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0章罄竹難書的罪行

作品:《大明好伴讀

    馬進學被當堂責仗,圍觀百姓本帶著試探的心思,瞧謝至不是走過場之後,已是有人開始了躍躍欲試。

    「知縣大老爺,小人乃王莊之人,也有冤屈要述。」一個不惑之年男子在堂外喊道。

    馬天南這次學明白了,並未再使威脅手段,開始許諾起好出來,朝著外面的百姓喊道:「各位鄉民,謝至在雲中為官不過幾年光景罷了,真正要留在雲中的也還只有各位鄉民而已,如何行事各位鄉民要考慮清楚才是,老夫可在此承諾,今歲馬家為所有鄉民免稅。」

    這個好處雖小,也可讓本來準備告狀的百姓升起遲疑的。

    一看如此情況,王守仁起身道:「各位鄉民,就拿張家情況來說吧,即便是沒有其他仇恨,但那田地本就是屬於張家的,辛苦耕種可一歲,自己留下極為少量的,剩下的全給了馬家,現在馬家說是要免租一年,難不成還要反過來感謝他不成?」

    王守仁這番話足以讓那些有些遲疑之人再次喪失對馬家的信任。

    王守仁趁機又加了一把火,道:「馬家的馬進學身有功名,是可免稅,可我大明自開國以來稅收便極低,在下來算筆狀,一畝地產量按兩石算,朝廷不過只收一斗而已,可若是給馬家種呢?你們留下的只是少量的,自家田地,這些年來,白給了馬家如此之多的糧,你們想必也是心疼的吧?」

    王守仁這把火拱的特別及時。

    他的話音才落,有人便道:「對啊,無論災荒與否,馬家皆以豐年收租,若碰上個天災,每畝所留不過才一斗而已,好多人家都因此被逼的出外逃荒了。」

    隨之又有人附和道:「前些年鄰家一家交了租沒了餘糧,準備舉家出去逃荒的時候,被縣裡抓了回來,一家五口被犬衙活活打死,幼子逃了一命,上兩狼山拉起了杆子。」

    兩狼山的杆子原來還真是因沒了田才被迫立了杆子的。

    謝至一拍驚堂木製止了一言一語混亂的百姓,笑著道:「各有冤當場寫下訴狀,本縣當場審理,在所有案情皆以審理完畢,本縣定會依律法懲處元兇,若有田地財務被搶著,本縣核查完畢之後自會悉數歸還。」

    馬天南滿腔怒火盯著謝至。

    就在此時,被謝至派出去的文非和刑銘雙雙趕了回來。

    他們二人自是以為馬家救走了馬進前,哪裡會認真去搜尋,縣衙的事情自是也能夠很快收到消息。

    不知曉在哪裡瞧瞧觀望了片刻,看著苗頭不對,才露了面。

    文非和刑銘一入堂中便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二人雖不做言語,但伏法認罪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跪在一旁從始至終未發一眼的費正瞧著文非和刑銘進入堂中,立馬開口道:「小人有話要說還望知縣能留小人一條生路」

    費正這些小吏倒是沒有楊泰和和他那兩個佐貳官罪大惡極,但一些事情絕對也是有所參與的。

    楊泰和若是不把他們這些人綁在一條船上,怎放心把他們留在身邊這麼長時間。

    謝至冷聲道:「本縣無法保證你任何東西,能否留你一條生路,得看你參與程度,若在本縣進入雲中之後,你主動與本縣嚴明此事的話,那個時候的本縣倒是能夠放你一條生路。」

    現在謝至已抓到了楊泰和和馬家的罪狀,至於有沒有費正的供述,已沒有多大關係了。

    謝至又何必要承諾這個機會。

    隨即,謝至喊道:「伯虎,衡父你二人支個桌子出來,哪位鄉民有狀要遞,你們為他們當場寫一下。」

    若想最後為獲罪之人定罪,還需刑部審批,尤其涉及到了前任知縣,謝至更沒法其罪行的,還得把所有案卷供詞按照程序遞交上去,如何定罪,那完全得是朝廷說了算的。

    唐寅和徐經應了一聲,就在堂下支了桌子,招呼道:「各位鄉民誰要遞狀,來,來這裡來」

    一經招呼,呼啦一群人全都朝著唐寅和徐經而去。

    謝至沖著跪在堂下的張家父子,道:「哪個衙役對張林動刑,你可清楚?」

    張石點頭,有些悲憤的道:「知曉,小人得到允許去牢中接人之時,一夥衙役正領人正毆打阿弟,當時阿弟被打的只剩半口氣了,回家沒幾日便撒手去了。」

    謝至沉聲沖著費正等三人問道:「此事你等可知曉?」天天書吧

    費正著急忙慌的道:「知道,知道此事便是刑捕頭帶人所為。」

    刑銘兇巴巴的瞅了一眼費正,回道:「此事著實是小人所為,當時張林被帶回縣衙,楊知縣本想勸說張林能夠與其福自動商量一下應允了馬家的事,沒想到,張林對楊知縣破口大罵,小人在楊知縣一手提拔之下才做了捕頭,自是不會讓任何人對楊知縣不敬。」

    沒看出來這個刑銘還挺講意思的嘛!

    隨即,謝至問道:「你在毆打張林之時,楊泰和可否知曉?」

    知曉的話那是縱容,若是不知曉,那便是刑銘一方面之事。

    刑銘還未說話,費正便搶著道:「知曉,知曉當時我等都在,事後楊知縣還不止一次就此事讚許刑銘。」

    刑銘這下怒了,起身便要對費正動手。

    幸好有朱成鈀的人按壓著,不但的話,費正在堂中便得挨打了。

    謝至也不管他們之間的矛盾,冷聲道:「當初參與的衙役都有何人,一併都帶過來,是何人之錯,何人便自行承擔,絕不因惡小就放過一人。」

    想要還雲中一片風清氣正的朗朗乾坤,這次便必須得用雷霆手段。

    費正即刻便請命道:「小人可帶人去找。」

    就費正如此行為,不說刑銘想要打人,就是謝至也是鄙視的很。

    楊泰和和馬家的好處,他不見得就沒見過,現在人家的那艘船是要翻了,不是還沒翻嗎?

    這麼著急就要跳船了。

    茫茫大海中,跳了船不見得就能活命的。

    謝至瞅了其一眼,沒好氣的道:「不用,你自管言之名字便是,本縣自會派人去找尋。」

    費正被拒絕也不多說,想了片刻隨即便念出了幾個名字。

    謝至吩咐人去找尋后,對張家父子道:「二位的狀子本縣接了,此案甚大,非本縣能做主,本縣會先行收押了馬家父子,把此事稟明朝廷,靜待朝廷裁決,二位可回家等消息了。」

    若馬家只是搶了張家一家的田地,在搞明白真實原委之後完全可當堂還與張家地契。

    可現在,馬家搶奪的田地太多,當堂解決完全是辦不到了。

    張家父子也並未多言,起身道:「謝知縣老爺。」

    在張家父子退出之後,堂外已寫好訴狀之人立馬上了堂中。

    有了張家父子的開頭,處理接下來的狀子之時便簡單了很多。

    接下來的這些狀子,大多是在狀告馬家侵佔良田的,還有人在狀告佔了城中鋪子的

    多數人之中都是以馬家家丁時長攪擾,不堪其擾,被迫低價出售了手中田地和鋪子。

    也有人不願出售被抓縣衙的。

    自然如張家那般搞出人命的不止一家兩家。

    有人的是被馬家家丁打死的,還有人是如張林那般被抓到縣衙毆打致死的,還有人是被扣上了莫須有罪名之名直接奪了家產的。

    馬天南開始之際還會辯駁,後來隨著告狀之人越來越多,也漸漸絕了為自己辯駁的心思。

    倒是費正跳脫的很,凡是有人遞交狀子,沒等謝至多說,他便一五一十的把前因後果說明白了。

    費正這樣倒是省了謝至不少事。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