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朱厚照的奇葩腦迴路

作品:《大明好伴讀

    在牟斌敘述之後,弘治皇帝才開口道「幾位卿家有何良策,說說吧。」

    半晌之後,李東陽率先開口道「陛下,若只是華昶一人如此上奏,可慢慢詳查的,可現在整個士子之中有了如此傳言,最先做的事恐是得把程主考替換下來了,不然,將來放榜之時,那兩個士子一旦高中,乃至是名列前茅,士子的怨氣恐很難平息了。」

    李東陽此言之後,劉健緊接著道「李公所言甚是,此事在士子們之中既已有流言蜚語了,可見此事已是瞞不住了,不如陛直接昭告了,這樣的話,還顯得陛下對此事在意,也說明朝廷對選才是持公平態度的。」

    李東陽和劉健都有自己的觀點了,謝遷痛作為內閣成員自當也得有所論斷才是,緊接著道「臣贊成李公,劉公之言,及早查證也能及早平息此事。」

    三人對此意見相同了,弘治皇帝也沒再多做徵求意見,直接道「這樣,李卿你立即著手接程敏政的主考,他所謄錄的考卷也需要重新整理。」

    現在的事情也算作是較為緊急了,李東陽也沒再搞那套假意客套,直接接了旨,回道「臣遵旨。」

    吩咐了李東陽之後,弘治皇帝又道「牟卿,你立即著手核查,務必調查真實,沒有實質證據,不可動刑。」

    明朝雖也有刑不上士大夫之說,只要有功名,在沒抓到實質證據之前,是不可動刑的。

    可錦衣衛卻是不同,不說只是一個區區的士大夫,就是皇親國戚,邊鎮藩王都可隨意審訊的。

    弘治皇帝特意叮囑不可動刑,完全就是對程敏政,唐寅,徐經等人網開一面了。

    不然,就他們那小身板落在錦衣衛手中,即便能活下來那也得殘了。

    對弘治皇帝的叮囑,牟斌沒做多言,直接回道「臣遵旨。」

    從朱元璋創錦衣衛到明亡錦衣衛隕落,歷代的指揮使之中,牟斌算作是一個良善之人了。

    在他手中屈死的冤魂估計也最少。

    有了弘治皇帝的旨意之後,李東陽帶著聖旨連夜趕到貢院接手了的主考。

    牟斌則也是第一時間羈押了程敏政,唐寅,徐經三人。

    在處理完這些事情后,謝遷才終於回了家。

    此時家裡的晚膳已經結束了,謝至也並未去東宮,留在了家中,吃過飯後正在自己書房讀書。

    回家后的謝遷在吃飯之際便把謝至喊了過去。

    謝至白日的時候聽說了程敏政的事情,對這個時候謝遷喊他過去沒有絲毫的震驚。

    進了屋子與謝遷行了禮后,便笑嘻嘻的道「按時吃飯有利於健康,身體重要,爹還是要按時解決溫飽才是。」

    謝至以前這般油嘴滑舌的話,謝遷首先就得橫眉冷對把他數落一番。

    現在,謝至還是那般油嘴滑舌,謝遷卻是把之當成了關心,扯起了一道笑容,回道「老夫知曉了,外面的那些傳言你可聽說了?」

    這個事情與謝至又沒什麼關係,謝至自是沒打馬虎眼,直言回道「聽說了,從貢院出來后,兒子與守仁兄去八仙酒樓喝酒,在那便聽聞一群士子說,唐寅,徐經曾在開考之前拜會過程主考,爹回來的這麼晚,想必是為了處理此事吧,陛下那裡是如此解決此事的?」

    謝至好奇,謝遷倒也沒藏著掖著,直接如實回道「程敏政三人交於了牟斌,李公接了主考之位。」

    如此解決倒也算是妥當,只是經此事之後,三人的前程勢必是會受到影響的。

    謝至嘆了口氣,道「如此傳言,不知是如何起的,唐寅,徐經即便高中,恐也很難有個好前程了,程主考恐也會因此受到一定影響的。」

    謝遷雖有惋惜,卻是道「怪就怪在唐寅,徐經等人不夠謙遜,明知程敏政使他們主考,卻還要提前拜會,被口實送到了別人口中,害人害己。」

    謝遷這麼說是也相信,程敏政不會為唐寅,徐經二人作弊了?

    謝至反問道「這麼說,爹是相信程主考等人的?」

    謝遷既然與謝至交流此事就不會說一半藏一半的,直接回道「唐寅,徐經二人若很有鬼,完全可夜間去拜會,不必那般明目張胆,讓那麼多人瞧見了。」

    其實,在開考之前去拜會座師也不是沒有先例的。

    謝遷分析后,謝至回道「對,爹所言極是。」

    謝遷表情淡淡,又道「春闈既然結束了,你便回東宮吧,準備著殿試。」

    讓他準備殿試,那是說明,他相信他一定能夠高中的。

    謝至還未開口,謝遷便擺手道「行了,早些歇息,明日一早便進宮去吧。」

    謝遷都在趕人了,謝至也只能是拱手回道「是,爹,那兒子告退了。」

    次日一早,謝至早早便去了東宮。

    到了正殿,昏昏欲睡的朱厚照瞧見謝至進來,一蹦三尺高跑了過來,欣喜的問道「謝五,你來了啊,本宮還以為你要歇息一日再進宮的。」

    謝至走至自己的桌案之前做了下去,滿臉無奈道「草民倒是想歇息上一日的,怎奈家父趕著草民進宮,沒辦法,草民便只得來了。」

    朱厚照一臉的吃味,道「謝師傅對你可算是寬容,你若執意不想來的話,謝師傅也不會拒絕的吧,上次,你去雞鳴寺,謝師傅竟親自為你告假,哪像本宮,就算是病了野爹被父皇拉著讀書的。」

    在這個問題之上,只能是讓朱厚照繼續費解下去了。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攏共就兩人,一個學渣,一個學霸,那可是最明顯的對比了。

    謝至呵呵一笑,回道「殿下眼中了,家父若嚴厲起來可比陛下厲害多了,至少,陛下不曾對殿下親自動過手。」

    謝至這番話出口,朱厚照好像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優勝之處,滿臉的得意。

    緊接著,朱厚照又笑嘻嘻的道「謝五,你剛從宮外來,士子中所傳之言你想必已經知曉了吧,聽說,應天府的那個解元唐寅已被錦衣衛緝拿了。」

    這個事情對朱厚照有何好處,值得他這般激動。

    謝至還未來得及說話,朱厚照緊接著又道「幸好,本宮把銀子都投到了你身上,若是押在了唐寅身上那豈不是打了水漂?劉伴伴那狗東西,還嫌棄本宮逼著他把銀子押在你身上,哼,他感謝本宮去吧,若非本宮逼著,他就等著賠掉褲子吧,倒是真相出宮去瞧瞧,那些押在唐寅身上之人的嘴臉,哈哈」

    尼瑪,這像是一個太子能幹出來的事情嗎?區區百兩銀子就能置家國天下與不顧?

    這個時候,弘治皇帝恐已被唐寅的這個事情搞得是焦頭爛額了吧?

    朱厚照這廝好歹也是太子,最先考慮的事情難道不應該是這個事情對朝廷所產生的影響嗎?

    就這樣,還老是嫌棄弘治皇帝對他嚴厲。

    這也是弘治皇帝寬仁了,若是碰到其他暴脾氣的,早就大鞋底朝他抽過來了。

    對朱厚照的一番話,謝至無言以對,乾脆就直接選擇閉口不言了。

    這廝就是豬隊友,離他遠些才是上上之策,免得哪天被他牽連,給帶到溝里去。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