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擋我者死(1 / 2)

作品:《醫婿葉凡

「劉富貴施暴傷人跳樓,可以說一時酒醉導致。」

袁青衣輕聲一句:「但劉家骨幹接連出事,那就不得不讓人懷疑其中貓膩了。」

她本來就是一個聰明女人,還經歷很多風雨,也就能一眼看到很多事情本質。

「歐陽萱萱和南宮子雄他們是什麼來歷?」

葉凡突然想起劉富貴曾經說過的金礦之爭。

他隱約捕捉到事情的根源。

「歐陽萱萱是歐陽家族的千金小姐,剛從哈佛畢業回來。」

「南宮子雄是南宮家族的核心子侄,也是南宮富的侄子。」

袁青衣提醒一句:

「你對歐陽家族可能沒感覺,但對南宮家族應該有印象,因為雙方打過好幾次交道。」

葉凡想起了郵輪遊樂園的小胖子:「墜江而死的南宮夫人?」

「沒錯!」

袁青衣點點頭:「她就是南宮家主南宮富的妻子,那個小胖子是南宮富的兒子南宮軍。」

「而且在白雲凈齋跟你們衝突的南宮成員,也是南宮家族赫赫有名的打手南宮雷。」

「迪斯尼纜車上襲擊你和宋總的匪徒,也初步鑒定是南宮家族的第一殺手鬼獒。」

「加上劉富貴這件事,咱們跟南宮家族算是第四次打交道了。」

她抿入一口咖啡潤潤喉,劉富貴的真相一時無法浮現,但南宮家族等勢力底細卻已摸清。

「想不到我跟南宮家族早有交集。」

葉凡有些意外雙方這麼多接觸,隨後臉色一變:

「這麼說,劉富貴的死,很可能跟我有關?」

他眼裡閃爍著淩厲殺機,真是這樣的話,他要整個南宮家族陪葬。

他能允許敵人對他不擇手段,卻絕不允許拿他身邊人下手。

「可能性不大!」

袁青衣搖搖頭:「因為劉富貴已經回去好些日子了,南宮家族要下手早下手了。」

「不管怎樣,一定要往這個方向查一查。」

葉凡抬頭望著袁青衣開口:「現在給我說一說南宮家族他們底蘊。」

事情真相,如果是劉富貴該死,葉凡不會多說什麼,但如是被人陷害,葉凡一定會報復。

葉凡雙手準備,就想多了解南宮他們一點,免得關鍵時刻陰溝裡翻船。

「南宮、歐陽和慕容是晉城三大豪族。」

袁青衣坐直身子開口:「他們原本是當地的地頭蛇,常年混跡高黃賭毒行業。」

「神州的經濟騰飛,以及晉城的資源發現,讓他們轉移了目光。」

「你知道,晉城那個地方,二十年前,一鏟子下去就是一波煤,整個城市等於金山。」

「南宮三家利用家族的人多勢眾,以及跟熊國退役兵相熟,把晉城的礦產資源三分天下。」

「沒錯,三家拿了一張晉城地圖,各自畫了一個圈,就成了自己的獨立王國。」

「凡是他們圈定地盤的資源,沒有他們批準不得開採,得到他們批準開採的也要給予股份。」

「任何人膽敢搶奪或者不聽話,他們就毫不猶豫下死手。」

「他們人多槍多關係多,還跟熊國勢力交好,所以沒幾個人敢招惹。」

她補充一句:「五大家也是價格壓製賺一口,沒想著伸手進去撈一把。」

葉凡輕輕點頭,對這點還是能理解的。

五大家能夠影響和左右全國經濟,稍微壓製南宮家族他們的價格,就能讓自己賺的盆滿缽滿。

又何必親自跑去晉城跟人鬥個你死我活搶資源呢?

「巔峰的時候,晉城資源天天幾十火車皮拉向全國各地。」

「三家也是天天扛著秤砣和麻袋來算錢。」

「這麼多年過去,晉城資源少了,官方力量也加強了,南宮、歐陽和慕容三家也洗白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