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5章王德輝的器重(1 / 2)

作品:《大明好伴讀

王德輝授課內容依舊是以論語為本,期間夾雜著一些繼往開來聖賢之者所留下典故文章,總之一句話,就是教授朱厚照如何治國,如何做一個治世明君。

朱厚照依舊是昏昏欲睡。

謝至卻依舊如往常那般把之當成了一故事來聽,倒也挺有一番樂趣。

一日的授課沒有任何波瀾,在結束之後,王德輝並未馬上離開,反倒是喊了謝至。

謝至聽到自己名字後,起身拱手道「先生。」

王德輝則是舉起早晨來時拿著的那幾本書,道「這是太宗皇帝命胡儼等人所編著的《四書大全》,《五經大全》,也是進來科舉士子必讀之書,你好生研讀,若有不懂之處,可直接來問老夫。」

謝至離開座位,接過王德輝遞來的這兩本書有些費解。

這是對他存了考科舉的心思?

謝至翻了幾下這兩本書,回禮道「多謝先生!」

先不管王德輝是什麼意思,首先去道謝總歸是沒有壞處的。

王德輝卻是抬手,道「不必言謝,汝若將來有一日可得以高中,便不枉費老夫的這兩書。」

說實話,得中進士之事謝至還未想過。

他以前雖說是博士畢業,但若要讓在這裡參加科舉的話,他恐是連區區一個童生都比不過的。

先排除書法的比較,就是八股文章,他恐也是比不過一個童生的。

他之所以能寫出以《出師表》為背景的策論,也是因為他對那篇策論熟悉之外,還聽了王德輝幾日的講究。

若再拿一篇往年科舉考試之題,讓他去寫一篇策論,他恐真就沒有那個本事的。

謝至心中雖如此想,但當著王德輝的麵自是不能說泄氣的話。

好不容易才有個相信他之人,且又對他給予厚望的,他總得是表現好一些吧?

「是,學生定當努力,不負先生所期望。」

朱厚照昨日緊趕慢趕的逼著自己寫出了那篇策論,目的就是想要在王德輝麵前好生表現一番的。

卻是沒想到,謝至竟會在王家完成了策論的抄寫,終究還是比他快了一步。

不止如此,那王德輝對謝至明顯有了好感,還頗為器重了。

他可是當初想著,以謝至那般的紈絝,把他弄進東宮,自己那麼一點小打小鬧也就算不得什麼了。

誰曾想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謝至並進東宮,卻是沒再見到謝至再做一件荒唐之事。

若不是那狗爬一般的爛字與當初他在謝府所見到的一般,他真就懷疑謝至是被掉包了。

朱厚照頗為煩惱的坐在東宮院子當中一太師椅之上閉目養神著。

一旁的劉瑾緩慢的搖晃著蒲扇,道「殿下,有何煩心之事不妨說出來,奴婢或許能為殿下分憂!」

劉瑾能被朱厚照信任,就是知曉如何揣摩他的心思。

朱厚照已是如此不快了,劉瑾自是不會看不出來。

朱厚照不耐煩的道「閉嘴,本宮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