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帶有偏見的老爹

作品:《大明好伴讀

    王德輝帶著謝至的策論火急火燎的直接去文淵閣找了謝遷。

    王德輝並非內閣大學士,像文淵閣如此的機要之處,他也不好直接就進去的,趴在門框上朝著謝遷壓聲喊了幾下,道「謝閣老,謝閣老」

    王德輝雖說是壓低了聲音,在同在一個房間的劉健和李東陽又不是聾了,自是聽得很清楚的。

    劉健笑著調侃,道「謝閣老,那王德輝莫不是來告狀的吧?」

    謝遷臉黑成了鍋底,也不搭理劉健,抬腳就往外走。

    在出了門,還特細心的把門合了個嚴嚴實實。

    之後,便沖著王德輝扯起一道難看的笑容,問道「王少詹事,犬子又惹事了?王少詹事,若犬子有錯,你只管教訓便是,只要不打死,任由你處置,謝某概不追究。」

    這還是親爹嗎?這也太狠了些吧?

    王德輝嘴角抽搐了一下,笑著回道「謝閣老,莫要如此,令公子幾日表現尚可,今日王某來找謝閣老,是想請謝閣老瞧一下令公子的這篇策論!」

    謝遷詫異了一下,從王德輝手中接過宣紙,瞧了一眼王德輝,才把目光集聚在了那策論之上。

    先是大致掃了一眼,之後又仔細盯了即便,才滿臉不信的道「看著字跡是那小子無疑,只是這內容絕非他所寫!」

    王德輝從謝遷手中拿過謝至的那策論,笑著道「令公子所言果然不假,謝閣老還真就常對他生有誤會,王某今日拿到令公子的這篇策論第一時間便拿給了謝閣老,是想著謝閣老能對令公子轉變一下看法的。」

    謝遷不見喜怒,問道「這策論可是犬子在王少詹事指點之下完成的?」

    王德輝搖頭回道「不曾,昨日王某講了出師表,這策論皆是令公子自己感悟所出,王某不曾有任何指點!」

    謝遷這下暴跳如雷了,怒道「若無王少詹事的詳細指點,就憑那小子,書都沒讀過幾本,還能寫出如此滴水不漏的策論來?這策論要不就是出自謝某那二子之手,再若不然,便是那小子雇傭他人所寫,如此之事,他也不是沒做過,專研文章不行,投機取巧倒是一把好手,如此行為,王少詹事當嚴格管束著才是。」

    說著,謝遷抬手作揖,道「謝某便先行謝過王少詹事了,犬子進東宮做伴讀也算作是那小子的福分了,有王少詹事嚴厲督促著,最起碼白日不會出去胡鬧了。

    謝某是在不奢求那小子能有何成就,只要王少詹事能督促著他有了良好品行,往後混上個小吏,謝某便對王少詹事感激不盡了,那小子有何品行不端之行還望王少詹事皆能嚴加管束。

    謝某在此感激不盡了。」

    瞧瞧,這還是親爹嗎?

    不過,謝遷這行為也完全彰顯了他拳拳愛子之心。

    王德輝嘴角蠕動了一下,無奈嘆了口氣,道「謝閣老,王某既然收了令公子的束脩,那自當會嚴加管束令公子的,謝閣老,或許這策論真就是令公子所寫呢?」

    謝遷考慮都沒有,擺手,道「絕無此種可能,就那小子的斤兩,謝某還不了解?」

    王德輝收起謝至的策論,回道「謝閣老或許還真就不了解,王某在還未見到令公子之時,也覺著其乃紈絝子弟,必是不學無術之人,如此之人根本就無任何成才之可能,王某也想,即便是他做了太子伴讀,只要不搗亂,王某便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卻是沒成想,王某與令公子所見幾面,他完全不像傳言那般,知書達理,又有上進之心,傳言誤人,謝閣老當試著換種態度瞧人了。」

    王德輝為謝至也只能做到如此田地了。

    若想徹底改變別人的看法,那還需謝至自己努力才是。

    王德輝拿著謝至的策論重新出現在東宮后,仍舊板著臉,面容嚴肅,提筆在謝至的策論之上略微改動了一下,道「謝伴讀,這篇策論請你每日抄寫三遍,以一月為期,不可有一日鬆懈。」

    抄寫三遍,加起來可就有五六百字了。

    若用硬筆書寫,五六百字不會有任何問題。

    可若用軟筆書寫,又是寫繁體字的話,那著實是有些困難了。

    看王德輝不容反駁的態度,謝至也只好呼哈哈的認了,拱手回道「是,先生。」

    謝至勵志要練好他那狗爬一樣的字,反正每日也是要練習不少的,只以這篇策論倒是也無什麼不可的。

    朱厚照瞧著一旁謝至呼哈哈的樣子正幸災樂禍之際,只聽王德輝又道「太子還是繼續抄寫出師表,以寫出策論為期!」

    相比較於對謝至的要求,對朱厚照就略微寬容了那麼一絲絲了。

    自王德輝拿著謝至的那篇策論出去一趟回來之後,謝至就感覺王德輝對他的態度好像有了一些不不同。

    對他雖依舊還頗為嚴厲,卻也好像多了那麼幾分的親切。

    今日,王德輝授課的內容則是變成了論語。

    話說半部論語治天下,能把論語完全融會貫通了,做個治世明君就沒多大問題了。

    在聽過王德輝所講的兩篇出師表以後,謝至對王德輝的授課倒是有了那麼幾分興趣。

    謝至前世所學以工科為主,再聽一下這些東西倒也也還算不錯。

    一日課業結束后,王德輝並未匆匆離開,而是把謝至單獨見到了一邊。

    「謝伴讀,無論別人如何看待你,你若能自己有所成就,這個看法終究會有所改變的,往後你若是有不通之處,儘管來找老夫!」

    王德輝雖面容嚴肅,不苟言笑,但他如此這番話卻也是實實在在的站在了謝至角度之上。

    王德輝作為第一個信任謝至之人,謝至對王德輝自是也頗為感謝的。

    謝至拱手回道「多謝先生。」

    王德輝叮囑謝至離開之後,朱厚照才湊近謝至身邊,笑嘻嘻的問道「王師傅與你說何事了?」

    王德輝所言,謝至還真就不能對朱厚照講的。

    「先生叮囑草民好生用功,殿下可有吩咐?若無吩咐的話,草民告退了。」

    謝至離開后,朱厚照才問劉謹道「謝至像個紈絝嗎?」

    劉謹搖頭回道「不像,與傳言中的不甚相同!」

    朱厚照有些費解道「除了字寫的還頗為得本宮滿意外,其餘的確不像本宮期待的那般,不過,有人能與本宮一道挨罰,倒也還算不錯。」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