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準備科舉

作品:《大明好伴讀

    謝至在與謝遷聊個不到半個時辰,家裡的下人便已經陸陸續續的起床了。

    父子二人也均要進宮了。

    謝遷最後又叮囑道:「既有科舉的心思,那便好生用功,王少詹事學富五車,在東宮多與他請教,你既肯努力,老夫也拉下這老臉,與陛下說說,讓你以伴讀的身份直接參加來年的鄉試。」

    參加鄉試之人必須是秀才才行。

    現在的謝至連個童生都不是,若想鄉試參加著實不是那麼順理成章的,是得走個後門了!

    謝遷答應,謝至自是欣喜,回道:「謝謝爹了!」

    謝遷心裡怎麼想的不得而知,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沉聲道:「老夫該做的都為你做了,能否中舉便看你自己的了!」

    這就已經足夠了。

    謝至就不相信,憑他的聰明才智竟會拿不到狀元。

    「爹,你就瞧好吧,兒子指定能拿個狀元回來!」

    謝遷起身便走,鄙夷著丟下了一句,。道:「老夫可不指望。」

    能不能別你這麼打擊人,就不能給他打打氣嗎?

    謝至回到自己小院的時候,賀良和香月都已起來了。

    「喊殿下了嗎?」謝至率先問道。

    賀良回道:「喊了,小人才喊的。」

    香月接著道:「少爺,洗臉水打好了!」

    謝至指了指院子當中的石凳,道:「就放這裡吧,去伺候殿下洗漱,莫要吃了。」

    正說話間,朱厚照迷迷糊糊的走了出來,道:「謝五,你都起來了,把本宮的洗臉水端來,本宮也在此洗漱。」

    朱厚照走近后,謝至便笑著問道:「殿下睡得可好!」

    朱厚照依舊有些迷糊,無精打採的回道:「不錯!」

    在香月的幫助之下,謝至和朱厚照幾炷香的功夫便恢復了往日的氣宇軒昂。、

    二人一道步行著前往東宮的方向。

    到了東宮,劉瑾最先迎了上來,問道:「殿下,你去哪裡了,奴婢擔心死了!」

    朱厚照瞅了一眼,沒好氣的道:「本宮去哪裡還用與你商量嗎?對了,本宮的腰牌你怎沒給本宮帶著,你可知道,昨日本宮差點就死了。」

    劉瑾愣了一下,話到嘴邊改口道:「奴婢該死,奴婢給忘了!」

    劉瑾這一系列的表現,恐是給朱厚照背了黑鍋吧?

    朱厚照那廝真夠無恥,自己不願帶著,反倒是責怪了別人一大堆。

    「狗東西,你能辦成什麼事?下次記著!」

    劉瑾也不在意,隨即點頭回道:「是是是,奴婢一定記著!」

    在謝至和朱厚照才在座位上坐下不久,王德輝便到了。

    在相互行禮后,王德輝連口氣都沒喘,便開始了授課。

    今日所講依舊乃為論語。

    謝至自進東宮起,王德輝所授課的內容不是論語,便是孟子。

    聽了謝至的話后,朱厚照聽課熱情明顯高漲了很多,倒是不像先前那般無精打采了。

    在一日授課結束后,王德輝又道:「謝至,今日老夫碰見了謝閣老,聽他說,你有科舉的打算?」

    他這老爹對他的事情還挺上心的嘛!這麼快便把這個事情告知了王德輝。

    謝至如實回道:「是,學生是有這個打算,學生耽誤了太多時間,想著先考試試,若是落榜,學生也能知曉自己的不足之處,也好能夠快速彌補。」

    王德輝臉上的表情很是欣慰,回道:「你如此想倒也不錯,老夫贈你書的目的便在於你能夠參加科舉,瞧著你熱情並不是很高,老夫也沒多加督促,想著你多做些時間鞏固也是有好處的,你現在既有如此想法,那老夫便每日在授課結束后,多留半個時辰,教你經史子集。」

    王德輝可是狀元出身,能得其單獨補課,那可是天大的美事。

    謝至高興應允,道:「多謝先生。」

    王德輝臉上沒有過多表情,回道:「殿下沒事可做,不妨也聽聽,總歸是有好處的。」

    朱厚照按時授的那些課都嫌煩,又加出了半個時辰,更是一臉的愁眉苦臉。

    在朱厚照正要開口時,謝至搶先一步,道:「殿下草民的話」

    正因為朱厚照不願聽,謝至才非要讓他留下。

    謝至他是很記仇的,誰讓當初朱厚照存了讓他背鍋的心思?

    半天之後,朱厚照終於不情不願的道:「是,本宮聽著便是了。」

    王德輝也不含糊,當日便以科舉的那些策論直接輔導了謝至半個時辰。

    「你在此方面倒也不算差,只是這字還需多練習才是。」

    不用王德輝說,謝至也極為清楚他這字實在是太過差強人意了,回道:「學生明白。」

    看著王德輝離開后,朱厚照問道:「你要科舉了?」

    謝至如實回道:「草民有如此打算。」

    朱厚照倒有些不滿了,問道:「做本宮伴讀不好嗎?為何要科舉,你若去科舉了,那必然不能再做本宮伴讀了?」

    朱厚照前幾日不是吵著不讓他做伴讀了,現在又捨不得了?

    謝至也是有理想的,他可不想只做一個沒有任何品級的小伴讀。

    「殿下,往後草民即便中舉也可再繼續留在東宮謀個一官半職啊!」

    詹事府的一官半職倒也算是榮耀了,往後太子即位,那必會受到重用。

    但,自謝至有了目標之後,他的目標便不僅限於此了。

    之後的每天,王德輝都會在為朱厚照授課之後再給謝至補上半個時辰。

    反正,只要不耽誤朱厚照的正常課程,弘治皇帝那裡也不會多說什麼的。

    半個月時間,一直都如此。

    謝至肯用功,進步自是極大的。

    半個月時間,王德輝在為謝至補課之時,笑容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還曾直言過謝至便是數一無二的狀元人選。

    謝至本來就是沖著狀元去的,對王德輝的這個表揚自是沒有過多的情緒。

    這倒換成了是他的謙遜。

    半個月的時間,謝至雖說一直不曾回過家,但他在東宮的情況,王德輝卻是一字不差的幾乎都傳到了謝遷的耳中。

    謝至算是王德輝一手教出來的,謝至若是能中三元的話,那也算作是王德輝的榮耀不是?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