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8章退燒之法

作品:《大明好伴讀

    次日快要早朝的時候,弘治皇帝才離開。

    在弘治皇帝離開后,謝至便回了自己房間。

    東宮停學,他也終於可睡個懶覺了。

    在他一覺睡到自然醒之後,已經是日上三竿之時了,柔和的陽光照進了大半個屋子。

    喊了幾聲后,香月推門走了進來。

    「少爺,你醒了,香月這便去打洗臉水來。」

    在香月將要離開之時,謝至隨後問道「殿下可好些了?」

    香月駐足,回道「好多了,才吃了些粥,又喝了葯。」

    謝至應了一聲后,又道「本少爺洗漱后,去瞧瞧,殿下病了,東宮也要停學了,本少爺也終於可回家了,你也一塊吧。」

    香月待在宮中更是無聊,除卻伺候謝至飲食起居外也沒其他的事情可做。

    一聽能出宮,情緒立即高漲了不少,道「好的,少爺,那香月馬上便去收拾東西。」

    瞧香月這般欣喜的絲毫沒有矜持的樣子,謝至白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收拾東西作甚,又不是不回來了,任何東西都無需收拾,有需要的家中又不是沒有,去,拿洗臉水,本少爺要洗漱了。」

    被謝至呵斥了一番,香月興奮淡了很多,但嘴角上依舊還帶著淺笑,回道「是,少爺,香月馬上便去拿。」

    香月這小丫頭年紀小,手腳卻是麻利的很。

    在她的幫助之下,謝至的個人衛生很快便收拾的妥妥噹噹。

    收拾妥當了之後,謝至徑直便去了朱厚照的房間。

    此時朱厚照的燒已是完全退了下去,只是精神還有些萎靡,耷拉著腦袋靠在床沿之上。

    見到謝至進來,立即扯起一道笑容,道「謝五,你來了?昨晚的事本宮皆都聽說了,你那降溫的方法是如何想出來的,太醫院的劉太醫剛提起來的時候還嘖嘖稱奇,說是回去與同僚分享經驗了。」

    謝至微微一笑,回道「書中自有黃金屋,這便是書中的那座黃金屋啊,殿下往後沒事的時候還是當翻翻書才是。」

    提及讀書,朱厚照便一臉愁苦,摸著自己腦袋,擺擺手,道「本宮頭疼,莫要與本宮提這個問題。」

    頭疼怎不見宣太醫?

    給他個面子,就不戳穿他了,接著謝至又問道「殿下好端端的這怎麼就突然病了?莫非是殿下身邊人偷懶?這個事情還真得好生查查才是。」

    阿嚏

    突然,侯在朱厚照床榻旁的劉瑾一個噴嚏打了出來。

    謝至一臉的驚慌,在其中還帶著些隱隱的擔憂道「劉公公,你這怕不是也染了風寒吧,作為殿下近伺,怎如此不小心,萬一再傳染了殿下那可該如何是好。」

    劉瑾眼神有些怨毒的瞧了一眼謝至,沒做反駁。

    是誰昨晚上把人家趕到門外守了大半個時辰,那麼冷的天,不染風寒才怪呢。

    劉不回話,謝至又道「某說的難不成不是事實,劉公公怎如此看著某?太子事關國本,殿下的身體事關大明的江山社稷,豈能馬虎,這段時日,劉公公還是莫要伴隨殿下了。」

    朱厚照還是很給謝至面子的,謝至話音才落,朱厚照便道「就依謝五所言,劉伴伴這幾日先好生養病,莫要出現在本公這裡了。」

    劉瑾他染了風寒那是事實,也不能辯駁,只好道「是,殿下,奴婢一定儘早康復,早日為殿下效犬馬之勞。」

    劉瑾退出之後,謝至便又道「草民這完全是為殿下所慮,但草民怎感覺劉公公好像記恨上草民了,草民在東宮也沒什麼根基,劉公公若為難草民的話,殿下可一定要為草民做主啊。」

    在東宮,牢牢抱住朱厚照的大腿才是上上之策。

    朱厚照一揮手,拍著胸脯道「放心吧,本宮早就答應過,在東宮本宮會護著你的,哼,就劉瑾那狗東西,也敢欺負到本宮兄弟頭上?」

    隨後,朱厚照又打發走了其他內伺,「你們也都出去吧,本宮與謝五有話要說。」

    在屋子中只剩下謝至和朱厚照后。

    朱厚照便神秘兮兮的道「謝五,你可要好生謝謝本宮才是啊,若非本宮,往常這個時候可又得聽那些師傅們的長篇大論了。」

    朱厚照身體一向健壯,怎能說染風寒就染了風寒呢。

    他這次的這個風寒可謂是蹊蹺的很。

    謝至扯起一道笑容,笑著問道「是該好生謝謝殿下的,草民已與殿下報備,過會就能回家了,草民只是想不到殿下是借用了何種辦法,草民也學學唄?」

    朱厚照壓低聲音,回道「本宮洗了個冷水澡,又著單衣在院中待了一炷香,果不其然還真就染上風寒,哎只不過這風寒重了些,折騰去了本宮半條命」

    好大的魄力,謝至沖朱厚照豎起了大拇指,稱讚道「殿下可真是說話算話的很,昨個兒才說想到了辦法讓東宮停學,今日便實現了。」

    「你不是要出宮回家嗎?快去吧,本宮得再睡會,頭疼。」

    說著,朱厚照便在床榻上躺了下來。

    朱厚照做的這個事,後世不知有多少學生以此做過。

    這也並非什麼大事,在此時之上謝至本是不想多言的,但想起了昨日守了一夜的弘治皇帝,一夜未眠又去早朝,心中有些不忍了,最終卻還是勸道「殿下往後想讓東宮停學還是想個其他辦法的好,折騰自己身子免得讓關心殿下的人擔憂。」

    朱厚照擺擺手,回道「本宮知道了,這個罪本宮也不想再體驗第二遍了。」

    想起了什麼似的,朱厚照趕忙問道「謝五,高本功與你所言的這些,你不會與父皇稟告吧?」

    把他當成什麼人了,他是那種打小報告之人嗎?

    謝至有些怨怪,道「殿下儘管放心吧,。草民又並非東廠的那些爪牙。」

    朱厚照這才終於放心,道「本宮就知曉你不是那樣的人,昨日之事本宮也內伺說起了,父皇親自守了本宮一夜,仔細想想,本宮確是有些不孝,類似之事,本宮指定不做了。」

    朱厚照行事奇葩,完全就是個被慣壞了的熊孩子。

    孝順還是很孝順的。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