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水落石出

作品:《大明好伴讀

    錦衣衛的效率還是很高的,在當日晚上便查出了最先造謠吳寬為謝至舞弊之人。

    在查出真相之後的第一時間,牟斌便把詳細情況報到了弘治皇帝那裡。

    此人名為曾經義,通州人士,素有才思敏捷之稱,本以此番鄉試必能一舉奪魁,每想到卻被謝至搶了風頭,屈居了第二。

    第二雖說也已中舉,來年也可繼續參加春闈了,但對於期望頗高的曾經義卻是有些失衡。

    因而也便傳出了如此謠言。

    這個謠言的影響雖是惡劣了些,但弘治皇帝的處置卻還是較為溫和的。

    「這個曾經義秋闈的文章,朕倒是也瞧過,已算翹楚了,若非謝至那小子在前面擋著,如此文章卻是可為解元的,年輕氣盛,一時之間心中不快吐出不當之言,行出不當之事,也不是不可原諒,這樣吧,削去曾經義此次秋闈成績,以儆效尤,也望他能以此為戒,沉澱脾氣,來年秋闈再一舉奪魁。」

    牟斌話少,不擅長拍馬屁,也不擅長說句漂亮話,對弘治皇帝的安排直接應道「臣遵旨。」

    在弘治皇帝的旨意傳到曾經義那裡之時,謝至正與王守仁一道把酒言歡呢。

    「守仁兄,明年春闈,你也要參加吧?」

    王守仁放下酒杯,笑著回道「是有這個準備,不過,有你在,在下這心中可是越發沒底了。」

    他竟能讓王陽明心中沒底?

    謝至端起酒杯,仰頭喝了個精光,回道「守仁兄這話說的,應該是有守仁兄在,某心中沒底才對。」

    王守仁為謝至倒了酒,二人碰了一下,道「莫要自謙了,在下可沒有當場寫下五篇策論的本事,在下也不非得求得一個狀元,只需能中便是,其實,在下並不想做京官,京官身居廟堂,卻是脫離了百姓,如此為官不察民間疾苦,又如何能夠做個好官?」

    果然不愧為一代先哲大師,這想法果然與他人不同。

    謝至也有如此想法,也不想從京官做起,難道說他已經像先哲大師靠攏了。

    謝至倒了酒,激動的與王守仁碰了一下,回道「某也如此想,來年春闈不管能否高中,某想著都要與陛下請求,外出治理一縣,某以為,縣雖小,卻組成了大明的錦繡江山,若能強一縣,富一縣民,那便才能千萬縣,富千萬民,只有強了千萬縣,富了千萬民,那我大明才能國強民富。」

    謝至這番言論讓王守仁愣了一下,隨之扯起一個笑容,頗為激動的道「想不到你年紀雖小,卻能有如此想法,這樣可好,來年春闈之後,在下去隨你治理一縣,做你副手,如何?」

    大名鼎鼎的王陽明竟會主動提及做他的副手?

    這是該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算了,還是答應吧,他所計劃之事確實是需要些強有力的班底的,多個人也就能夠多份力。

    現在的王守仁看起來也就是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大可不必把他與那個先哲大師王陽明掛鉤的。

    頓了一下,謝至回道「某這裡倒是沒問題」

    謝至的客套話還未說完,王守仁直接道「沒問題便好。」

    王守仁乾脆,謝至也自是不再多言。

    謝至和王守仁還正喝著,賀良便跑了過來,滿臉諂笑的道「少爺,告知你個好事。」

    謝至有些微醉了,迷迷糊糊的斥責道「有話直接說。」

    賀良收斂了笑容,回道「是這樣,少爺,那個造謠吳主考為你舞弊之人已查出來了。」

    這個事情雖說對謝至沒有過多的影響,卻是讓謝至好像在嗓子之處卡了一根魚刺一般難受。

    白日的時候,弘治皇帝才曾諾說要繼續追查此事,沒成想這才幾個時辰便有了結果?

    謝至從椅子上起身,厲聲問道「是誰?是哪個狗東西吃飽了沒事幹,陷害本少爺?」

    賀良笑了笑,回道「曾經義」

    謝至發愣,回想著自己腦海之中對這個人回憶。

    很快,賀良又道「就是此次秋闈的亞元。」

    謝至復而又坐在了椅子上,可以確定,這個人他以往的時候並不認識,也可確認此人為何要傳出這種謠言了。

    有共同的利益損害,傳出如此謠言也不稀奇。

    謝至得了解元壓了人家一頭,傳出此謠言也不奇怪。

    重新坐在椅子上的謝至,頗為淡定的問道「那個曾經義現在如何了?」

    弘治皇帝既然說是要查出造謠之人,現在造謠之人已經查出,總得是有些交代才是吧。

    賀良緊接著又回道「錦衣衛帶去的陛下聖旨,取消曾經義此事秋闈成績。」

    謝至淡然哦了一聲,回道「如此懲處倒像是陛下風格。」

    打發走了賀良,王守仁才道「陛下如此處置是頗顯寬仁,不過就以曾經義勾陷座師之人品,往後即便得以中舉,得以入仕,仕途之路必然也不會再是一帆風順的。」

    王守仁這話不假,在這個提倡尊師重道的時代,一個構陷座師之人,往後走到哪裡都會被人所不齒的。

    謝至也未多言,既然多了為之承擔後果那也是理所應當的。

    在這個事情之上對他的損害並不是很大,查出幕後之人已查處,也已經做出懲處了,他也沒什麼再大的要求了。

    就在弘治皇帝的旨意剛下達,有個鬼鬼祟祟之人直接在及第客棧找到了曾經義。

    此人便是曾被謝至的打傷的周平。

    曾經義見到周平直接行禮,喊道「小侯爺。」

    周平有些趾高氣揚,拿出了些銀子,回道「不必多禮了,這些銀子你拿著,大父讓某來告訴你,回去后好生準備,等來年繼續秋闈,也讓你放心,有周家幫襯著,你的仕途也不會受影響的,不僅如此,必然還能讓你更加的一帆風順。」

    曾經義收起銀子,謝道「多謝侯爺,多謝小侯爺,在下明白,只是謝至那裡」

    周平擺擺手道「這個事情你便莫要過問了,大父自有決斷的,就憑他還想與周家為敵,不自量力。」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