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出京

作品:《大明好伴讀

    恩榮宴才結束,謝至便被弘治皇帝宣進了宮中。

    此番與謝至一道出現在暖閣的還有朱厚照。

    謝至已知曉弘治皇帝同意朱厚照與他一塊出京之事,在出去之前,弘治皇帝自是要在單獨叮囑一遍的。

    朱厚照那廝顯然已經知曉了,身上的興奮擋都擋不住。

    一進入暖閣,便大大咧咧的跪了下來,道:「父皇保重,兒臣會常回來看父皇的。」

    弘治皇帝沉著臉,也不搭理朱厚照,走至謝至身旁,摘下手上的玉扳道:「謝至,這個你拿著。」

    天子隨身之物與尚方寶劍與同等效力,可相當於天子親臨。

    當然,這個隨身之物得是天子欽賜的,若是投來的,想要發揮尚方寶劍的效力,沒等有了作用,便得丟了性命。

    謝至雖有些費解,但還是從弘治皇帝手上接過了玉扳指。

    在謝至接過後,弘治皇帝又道:「你所言有理,太子頑劣,也是因朕寵愛之緣故,讓他出去見識一下百姓疾苦,或許對他是有好處的,此番你外出做知縣,就讓他隨你一道吧,這枚玉扳指朕賜予你,太子若有為非作歹,不聽良言相勸之際,你可隨時拿了他,遣送他回京。」

    這特權可真夠大的,直接拿了太子?

    謝至只是遲疑了一下,朱厚照便可憐兮兮的道:「父皇,兒臣」

    朱厚照話還未說話,弘治皇帝一個眼神瞪了過去,道:「你住嘴,朕還不知曉你的心思,出了京,沒人制衡於你,天你都能捅個窟窿下來。」

    弘治皇帝還是了解自家兒子的,就歷史所記載的朱厚照即位后,所做的那些事情,哪件不夠奇葩。

    接著,弘治皇帝又道:「雲中縣知縣升任汝寧府知府,他的佐貳官也隨他一道上任了,現雲中縣只空出了一知縣和兩個佐貳官之位,王守仁為縣丞,太子就做個主薄,有身份做掩護,也可方便些,至於唐寅和徐經,吏員位置上暫時沒有空缺,朕會安排吏部為他二人備名,俸祿也有朝廷發放,到任之後,由你自行安排具體事務。」

    弘治皇帝算作是為謝至多養兩個吏員。

    弘治皇帝能做到這步田地,不排除是為了朱厚照,但更多的也是對謝至的器重。

    謝至收了弘治皇帝的玉扳指道:「陛下放心,臣會看顧好太子,陛下定會見到一個不一樣的太子,另外,臣也定會履行好知縣之責,定讓雲中在短時間之內成超江南的第一富裕之縣。」

    弘治皇帝既然不放心,那謝至便多說一些能讓他放心之言。

    弘治皇帝臉上有了絲絲笑意,道:「好,朕等著,翰林修撰的空,朕也給你留著。」

    很快,弘治皇帝收起了笑意,道:「太子離京的消息不易大肆張揚,東宮衛不可調動,一切皆由你自己應對了。」

    東宮衛若隨謝至行動,再加上朱厚照長時間又不在京中露面,有些人自然會懷疑朱厚照是否與謝至在一塊。

    朱厚照到了雲中,又不是藏著不見人,只要露面,就很容易探查出其身份的。

    朱厚照的消息一旦泄露,很難保證一些不懷好意之人是否會有不軌舉動。

    已經發展到此步田地,也不得退縮了,回道:「是,臣明白。」

    在弘治皇帝安頓了一大堆之後,謝至便出宮了。

    出宮之後,謝至便直接回了家。

    謝夫人也早就已知曉謝至要去雲中任知縣的消息,一早就等著謝至回來了。

    瞧見謝至進門,謝夫人迎了上來,「至兒」

    謝至扯起一道笑容,回道:「娘,兒子要走了,你多保重,兒子定會爭氣的。」

    就在謝至和謝夫人說話的功夫,謝家人也都一併送了出來。

    謝正憨憨笑著道:「老五,外出多保重。」

    其他幾兄弟自是先後紛紛說上那麼幾句祝福之言。

    謝家幾個兄弟也是極為的兄友弟恭,自謝至穿來之後,這些兄弟們對他都頗為的愛護。

    「至兒,這是三百兩銀子,你拿著。」謝夫人拿了一個包袱遞到了謝至面前。

    謝家在朝中地位雖說舉足輕重,卻並非富裕之家,三百兩銀子也算是不少了。

    謝至道:「娘,兒子是去做官的,用銀子又有何用?」

    沒有不喜歡銀子的,可從家中拿了這筆銀子,那他往後還怎麼混。

    謝夫人卻是硬塞了過去,道:「這乃你爹吩咐的,拿著吧。」

    謝夫人堅持,謝至也不忍讓其傷心,只能是接了下來。

    在與謝家人告別一番后,謝至在賀良的陪同之下便直接往吏部而去。

    去雲中縣就職,總得是拿了官文和官服的。

    謝至作為新科狀元,風頭正盛,吏部的那些差役自是不會不認識他。

    他才進了吏部,便有差役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道:「狀元公來啦,倪尚書吩咐,狀元公到了,便讓小人直接帶狀元公去堂中。」

    謝至極為謙虛,笑著拱手道:「有勞啦。」

    一路之上,進進出出不少差吏,先後與謝至拱手示意。

    吏部衙門做的便是官吏調動之事,謝至作為新科狀元,雖說只做了一小小的七品縣令,卻還配備了一進士為佐貳官之外不說了,竟還有兩個舉人陪同。

    這些都暫且不提,任命謝至還是皇帝親下的旨意。

    這若說不是對謝至的重點培養,打死都不信。

    那差役領著謝至進入堂中后,便沖著一身著硃紅色官服,鬍子有些花白的老翁道:「倪尚書,謝狀元到了。」

    正低頭閱覽桌上一大摞文書的吏部尚書倪岳,抬頭一瞧,打發走了那差役,隨之道:「謝狀元,坐。」

    謝至卻是先行拱手施禮,隨之才坐了下去。

    謝至能把原主的形象扭轉,就是得益於這些點滴小事之中。

    即便現在謝至已拿到了功名,但該注意的細節也得是注意的。

    不管怎麼說,倪岳也這麼大歲數了,尊老愛幼還是很有必要的。

    謝至坐下后,便開口道:「倪尚書,某來取官文,不知吏部的官文是否批出。」

    倪岳從一摞文書中找出了官文,道:「早在恩榮宴之前,吏部便接了陛下旨意,早就開始準備了。」

    倪岳找出了官文,遞給謝至,隨之又拿了官服。

    王守仁和朱厚照與謝至是一道的,官文可寫於一塊,但,官服卻不能是三人穿一套了。

    倪岳遞來的官服,自是三套的。

    佐貳官也是有品級的,雖然與倪岳這個一品比起來,真就是如芝麻一般,但既然有品級,官服自然也是會有的。

    謝至拿了官服,又拿了文書,正準備告辭離開之際。

    倪岳卻是留住了他,有些落寞的開口道:「謝狀元的策論老夫也讀過,謝狀元以一縣興一國的設想老夫頗有幾分期待,望老夫能早日再為謝狀元遞上升遷的文書。」

    本來,一個小小知縣的升遷是不需要一個尚書來親自交於官文的。

    倪岳能親自辦這個事情,可見對謝至想法也是贊成的。

    對這番贊成之言,謝至也只能回復道:「好,某努力。」

    從吏部拿了這些東西,謝至便與賀良一道直往城外而去。

    城門口,王守仁,唐寅和徐經已在等著了。

    這是在及第客棧之後,謝至第一次見到唐寅和徐經。

    也是在唐寅和徐經答應之後,謝至第一次見到他們。

    謝至下馬,笑嘻嘻的道:「多謝唐兄,徐兄能相信某。」

    唐寅率先回道:「在下既為謝知縣手下小吏,便不適合以此稱呼在下,請謝知縣直呼在下字吧。」

    謝至這不是客氣一下嘛。

    既然,唐寅這麼說了,謝至也不再客氣,喊道:「好,伯虎。」

    隨之,謝至又喊道:「伯安,衡父。」

    王陽明字伯安,徐經字衡父。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