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你真的好狠

作品:《此生一諾,來世必踐

    第11章你真的好狠守衛對視了一眼,似乎有所猶豫。

    雲錦小臉上帶著病態的白,只是那雙如同小鹿般的雙眸卻帶著堅韌和倔強。

    「如果我走,否則我死在這裡。你們也沒法向將軍交代!」

    說話間,孫雲錦已經將挽著頭髮的簪子取下抵住脖子,如瀑的長發傾瀉下來,妖異而又決絕!

    守衛見雲錦那決絕的神情,想到之前她受傷,將軍的暴怒,心下不由慌了神。「雲,雲小姐別激動,您不妨等一等,我們這就去回稟將軍。」

    雲錦不語,握著簪子的手微微用力,纖細的手指上那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見。簪子尖銳的一端已經刺破了脖子的肌膚,猩紅的血液滲出。

    她堅定的,一步步的朝前走,守衛步步後退。

    守衛知道司徒冽對雲錦的不同,不敢過於攔著,只能眼睜睜看著雲錦那抹纖細的身影消失在門口。

    潮濕的牢房蔓延著令人作嘔的氣息,雲錦腳步匆匆,踩在凹凸不平的石板上,發出悉索的聲響。

    她一間一間牢房搜索著母親的身影。

    「站住!」

    身後追來的獄卒吼道,雲錦反而加快的腳步。

    沒有!

    沒有母親!

    很快,她就被追來的獄卒攔下,雲錦聽到裡面傳來了哭聲,頓時心下慌亂,隱隱害怕起來,激動的掙紮起來。

    「放開我,讓我進去,母親……」

    「哪裡闖來的瘋婆娘在這瞎嚷嚷,還不快走,再不走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真是晦氣!」

    牢頭粗魯的將雲錦甩到地上。雲錦狼狽的跌坐在地板上,披散的長發垂著,手肘撐在地上,滲出了血絲。

    凌亂的腳步聲響起,只見幾個人抬著白布蓋著的擔架匆匆往外面走去,嘴上罵罵咧咧著什麼,雲錦沒有心思聽,但轉頭一瞥就注意到擔架上那人手上帶著一枚熟悉的鐲子。

    是母親!

    那是她母親的心愛之物,一向不離身的!

    雲錦猛然發力,撲了上去:「母親!」

    掀開白布的一瞬間,孫雲錦整個人僵硬在原地,眼底儘是震驚和恐懼,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瘦的脫相的人,就是自己的母親。

    雲錦用力咬著嘴唇,嗚咽著掉眼淚,緊緊握著母親骨瘦嶙峋無半點溫度的手。

    一雙熟悉的靴子停在了雲錦身前,司徒冽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伏地而哭的雲錦,卻並未出聲說話。

    「司徒將軍!」

    牢頭顯然沒有想到司徒冽會出現在這裡,牢頭看到司徒冽的視線從出現都沒有離開過雲錦,又不禁心虛。

    早知道這個女人跟司徒將軍關係匪淺,就不攔著她了。

    「人死了?」

    司徒冽終於開口,只是他的聲音卻格外森寒。

    撈頭擦了擦額角的虛汗,死個犯人這種事情在牢房三天兩頭都會發生,對於牢頭來說,已經不足為奇,可此刻,牢頭冷汗連連卻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是…是的,我們正想拉去亂葬崗…隨便埋了。」

    牢頭的話還未說完,雲錦忍著巨痛撐起身體堅定道:「你說謊!我母親沒有死!」

    看著雲錦一身狼狽,司徒冽眉頭高高蹙起,他伸出手扶住雲錦,便發現她腹部已經染上了點點血紅。

    「跟我回司徒府。」

    司徒冽面無表情的對雲錦命令,雲錦淚眼婆娑的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心點點變亮。

    他不是從前那個呵護她如至寶般的司徒冽了。現在的司徒冽就像一個冷血的惡魔般,一點一滴的將她的一切毀滅。

    「司徒冽,我錯了。」

    雲錦凄楚的笑了笑,倒退一步,緩緩蹲下身將母親的儀容整理好。母親生前那樣愛乾淨的人,肯定不希望自己這樣狼狽的離開人世。

    「我以為,你只是想報復我,我以為,只要我聽話留在你身邊,你便會放過雲家,我以為……你還會對我有一點點感情,哪是只有一點點。」

    雲錦沒有再說下去,因為她已經知道答案。

    「司徒冽,你真的好狠!」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