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5章夠意思的朱厚照

作品:《大明好伴讀

    在搞定了朱厚照后,謝至一路哼著小曲回到家中。

    才回自己書房不過片刻的功夫,還沒來得及喝口茶歇息一下,管家謝林便走了進來,恭敬道:「五少爺,老爺喊你去書房一趟。」

    謝林態度不錯,謝至自是也禮貌回之,笑著道:「爹回來了?我馬上過去。」

    說著,謝至便起身直接往謝遷書房而去。

    咚咚咚

    走至書房門外,在裡面傳來一聲進來的聲音后,謝至才推門走了進去。

    一進書房先與謝遷見禮,笑嘻嘻的喊道:「兒子拜見父親?」

    以前,謝至行古人的這些禮節只是為了扭轉原主的形象。

    現在嘛,當這些禮節逐漸熟悉之後,倒也覺著與後世那些常見的握手禮沒甚不同。

    當然,謝至雖說穿越而來之後,動不動便被罰跪,但他平時所行的那些禮節,包括見到弘治皇帝之時,並不是跪禮的。

    在謝至行禮后,謝遷面容並不像以往那般的冷硬,開口問道:「承諾陛下的事可辦妥了?」

    謝遷對謝至的看法是轉變了一些,但對謝至去辦的這個事情卻是並不放心。

    對謝遷的這個問題,謝至拍著胸脯,昂著頭,得意洋洋的道:「爹,兒子早就與你說過,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這世上就沒有兒子辦不到的事情,就看兒子願不願意做了,太子殿下不僅願兒子繼續留下做伴讀,且還與兒子稱兄道弟,以兄弟相稱了,當然,與太子稱兄道弟並非兒子想為,太子如此說,兒子也不便拒絕的。」

    謝至洋洋洒洒的自誇了一大堆,自然是換來謝遷的一個大白眼。

    「妥否不過一句話而已,何必說這麼多,既然已經辦妥,便去忙你的事情去!」

    他辦成這麼大的一個事情,謝遷難道不應該對他表揚一句嗎?

    謝至疑惑的問道:「爹,殿下已同意兒子繼續留下做伴讀了!」

    拿起書本的謝遷聽到謝至這話,連個眼神都沒給他,淡淡的道:「老夫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不表揚就算了,就不問問是怎麼說動朱厚照那廝的?

    謝至繼續開口,道:「爹,兒子真出去了?」

    謝遷依舊沒給他眼神,道:「嗯,出去吧?」

    哼,出去就出去,到時候可別後悔!

    謝至拱手回道:「那兒子告退。」

    從謝遷書房出來后,謝至便直接回了自己書房。

    練過字后,還得去連連騎射功夫。

    中穿越者弄出來的那些汽車,鐵路什麼的絕非易事。

    別看他是理工科畢業,但沒有成熟的鍊鋼技術,那些東西不過就是天方夜譚罷了。

    現在對於他來說最為切合實際的一個辦法也就是得多掌握些這個時代必要的知識。

    只有這些東西才是最為實際的,說不準哪一天就能派上用場了。

    幸好他穿越的時候把他原來的智商也帶來了,不然的話,就原主那有勇無謀的膽子,到這裡現學這些東西還不知道怎麼費勁呢。

    次日,謝至依舊如往常那般起床洗漱然後趕往東宮。

    伴讀的職責是陪太子讀書,每日自是得如上學那般,早早前往的。

    今日的天氣有些陰沉,且又悶熱難耐,大雨眼看著就要傾盆而至了。

    東宮規定,除初一十五之外,風雨天氣也是要停學的。

    現在這天雖還未下雨,但離下雨也是不遠了。

    香月為謝至整理著髮髻,關切的道:「少爺,這眼看就要下大雨了,東宮那裡可否就不用去了?」

    若是能不去,謝至自是不願去的。

    只是現在好不容易才與朱厚照那廝打好關係,趁著停學的這會功夫加深一下與其關係倒也還算不錯。

    對香月的關心,謝至笑嘻嘻的道:「你這小丫頭倒還真挺關心本少爺的,放心吧,這毛毛雨怎能奈何了你家少爺,行了,弄好了沒,弄好了本少爺要走了。」

    眼看著大雨就要到了,早些去東宮,也能趕在大雨之前。

    香月幾個收尾之後,便為謝至整理好了頭髮。

    站在銅鏡之前觀察了一下打扮的人模狗樣的自己,謝至還是很滿意的。

    這張臉看起來倒也還挺帥的嘛!

    「少爺,少爺拿上傘。」

    謝至才出門,香月便從後面追來,把一把油紙傘遞到他的手中,道:「少爺怎老是這般丟三落四的?」

    謝至從香月手中接過傘,笑嘻嘻的調侃道:「本少爺是丟三落四的,有你為本少爺記著不就行了?」

    謝至這話是沒問題,許是他說話的語氣出了問題。

    他這一番話之後,香月竟紅了臉,一句話都沒說直接便跑。

    謝至摸了一下自己鼻尖,扯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就他這魅力,若是連個小丫頭都折服不了,還不如買快豆腐撞死呢?

    從謝家出來后,謝至便急匆匆的往東宮趕去。

    雖說謝家與東宮的距離倒是不遠,但也得緊趕著才是。

    事實證明,人是搶不過老天的。

    突然一陣悶雷直接在天際炸裂開來,緊隨其後,豆大的雨點便密密麻麻的落了下來。

    尼瑪。

    謝至連忙開了油紙傘,舉在自己腦袋之上便往東宮跑。

    大雨往往是要伴隨著大風的。

    死命抓著傘柄,謝至都能感覺,一道外來的力量在與他搶奪著手中的傘。

    雖說謝至跑的夠快,但到了后也是被琳的不輕。

    大雨傾盆而至,東宮的授課按規矩自是不能開始了,本來已等在大殿的朱厚照猶如剛出籠的麻雀。

    就差繞在房樑上多盤旋幾圈了。

    謝至被雨琳的有些狼狽才進入大殿便瞧見了朱厚照扔著桌上的書本玩。

    幸虧,看到這一幕的是他。

    若是被王德輝看到,那廝恐是又要受刁難了。

    謝至進入大殿與朱厚照行禮后,便勸道:「殿下,這書可不能扔,萬一被先生看到,殿下恐是又要受責罰了。」

    謝至的這個勸告無論是出於何意。

    反正,朱厚照是把其聽成了真心,感激道:「對對對,本宮一高興給忘了,王師傅還真就喜歡突然襲擊,若被他看到,就要大道理教訓本公一通,本宮耳朵都起繭了。」

    說著,朱厚照感激之情更甚,道:「謝五,果真只有你小子與本宮是一條心,像這些話,本宮身邊的那些狗東西從不會說,那些狗東西就知曉拍本宮的馬匹,害的本宮常被父皇和王師傅責罰!」

    這是朱厚照太傻,還是自己太陰險?

    謝至心中有些隱隱的愧疚,朱厚照都這般夠意思了,看來,他對朱厚照也得多些真心才是。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