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章不是我不給你面子

作品:《好想離個婚

    第68章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學長,求你救救我!」光線昏暗的房間里,季冰晴半跪在男子的身前,素著一張小臉苦苦哀求著。

    季冰晴使盡招數,都沒能讓季湖幽鬆口心軟。她自知從季湖幽那裡是討不到什麼好處的,只好來求楊洋。

    讓楊洋去找江巧然平息這件事。只要江巧然不追究了,季湖幽自然不會在鐵面無私的找她麻煩。

    楊洋臉色冷凝,眼神無比厭惡的看著地上的女人。

    這女的腦子進水了,還是腦殘?她差點兒害的然然臉毀容,他沒親手掐死她就是客氣的,她竟然還敢厚言無恥的讓他去為了她向然然求情?

    要不是聽說然然安然無事,他真會控制不住的掐死面前這個噁心的女人。

    「學長,求你了,不要不管我好不好?看在我那麼喜歡你的份兒上,看在你生病時,是我盡心儘力的陪在你的病床前照顧你,你就幫我這一回好嗎?」

    楊洋冷著臉無動於衷。他覺得這些千金大小姐沒事都喜歡找他尋樂。她一個季家大小姐,認識的人那麼多,這種小事用得著向他求情尋助嗎?

    季冰晴見楊洋帥氣的臉龐使終無動於衷,她咬著唇慢吞吞的爬起來,然後一顆一顆解開自己洋裝的扣子。

    她就不信楊洋看到她這個樣子會不動一點兒色心?

    她就不信她真的比不過那個已婚婦女江巧然。

    江巧然能給他楊洋的,她季冰晴也能給。

    楊洋不是沒看到季冰晴動手脫衣服。他真是打心底佩服她的無恥,一個女生這麼不自尊自愛,真是讓他見識了。

    不知道季冰晴有沒有聽過一句話,男人不喜歡的女人,你即使脫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只是覺得噁心。

    楊洋厭惡的斜睨了人一眼,本來準備說一些殘忍的話打擊一下這個女人。

    轉念一想,這個女人既然這麼無恥,他幹嘛要做君子。更讓他難受的是,她嘴裡提到瞭然然。

    一想到然然已經嫁為人婦,他就彷彿要焚燒起來,控制不住的想要發瘋……

    內心如同住著一個可怕的惡魔,想要毀滅世界。

    ……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她會讓他知道,這世間,只有她對他最好,最配得上他。

    夜深,明月高掛。楊洋好像清醒不少,他看著一邊的女人,明凈的眼神多少有些後悔,感覺自己好像背叛瞭然然,弄髒了自己一樣。

    他也不知道那一刻自己在想什麼,也許覺得然然玩弄了自己,所以他也想玩弄一下這個季家的嬌小姐。

    季冰晴忍著疼,縮著身子一點點爬到他身邊,可憐如流浪貓般乖巧的縮在他懷裡。

    多少,他心裡對季冰晴產生了一點兒愧疚。

    好半天,他抬手摟住她的肩輕聲說:

    「我告訴你,季冰晴,你下次再敢害她,我會親手解決你。」楊洋聲音冰冷的說。

    季冰晴從來都不知道這個男人會這麼冷,她面上笑著,心裡卻嫉恨著,想著有一天如果楊洋愛上她,她要怎麼好好報復這個男人。

    「嗯,學長,我不會,也不敢再害她了。可是這一次,你真的要幫我,不然我爸媽知道了會把我趕出家門的。」她依在他懷裡,輕輕顫抖著,柔弱乖巧的說。

    她漸漸發現,學長好像喜歡乖巧的女生。

    楊洋俊眉一皺說:

    「你這個忙,我幫不了。」連他自己見然然一面都難,怎麼可能在然然面前替季冰晴說話。

    季冰晴在他懷裡拱了拱,柔聲說:

    「學長,這個忙你肯定幫得了,學姐她心裡還有你,你說的話她一定會聽,不然我為什麼非要來求你呢!」

    楊洋低頭望著季冰晴篤定的眼神,有些懷疑的問:

    「她心裡真的還有我嗎?」想到這些,他心裡不禁有絲暗喜,整個死寂的心,好像突然被人澆了兩滴水,開始活過來一樣。

    「當然啊,學長,如果我沒有把握,也不會到你面前胡說啊。不信你去試試,如果她再乎你的話,肯定會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計較這次我害她的事。」季冰晴十分肯定的說著。

    她當然確定江巧然見到楊洋一定會答應楊洋的要求,放過她。

    但卻不是因為江巧然心裡還再乎楊洋,而是楊洋那張跟她哥五分相似的臉。

    到時候江巧然看到楊洋,想起她哥季冰洋,看在她哥的面子上,也不會跟季冰洋的妹妹季冰晴計較的。

    可惜這一切,楊洋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在江巧然眼裡,他不過是個代替品罷了。

    楊洋猶豫了,動心了。倒不是想幫季冰晴求情,而是想借著這次機會試探,然然是不是真的還再乎他。

    如果她再乎他,哪怕只有一點點兒,他也願意永遠留在她身邊。

    只要能留在她身邊,以任何身份留在她身邊都沒關係,只要她還在乎他。

    良久,他緩緩低聲說:

    「我試試,但不能保證。」

    第二天季湖幽到曲氏跟曲明盛簽合同。見面的時候她開玩笑的說:

    「曲總,合同效率這麼快,不是怕我反悔吧。」前天晚上才說好,一天的時間合同就出來了。

    曲明盛沒說話,只是胸有成竹很有風度的淡淡一笑。

    兩人不在說話,雙方律師的見證下,很快友好的簽下合同。簽完,季湖幽倒鬆了一口氣。

    以前,她是想嫁給曲明盛以後,公司交給曲明盛打量,她就可以繼續彈鋼琴。

    現在的情況,跟以前的想法也差不多吧。季氏以後就由明盛幫忙打理了,她也可以放心的,專心的為自己的夢想努力了。

    「說真的,如果季氏被其它人收購,我可能心裡也沒這麼安穩,鬆一口氣。」反而還會覺得挫敗,以及滿滿的不甘心。

    這個結果也是最好的結果。當一個領導者,本來就是能者任之。

    「放心吧,我答應你的事都會說到做到!」這一會兒,他說話的神情沒有那麼嚴厲,就像他們平常的談話一般。

    季湖幽低頭失笑:

    「我當然放心你!」她就是覺得有點兒好笑。小時候她是人群里最耀眼的那個,無論學習成績還是其它方面,她都把曲明盛甩在後面老遠。

    可是長大后,她竟然跟不上他的腳步了。而他,在她面前儼然是一個很成功的商人。他還家庭幸福,娶了一個漂亮的妻子。

    「對了,那件事真的是冰晴做的,我本來要帶她今天來給你們夫妻賠禮道歉的,可她裝肚子疼逃跑了。明盛,說到底這事也是因為我。」季湖幽說著慚愧的低下頭。

    她還以為,她喜歡曲明盛的事,只有她一個人知道,結果身邊親人都知道了,還都在暗中暗暗幫她。

    她想替冰晴求情,可她沒臉。這件事涉及人家妻子的安危,曲明盛不可能這麼輕易放過,除非他對江巧然感情不深。

    但,季湖幽也知道,曲明盛就算對江巧然感情不深,只要江巧然一天是曲家人,曲明盛也不會放手不管的。

    曲明盛眉宇淡然望著季湖幽說:

    「湖幽姐,不是我不給你面子,這件事最大的受害者是我太太,所以最終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我會聽她的意見。不管怎麼樣,我都必須要見季冰晴一面,她必須親自向我保證以後不會再暗算我太太。」

    最後一句,已經是看在季湖幽,季家的面子上了。

    季湖幽抬頭有些著迷的望著曲明盛。倒不是因為喜歡,重新愛慕他,只是覺得這個男人真優秀,真好。做他的妻子,比她想象中的更幸福。

    她笑著,有些期待的說:

    「明盛,我突然想看到八十歲的你。」

    曲明盛莫名的望著她,現在人類的壽命普遍縮短,他應該沒那個機會活到八十歲。

    「我希望八十歲的時候,你和巧然還這麼恩愛啊。說真的,現在這社會上離婚率那麼高,恩愛的夫妻沒幾個,談到婚姻,我內心都是絕望的。如果你和巧然一直這麼幸福,我心裡多少還有些安慰。」

    曲明盛從沒想過自己八十歲的樣子,八十歲的時候,他身邊還有江巧然嗎?江巧然是什麼樣子?一臉皺紋一頭白髮還那麼愛美嗎?坐在鏡子不停的拍拍拍,抹抹抹?

    他想著,忍不住笑了。

    「放心吧,湖幽姐,別人我不知道,我跟巧然肯定會好好的。」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