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敬業的王德輝

作品:《大明好伴讀

    次日一大早,謝至便早早洗漱完畢精神抖擻的前往了東宮。

    他已在王德輝面前扳回了幾分形象。

    相信,憑藉他的聰明睿智,用不了就會以一個優秀青年的嶄新面貌出現在眾人面前的。

    謝至一路輕車熟路的去了東宮,卻並未在殿中見到朱厚照。

    整個殿中,除了一動不動的桌椅書本之外,空無一人。

    朱厚照那廝是覺著,王德輝昨日才受傷,今日定是不會前來授課的吧?

    哈

    謝至眼前好像已浮現出,王德輝吹鬍子瞪眼的朝著朱厚照揮動戒尺的模樣了。

    哼,讓你狂!

    謝至坐在自己位置上,才剛端起書本,一頁還未讀完,便有一陣腳步聲傳來。

    抬頭一瞧,是王德輝。

    王德輝走路雖依舊還是那般風馳電掣,但卻明顯有些不太自然。

    看來,張永下手並不輕啊。

    謝至起身不過只是做了一個見禮的動作,還未開口,王德輝便出言道「太子還未起?去瞧瞧,你也一道吧!」

    不用王德輝說,謝至也會主動請纓跟著一道瞧瞧的。

    謝至跟隨王德輝一路直接前往了朱厚照的寢殿。

    才進寢殿,便聽見一群宮人驚驚慌慌的穿衣洗漱的,與之伴隨的還有朱厚照那廝的不斷咋呼。

    「本公子的靴子呢?」

    「來人,給本宮梳頭。」

    王德輝在寢殿門前之時停歇了片刻,便抬腳走了進去。

    內伺宮女見到王德輝進門,先後拱手稱呼,道「王少詹事。」

    王德輝連太子都敢打,這些人對王德輝自是多少又幾分懼意的。

    王德輝也不搭理這些人,繼續往裡走。

    倒是謝至,跟在王德輝身邊,一一微笑與這些人點頭示意。

    細節決定成敗。

    他紈絝形象的改變,需要的就是這麼一點一滴小事的積累。

    王德輝還未走至朱厚照身邊的時候,那廝便起身行禮,一臉討好的解釋道「王師傅,昨日本宮背書睡晚了些,也怪劉瑾那狗東西,沒能按時喊本宮醒來。」

    王德輝板著臉,面容嚴肅,對朱厚照的解釋置之不理,道「殿下先行穿衣吧。」

    說著,王德輝轉身便走。

    朱厚照好歹也是一國儲君,即便要做責罰,也不是此時衣冠不整之時。

    王德輝要走,謝至與朱厚照見禮后,只好跟著也走。

    謝至跟著王德輝重新返回殿中后,王德輝坐在孔聖人畫像之前的椅子上,道「前日老夫叮囑你所記《后出師表》可有熟記?」

    幸好,謝至沒有偷懶。

    不然的話,那可真就慘了。

    謝至拱手回道「已記熟。」

    「先帝深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謝至不慌不忙背誦之後,便從容有理的拱手,道「學生已背誦完畢。」

    王德輝的口中不見絲毫表揚,依舊沉著臉,道「嗯,入座吧。」

    在又稍侯了些時間,朱厚照才人模狗樣的出現在了殿中。

    才進來,便嬉皮笑臉的問道「王師傅傷勢可好些了,張永那狗東西,竟敢對王師傅下手,父皇雖打了他板子,本宮也一定也不會放過他的,替王師傅好生出了這口惡氣才是。」

    王德輝臉上沒有任何喜怒,沉著臉,道「太子乃一國儲君,將來便是一國之君,現在這個時辰,滿朝文武早就於奉天殿早朝多時了,殿下卻還在眠中,如何能對得起江山社稷。」

    王德輝其實也不見得不清楚張永對他出手又是誰授意的。

    只不過,朱厚照好歹是儲君,把這個事情掰扯的太過清楚,無論對誰都沒任何好處的。

    王德輝這一席話之後,朱厚照討好漸漸消失,轉而變成了附和,道「是是是,王師傅所言極是,本宮一定改。」

    王德輝抓起戒尺,滿身威嚴,道「臣僭越了。」

    朱厚照臉色隨即垮了下來,頹廢之色盡顯於臉,滿是惆悵。

    王德輝沒有絲毫的動容,抓著戒尺,走至朱厚照身邊,噼里啪啦又是一頓戒尺狂舞。

    王德輝打的多重不得而知,反正朱厚照依舊又是一番鬼哭狼嚎。

    教訓了朱厚照后,王德輝才繼續開始授課。

    所講的內容仍舊還是出師表。

    前世謝至所學出師表是以學習文言文為主,除了背誦之外便是一字字扣每個字的意思。

    而在這裡王德輝所講出師表的側重點則是變成了如何治國,如何做一個賢明之君。

    幾個時辰的時間,王德輝沒有一句重樣,全程都在引經據典,把出師表中諸葛亮上表劉阿斗全都貫徹進了經史典故。

    如此博學,不愧是狀元出身。

    謝至聽的認真,有些如此如醉。

    若是把王德輝教授的這些東西掌握一二,即便是拿到後世運用到職場之中,有朝一日擠進福布斯排行榜之上那都沒多大問題的。

    王德輝滔滔不絕講了大半天終有停了下來,問道「殿下,臣又講了一些,不知殿下有個感悟?」

    朱厚照睡眼迷糊了半天,終於開口道「王師傅,請恕本宮愚鈍,實在想不出感悟來!」

    王德輝瞧朱厚照這樣,除了無奈之外,好像也沒什麼辦法了,總不能因人家回答不出問題,便又對之揮動戒尺吧?

    從朱厚照那裡詢問不出結果,只好轉而問向謝至,道「謝伴讀,你可有感悟?」

    謝至起身朝王德輝作揖,回道「學生有些想法,錯誤之處還望先生指證。」

    說著,謝至便胸有成竹的開口,道「為君者,當做到三點,一者,廣聽意見,二者,賞罰分明,三者,親賢臣,遠小人,為臣者,當有忠君愛國之心,也要有以死報國之志。」

    王德輝講了幾個時辰,謝至只用幾點便終結到位。

    謝至的這個回答,王德輝是否滿意,不得而知,反正在王德輝的臉上依舊不見任何喜怒,道「把你所言這些寫篇策論,明日交於老夫。」

    謝至對自己所寫的字,實在是沒自信,卻也只得是答應下來,回道「是,先生。」

    王德輝對謝至這個能回答上問題的學生都沒甚好臉色,對朱厚照就更談不上有多好了,板著臉,沉聲道「殿下既然自知資質愚鈍,那便需下苦功才是,就抄寫這前後出師表吧,每日一份,直到殿下能寫出策論為止!」

    朱厚照瞪大眼睛,詫異道「前後出師表都抄?」

    半天之後,朱厚照轉而笑嘻嘻的問道「那本宮今日若是寫出策論,是否便不用抄了?」

    王德輝看都沒看朱厚照一眼,冷聲回道「殿下既知資質愚鈍,想必策論也不見得能夠書寫好,還請殿下接連抄上五日再說吧!」

    該,自不量力。

    王德輝是何許人也,敢在他面前賣弄小聰明?

    當然,謝至也只敢在心中嘲笑一下,哪敢在朱厚照的面前表現出來。

    朱厚照那廝本就沒安好心,豈能把把柄送入他的手中去。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