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04章我不想連累你

作品:《私婚密愛

    第804章我不想連累你隔壁傳來很大的叫罵聲,「你以為你們是誰啊?這是我家,誰敢進去?」

    凌紹誠帶來的人自動圍成一圈,將他護在中間。

    那個男人很兇悍,扭頭朝四周看看,他回到屋內抄了一把砍刀出來。

    范筱竹掩不住看好戲的激動心情,方才她被嚇得半死,現在也該輪到那些人碰碰鐵板了。

    「你們怕是不知道我是誰吧?是個人都要欺負到我頭上,想得美!」

    助理不想將事情鬧大。「你先別激動,我們只是來找人的,挨家挨戶都查了,不管能不能找到人,都不會少了你的好處。」

    「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

    凌暖青躲在窗戶旁邊,不敢探出腦袋,就怕被人發現,范筱竹沖她八卦地擠了擠眉眼,「他老婆剛跟有錢人跑了,最聽不得一個錢字。」

    凌暖青沒吱聲,凌紹誠為了抓她回去,真是不惜一切,甚至自降身段來到了這種地方。

    他對這種人肯定是不屑一顧的,可如今卻要面對他,甚至還要跟他廢話,凌紹誠的耐心被挑到了極點。

    「跟他啰嗦什麼?」

    為首的小混混聽到這話,叫了另外兩人圍上去,男人手裡即便拿著砍刀,可真遇上了狠人,也不敢下死手。

    白刀子進紅刀子出,那可是要吃官司的。

    「我屋裡沒有人,說多少遍你們才能信?」

    他手臂被人一棍子擊中,就像是打在了一條試探前行的毒蛇身上,男人看準了站在人群中的凌紹誠,「欺人太甚!」

    他手臂掄出去,砍刀在半空中咻咻地轉著圈,助理拉過凌紹誠的手臂,想將他拉扯開。

    「凌先生!」

    「媽呀!」范筱竹忙捂住雙眼,「嚇人。」

    凌暖青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波動,好像即便是凌紹誠血濺當場,她都不會有絲毫動容。

    男人站定在原地,腦袋往旁邊偏了下,那把刀呼嘯著擦過去,隨後砸在地上,削掉了種在旁邊的一株海棠花。

    如今樹枝光禿禿的,還帶著被砍下的花骨朵,助理心驚肉跳,嚇得面色煞白。

    他衝過去照著男人前胸一腳,那人沒站穩,腳後跟連拌兩下栽倒在地。

    這是凌暖青第一次看明越失控的樣子,方才他就站在凌紹誠邊上,那把砍刀的寒光幾乎要蜇傷明越的眼睛。

    凌紹誠冷冷地睇著躺在那裡哀嚎的男人,就像是在看最卑微的螻蟻,也像是在看垂死掙扎的過街老鼠,「不必跟他廢話,直接搜吧。」

    一人踩著男人的後背,以防他再有什麼過激舉動,另外一幫人一擁而入進了屋內。

    凌紹誠手掌握成拳放到嘴邊,輕咳出幾聲,助理怕他身子吃不消。「凌先生,您傷勢未愈,最近又為了小姐的事四處奔波,我真怕你吃不消。」

    他沒有進屋,往旁邊走了幾步,那人家的院子里種著不少果樹,大多都有一人多高。

    凌紹誠背對凌暖青的方向,他身姿挺拔,那是一棵成熟的石榴樹,鮮艷的果實掛在樹梢上。大紅色的果子,白色乾淨的襯衣,兩種顏色都被襯托出極致,紅的白的都爭相往凌暖青的眼底涌。

    「他真好看。」范筱竹在旁邊花痴一句,「你為什麼要逃啊?我要是你,被他關一輩子我都願意。」

    「男人,不能只看一張臉,他的心已經黑透了。」

    凌紹誠抬手,修剪整齊的指尖握住了一個熟透的石榴,他幾乎沒有用力,那個石榴就掉在了他掌心內。

    那幫人將里裡外外搜了一遍,又撲空了。

    「沒人。」

    凌紹誠的眼底徹底黯下去,他站在那久久沒動,他不說走,誰都不敢擅自行動。

    就連凌暖青都看得出來,他整個人幾乎都沉浸在悲傷中,失望夾雜著絕望,這種刻骨銘心他還要忍受多久?

    凌紹誠不知道。

    一日找不到凌暖青,他一日不得安寧,心也註定要跟著凌暖青顛沛流離,不得好受。

    「下一家。」凌紹誠手裡掂著那個石榴,腳步輕挪動下。

    助理張張嘴沒有說話,石榴啊,那是凌暖青喜歡吃的,以往都是凌紹誠親自剝好放在盤子里給她的。

    他帶走了一個,如果能找到她,他一定將這石榴送給她,告訴她該回家了。

    凌紹誠剛要走,一個皮球卻朝著他砸過來,助理抬起腳擋了下。

    皮球在地上轉來轉去,那幾個小孩不知疲倦,幾乎是從這頭玩到了那頭。

    「把球還給我們。」

    凌紹誠睇了眼,抬腿正要離開。

    「你們大人都不講禮貌,都這麼壞。」

    手提棍子的小混混氣不打一處來,「滾,滾遠遠的。」

    「快跑,他們好凶。」一名玩伴拉扯下小夥伴的衣角。

    「跟早上遇到的哥哥一樣,都是壞蛋。」

    「什麼哥哥?」凌紹誠陡然出聲。

    小孩子跑過去,想要將球抱起來,凌紹誠抬腿踩在上面。「說!」

    他語氣駭人,嚇得那孩子哇哇大哭起來,身後的小夥伴趕緊過去。「我們今天早上碰到的一個哥哥啊,很奇怪,戴著帽子也不理人。」

    「不是你們這兒的人?」

    「不認識,我沒見過。」

    凌暖青緊張地握著小手,「完了,他們看見過我。」

    「什麼?」范筱竹也嚇了一大跳,「看清楚你的臉了嗎?」

    「應該沒有,但肯定看清了我的穿衣打扮,也知道我是陌生人。」

    混混聽到這話,沖著凌紹誠高聲喊道,「您聽見了吧?她就在這一片,絕對沒有跑出去!」

    凌紹誠原本荒涼的心臟又活過來了似的,「好,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來。」

    「這幫小兔崽子!」范筱竹一口銀牙都要咬碎,「原本已經混過去了,現在倒好……」

    凌紹誠如果執意要找,說不定真能將這片地方翻過來。

    萬一他就守著不肯走了,挨家挨戶再來個地毯式清查怎麼辦?

    凌暖青唇色發白,凌紹誠一把提起一個孩子的后領,「你在哪碰到她的?」

    「就在四嬸嬸家的小屋那邊,那裡沒人住的。」

    「帶我過去。」

    小孩子被嚇壞了,不住點頭,凌暖青靠著牆壁望了眼范筱竹。「實在不行的話,我就自己走出去,他這人什麼都做得出來,我不能連累你。」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