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朱厚照相邀

作品:《大明好伴讀

    東宮講學,寒暑及風雨天停講,初一十五和節日停講。

    謝至自初十日前往東宮做伴讀已有五日時間。

    十五日,東宮停講,謝至因而也無需再早早的前去東宮了。

    即便如此,謝至也依舊如往常那般早早起床,洗漱之後便去書房讀起了王德輝所贈的那兩本書。

    這兩本書乃是科舉的必讀書本,他現在是沒有走仕途的打算,但若能多學些東西總歸是沒有壞處的,說不準什麼時候便就能夠派上用場了。

    東宮的講學停了,但事關軍政大事的早朝卻是不能停的。

    謝遷自是早早的便要如往常那般身著身緋紅色官服準備出門。

    按理來說,謝至的小院在謝家整個主院最為僻靜之處,謝遷無論走哪條路出門也絕不會路過謝至這裡的。

    不知為何,謝遷卻是鬼使神差的想著要去謝至那裡瞧瞧。

    謝遷一身緋色官服出現在謝至小院之後,香月正好出來倒洗臉水,看到謝遷自是有些詫異,喊道「老爺」

    謝遷板著臉,沉聲問道「那混賬可起了?」

    香月如實乖巧回道「起了,少爺在書房讀書,奴去喊?」

    謝遷擺手,也未說話,抬腳就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走過去后並未進去,而是在窗戶邊停了下來,趴在縫隙處一個勁兒的往裡面瞭望。

    良久之後,才終於罷休,悄聲吩咐香月道「莫要告知那混賬老夫來過。」

    香月完全搞不清楚謝遷如此做的意思,只能茫然點頭回道「是,老爺。」

    謝遷直到離開謝至的小院嘴角才扯起了一道若有若無的笑容。

    不用去東宮,謝至在家除了看書,好像也找不到什麼可做之事。

    吃了一口早飯後,便也就只能繼續窩在書房讀王德輝所送的那兩本書了。

    至於謝遷悄然光顧他小院的事情,有了謝遷的特別叮囑,香月不敢相告,他自是也無從得知。

    就在謝至認真讀書之時,賀良突然推門而入,謝至正要發火,一道聲音便率先響了起來,道「謝伴讀,在用功?」

    這熟悉不能再熟悉的聲音,不是朱厚照那廝還能有誰?

    謝至合上書本,行禮道「草民謝至拜見太子殿下!」

    朱厚照笑嘻嘻的走至謝至身邊,抓著謝至的手道「謝伴讀,今日如此風和日麗,只窩書房讀書豈不是可惜?本宮要去郊外耍耍,謝伴讀陪本宮走一趟吧!」

    謝至他是伴讀,所負責之事可就只有陪讀書一項,不包括陪玩的。

    再說了,誰能知曉這廝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離他遠些總歸是沒壞處的。

    謝至為難一笑,頗為不好意思的道「殿下,先生留下的功課草民還未完成,請恕草民不能陪殿下一同前往。」

    謝至拒絕倒是也不見朱厚照有不快,依舊笑著回道「王師傅留的功課本宮也還未完成,待今夜再完成也不遲,走吧,謝伴讀」

    謝至倒是還想找個理由拒絕,一旁的劉瑾忍不住出言道「謝伴讀,殿下邀請你乃是看的起你,你莫要不識抬舉。」

    對劉瑾這番話朱厚照不置可否,可見這也是他內心中的想法。

    誰能知曉,他若再拒絕,朱厚照那廝能做出何事來。

    沒辦法,謝至只好應承,道「承蒙殿下瞧得起,那草民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謝至才剛答應,朱厚照便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興奮的道「好,就知曉謝伴讀是講義氣之人。」

    朱厚照他是高興了,謝至他不高興啊,一臉苦笑,道「殿下稍後片刻,草民先與家母打聲招呼,以免她擔憂。」

    謝至這個請求完全合理,朱厚照自是不能不應的。

    得到朱厚照的同意后,謝至才抬腳退出了書房。

    才出書房,便先去找了賀良,「你準備一下,陪本少爺出去一趟。」

    出去郊遊,朱厚照帶了劉瑾,謝至若是孑身一人的話,可是很容易被算計了的。

    別看,謝至在進入東宮的第一日,他老娘曾給劉瑾使了銀子,別說那些銀子真的不多,即便夠多,也絕不能寄希望於劉瑾能護著他。

    劉瑾那樣的人,一切以自身利益為主,若到威脅他自身利益之時,即便是天王老子也會是出賣的對象。

    吩咐了賀良準備后,謝至才找了謝夫人。

    「娘,殿下請兒子出去遊玩,兒子無奈已應承了下來,望娘能夠應允。」

    謝夫人嗔怪著瞅了一眼謝至,無奈道「你既已答應了,娘還能反對不成?」

    謝夫人若真反對的話,那正好不久不用去了?

    謝至來了精神,興奮道「兒子正巧不願去,娘若不應允的話,請娘親去與殿下說上一聲,哎呦哎呦,兒子肚子痛不成了,不成了」

    謝至捂著肚子蹲在地上。

    謝夫人在他後腦勺笑著拍了一把,道「你這孩子,哪那麼多花招,太子既然相邀你不去也不好,畢竟你往後還要在東宮做伴讀的。」

    被拆拆穿,謝至笑著起身,道「娘,兒子是真不願做這個伴讀的。」

    謝夫人溫婉笑著道「陛下旨意在那裡,豈是你不願就能不去的,行了,太子那裡還等著你,快去吧,莫要帶太子去不合適之處,早些回來,莫要惹事。」

    伴讀不能不做,跟著朱厚照那廝去郊遊也不能不去。

    謝至無奈,只好拱手回道「是,兒子知道了。」

    謝至從謝夫人那裡出來后,賀良便已經等候在門口了。

    「少爺,殿下說,他在大門口等著,讓你出來后牽著馬過去。」

    馬作為現在這個時候重要的交通工具,謝家倒是不缺。

    只是謝至前世的時候並未騎過馬,對騎馬的記憶也不過是來自他潛意識之中原主的。

    朱厚照又不知曉謝至是穿越而來的,自是談不上在這個問題之上刁難於他。

    愣了一下,謝至才出聲,道「嗯,你去牽馬吧!」

    既然到了這個以馬為重要交通工具的時代,不會騎馬總歸也不是個事,即便是現學,那也得學的。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