過多考慮,爽快回道:「沒何不方便的,本縣正好也又空閑。」

    朱厚照在準備離開之前,又叮囑朱厚照道:「朱主薄看縣中還有何事,便著手整理一下。」

    朱厚照還未做回應,那僕從又道:「我家郡王殿下說了,若王縣丞他們有空也可一塊前往。」

    謝至又沒等朱厚照回答,開口道:「朱主薄還有事,對吧?」

    王守仁一塊前去是沒問題,朱厚照若是去的話,被朱成鈀認出身份,那時不時可就不太好了。

    謝至一個眼神投過去,朱厚照一臉的不情願,咬牙道:「某是有事要處理。」

    很快,謝至隨著那僕從便出現在了郡王府。

    朱成鈀府上不如馬家奢華了,但也算不錯了。

    有著郡王頭銜,沒什麼太大志向,逍遙一輩子不是問題了。

    謝至到了郡王府,直接被請到了正堂中。

    朱成鈀已在此等著了,見到謝至,急忙起身迎接道:「謝知縣,來了?本來本王是不應與謝知縣多做聯繫的,但本王思來想去,本王還是應是請了謝知縣來,好生答謝謝知縣的。」

    醞釀了半天,朱成鈀終於說到了正題之上,道:「本王已接了陛下旨意,陛下對本王此番借與謝知縣幾個人馬稱讚了一番,還賞了百金,謝知縣想必也清楚,本王這位置頗為尷尬,不說是本王這般小小的郡王了,哪怕是正兒八經的王爺,那都很難被朝廷重視,若不是謝知縣與陛下提及,陛下哪能知曉區區一個雲中郡王。」

    朱成鈀這話倒是真理,老朱二十六子,自己都不見得都能記著孫子輩都有誰,更別說是隔了五六代之後了。

    弘治皇帝連自己兄弟之間的子弟都不見得記著,更別說快要出五服的一個郡王之後了。

    謝至扯起一道笑容,微微一笑道:「郡王殿下對臣幫助甚大,臣自是要如實呈報陛下的。」

    寒暄了半晌后,謝至終於被朱成鈀請上了桌。

    桌上雞鴨魚肉應有盡有,極為的豐盛。

    看得出來,這頓飯菜,朱成鈀是用了心的。

    謝至率先端起酒杯,道:「殿下,往後臣在雲中還承蒙殿下照拂,臣先幹了。」

    幹了杯中酒後,謝至便抓起筷子,開始了大快朵頤。

    「殿下莫要介怪,臣便不客氣了,殿下是不知曉,自從抓了馬家人,控制了衙中的一部分差役后,衙中的正常運轉便癱瘓了,這幾日的飯菜都是伯安負責的,口味倒是不錯,就是太清淡了。」

    朱成鈀愣了片刻后,笑了笑道:「謝知縣自便。」

    說著,又吩咐下面人道:「再去準備一桌酒菜送到縣衙去。」

    謝至也並未拒絕,他吃好了,總不能讓朱厚照幾個還餓著吧。

    謝至也顧不上與朱成鈀多說,只一個勁兒的消滅著桌上的飯菜。

    在把桌上飯菜吃下了半桌,才摸著肚子,滿意道:「今日多謝殿下款待了」

    吃過酒菜,謝至並未在朱成鈀這裡多待。

    正要告辭之時,朱成鈀招呼著不遠處一人到了跟前,介紹道:「這乃本王的庖廚,其他的事情本王幫不上忙,這廚子便先借與謝知縣幾日,等縣衙能夠正常運轉了,再還與本王。」

    給與借,那還是有差別的。

    畢竟,一方主觀若是與分藩王爺關係密切,是要惹人忌諱的。

    朱成鈀知曉這個道理,謝至並未多言,直接拱手道謝道:「那便多謝殿下了。」

    謝至帶著那廚子回到縣衙之際,朱成鈀已差人送來了飯菜,朱厚照幾人已吃了一半。

    謝至才把那廚子打發去了后廚,朱厚照便問道:「謝五,你吃嗎?要不一塊吃些?」

    謝至擺手道:「吃過了,某知曉你們這幾日都沒吃好,便與雲中郡王請求,請他送來了一桌,剛才那人瞧見了嗎?雲中郡王借的庖廚,往後我們的吃喝也無需發愁了。」

    幾人手上油乎乎的,嘴角上扯著滿意的笑容。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在這麼下去,雲中的事情還沒解決,他們便得被死了。

    吃飽后,王守仁領著唐寅和徐經便又開始了對馬家家產的繼續登記核對。

    在當天晚上的時候,蕭敬便帶著賀良轉交的清明上河圖回了京師。

    才一回京師便風塵僕僕的去見了弘治皇帝。

    在見弘治皇帝的時候,顧不上彙報其他消息,直接便把清明上河圖遞了上去。

    畢竟蕭敬也算是個文化人了,對這些東西也是在意的很。

    「陛下,這乃為前宋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是謝知縣從馬家搜出來的,真假謝知縣摸不準,請陛下找人鑒定一下。」

    這個時候信息不像後世那般發達,即便沒見過真跡,大部分人都知曉長得如何。

    這個時候的人也只是聽過一嘴,至於內容如何,根本就不會有一個大致輪廓的。

    弘治皇帝一聽是清明上河圖,立即來了精神,道:「是嗎?來,打開,朕瞧瞧。」

    蕭敬招呼了兩個內伺,一人拉著一個捲軸,慢悠悠的把一副前宋汴梁的盛世畫卷呈現在了弘治皇帝面前。

    弘治皇帝在每處細節之處仔細打量,驚嘆畫師的技術高超,也在懷疑這畫卷到底是真還是假。

    「蕭伴伴,你說這是真還是假?」

    蕭敬遲疑半晌,笑嘻嘻道:「奴婢哪有那個本事判別。」

    弘治皇帝笑了笑,命令收起了畫卷。

    隨即,又道:「李東陽在書畫方面頗有造詣,宣他來,把謝遷,劉健一併都喊來吧,這東西是謝家小子呈上來的,是真的,朕便讓他們開開眼界,也算是朕還謝家小子人情了,若是假的,也笑話不到朕頭上來。」

    誰是弘治皇帝是老實人,這也太雞賊了吧?

    若是真的,只一飽眼福便算是還了謝至這麼大一個人情。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