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劫獄

作品:《此生一諾,來世必踐

    第33章劫獄京都。

    司徒冽從三皇子府的暗牢里衝出來時已經是深夜,李江還有幾個誓死追隨他的副將圍在他的身邊,李江抱拳對司徒冽說:「將軍,我們誓死追隨您,只等您下令。」

    司徒冽撫著汩汩冒血的傷口,臉色一陣蒼白,搖了搖頭:「你們都去保護太子殿下。」

    「將軍!」

    司徒冽看著不遠處雲家幽深的府邸,只是慘然一笑:「你們先走,我還要救個人。」

    大家見此,紛紛變得猶豫起來,一臉為難的拿著司徒冽,卻誰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見大家都不走,司徒冽有些憤怒起來:「走!」

    幾個侍衛見此,只是紅了眼。

    「將軍待我們如同手足,這次就算是赴湯蹈火,也義不容辭追隨將軍!」說罷,大家如同往常般,將司徒冽圍在中間:「夫人在另一個地牢,我這就帶您去。」

    司徒冽聽此,只是沉思了片刻,便點了點頭,跟著大家一起走去。

    當年便是葉清歌培養了密探和細作,給司徒冽提供情報,葉清歌手中握著熠國最大的情報網,為了拿到葉清歌手中的情報網,接管她的情報組織,三皇子授意那些人對她用了刑,只可惜葉清歌卻始終不肯開口。

    司徒冽闖進去時,只見葉清歌遍體鱗傷,囚衣上交替印著新舊的血痕,原本精緻的臉上也出現了眾多鞭痕,眼底閃過了一絲心疼,半響才緩緩的開口道:「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

    葉清歌看著司徒冽,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蒼白的臉上泛起了笑容:「你怎麼來了?」

    司徒冽揮劍將捆著葉清歌的繩索盡數砍斷,低喃道:「別說話了。」

    葉清歌有些依戀的靠在了司徒冽的懷中,她從來沒有想過司徒冽會來救她,可是很快,只聽見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下一秒,不大的暗牢已經被人徹底包圍了下來。

    「司徒冽,我就知道你還會回來!」站在不遠處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雲錦的父親。

    司徒冽舉起手中的劍劍鋒直指雲父,平靜的看著雲父,沉吟道:「有什麼就沖著我一個人來,不要牽連無辜的人。」

    「你把我們雲家上上下下幾十口人送進地牢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那些人也是無辜的?」

    雲父質問回司徒冽,滔天的恨意,恨不得當場親手殺死他!

    司徒冽沉默,他想要雲錦回到他的身邊,卻用錯了方法,導致一切的發生。

    「如果不是雲錦那個死丫頭不肯幫我將你的虎符偷出來,你以為你和太子還可以活到現在?哈哈哈,司徒冽,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三年前你爺爺是我手下敗將,三年後,你也是!」

    司徒冽聽到雲父提起司徒老爺子,猛的站起來,向前逼近一步對著雲父道:「你沒有資格提祖父!」

    看到司徒冽憤怒的樣子,雲父愈發得意起來,冷笑著看向司徒冽道:「你不敢殺我,雲錦那個死丫頭是個死心眼,如果她知道你不但殺了她母親,而且還是殺父仇人,你說她會怎麼做呢?」

    看著雲父得意的模樣,司徒冽握著劍的手微微顫抖著,臉色一片陰沉。

    「表哥,不要聽他胡說,雲錦母親的死跟你沒有關係!」

    葉清歌沙啞著聲音打斷雲父的自得意。

    雲父聽此,神色忽然暗沉下來,看著葉清歌道:「果然不愧是熠國掌握最大情報網的女子,消息比誰都要靈通!」

    「是你把大夫為雲錦母親開的葯換了,所以殺她母親的人是你!」

    葉清歌努力打起精神道,一字一句對著雲父陳述事實,也在告訴司徒冽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這些年為了司徒冽,潛入敵營邀寵軍帳,十指沾滿敵軍鮮血,該做的,不該做的全部都做了,卻還是沒有辦法換來這個男人的一點憐惜,這樣的她,就連她自己都討厭,更何況司徒冽呢。

    司徒冽突然勾起一絲冷笑,眼底劃過一絲陰鬱,一個閃身直逼雲父,長劍冰冷的貼上雲父的脖子,冷聲道:「誰說我輸了?」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