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好景不長

作品:《王爺,王妃又要休夫了

    第119章:好景不長若非他清楚的看見鳳無雙的臉,若非她穿著一身黎國的服飾。

    軒轅烈,都要誤以為。

    她是不是東陵國愛慕他的那些小姑娘其中之一了。

    否則為何對他的事情如此瞭若指掌。

    「好說,我是黎國七皇妃鳳無雙,也是七皇子龍墨染的正妻。」鳳無雙不卑不亢的說道。

    就在她下一句準備問龍墨染在哪裡的時候。

    不想軒轅烈,卻忽然朗聲大笑道:「原來你就是黎國第一美人啊。哈哈哈。」

    「名不虛傳,果然名不虛傳。還真是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若是擁有你這等才貌雙絕的美人,傾了國又如何。」

    啥?

    這下輪到鳳無雙吃驚了。

    畢竟在她的記憶里,前世的三王子軒轅烈,並非一個好色之徒啊。

    那今日他這話。

    「黎國第一美人。本王子說錯了什麼嗎?還是說你不喜本王子這般直接之人?」軒轅烈,見她遲遲不語出言問道。

    「三王子,你可能是耳朵不好。我剛才已經說過了,我是七皇妃。換句話說是我已嫁為人婦。而我這次前來也是為了我的夫君。」鳳無雙直言道。

    有一個李懷靖已經夠她煩的。

    她可不想要再加一個軒轅烈。何況,不管現在的軒轅烈究竟是吃錯了什麼葯。

    最終鳳無雙都知道,這個男人是一個野心勃勃。

    只愛江山不愛美人的政治家。

    跟這樣的人糾纏不清,註定是要倒大霉的。

    「可你夫君已經死了。所以黎國第一美人,你現在是屬於本王子的。」

    令鳳無雙始料未及的是軒轅烈竟然如此說。

    聽的她一陣頭皮發麻,只可惜前世的鳳無雙根本沒有近距離跟軒轅烈打過交道。

    所以她並不知道,軒轅烈此刻並沒有喜歡她。

    而是想要用她來引出龍墨染而已。

    「皇妃。」一旁的明珠,聽到對方如此說。實在忍無可忍。

    綺羅也是一臉的義憤填膺。

    林塵雖然未說話,可衣袖裡早已藏好了毒藥。

    至於要幹什麼不言而喻。

    見此鳳無雙回頭看了一眼三人,「擒賊先擒王,諸位動手吧。」

    雖然這個東陵國三王子,看起來腦子不大正常。

    但只要他是真的三王子就成。

    只是當真打開起來。

    鳳無雙才發現黑麒營厲害不假,這軒轅烈更是了不得。他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傷了一眾人來到了鳳無雙的跟前。

    看著如履平地的他,鳳無雙驚的連忙掏出匕首,準備迎敵。

    卻被林塵一道掌風送到的老遠:「師嫂,快走,快去找師兄!」

    就剛才的話,林塵不難聽出龍墨染非但沒死。

    還有並未落到軒轅烈的手上。

    所以此刻鳳無雙唯有離開才是安全的。

    「林塵,可是你們……」鳳無雙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將他們留在這。

    只怕會有危險。

    「走!師嫂,動手這種事情你幫不上忙。」說著林塵再加了一道掌力,徹底將鳳無雙給送的遠遠的。

    以至於軒轅烈腳下生風也未曾追到。

    只是鳳無雙倒是逃脫了危險,可她也就此落了單。

    所有的暗影都跟明珠他們一塊對付黑麒營的人,此刻鳳無雙身邊除了自己,當真是一無所有。

    她很想要大聲的呼喊,卻害怕沒有招來龍墨染。

    倒是把敵人給召來了。

    最終鳳無雙決定順路先找下去。只是她沒想到的是這片叢林,當真詭異萬分。

    她分明已經做好了標記,可是走了不到半個時辰。

    還是迷路了,而且越往後走她便越發現這路不對勁。

    甚至於……

    「是誰?」忽然感受到,身後傳來的涼意,鳳無雙趕忙握住匕首。又快又準的朝後劃去。

    不曾想,下一刻她的確聽到了利器劃破血肉的聲音。

    可也看到了那張令他朝思暮想的臉。

    「殿下?」鳳無雙急忙上前,扶住眼前人,「殿下你怎麼會傷成這樣?」

    鳳無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一把匕首竟然可以划傷龍墨染。

    「我無事。」龍墨染依舊強撐道:「倒是你,雙兒,你為何會出現在此此?」

    他不是跟明珠說過,絕對不允許鳳無雙來的嗎?

    「是我自己要來的,明珠他們根本攔不住。」鳳無雙看著他這樣,還在逞強十分生氣。

    可氣過之後,看著龍墨染這副模樣。

    鳳無雙終是不忍,「我扶你去前面坐下吧。」

    將人扶過去后,鳳無雙還是不放心的問道:「殿下,你到底傷在哪了?」

    她醫術雖然不及林塵,可是簡單處理下還是可以的。

    也總比他這麼死撐著強啊。

    「我……」原本龍墨染還想要說自己無事。

    可對上鳳無雙的眼睛,龍墨染最終還是敗下陣來,「我沒有受外傷。」

    「那是內傷?」鳳無雙更是擔憂。

    要知道跟皮外傷比起來,內傷更致命。

    可……

    「殿下,你怎麼會受內傷呢?是軒轅烈傷的你?」鳳無雙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問道。

    她記得軒轅烈武功不弱。

    但當真會比龍墨染厲害如此多?

    「你見過軒轅烈了?」不想聽到她這話,龍墨染更為擔憂。

    直到確認她當真沒受傷,龍墨染一顆心才算稍微安放了些。

    鳳無雙自是不願意他擔憂,忙不迭的將他們剛才遇到軒轅烈的事情都說了一遍。當然關於軒轅烈說的那些話。

    鳳無雙還是能省則省了。

    畢竟她可不敢再氣龍墨染。

    「不是軒轅烈傷的我,是一個蒙面的黑衣人。」背靠著一塊石頭上后,龍墨染放鬆了些。開始講述他進來以後遇到的事情。

    只是他越將鳳無雙便越覺得可疑。話到最後鳳無雙直言道:「殿下,你覺得偷襲你的那個蒙面人會不會是?」

    「如無意外,應是李懷靖。」龍墨染直言道。

    他其實心中早就有了斷定。

    只是因為上次的事情,鳳無雙已經跟他鬧了很久的彆扭。

    龍墨染害怕鳳無雙不相信他,不想要再多生枝節。如此鳳無雙自己提出,龍墨染當然願意說出真相。

    「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這話,鳳無雙一問出口就後悔了。

    直到龍墨染一雙丹鳳眼,就這麼直直的看著她的時候。

    鳳無雙更是徹底啞然了。

    是啊。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還不是因為她。

    「殿下,我跟李懷靖當真半點干係也沒有。」鳳無雙害怕龍墨染誤會急忙解釋道。

    誰曾想,龍墨染竟道:「我跟鳳憐兒也是。」

    只是他這話一出,原本還想要說點什麼的鳳無雙徹底無言以對了。

    她當然知道龍墨染不喜鳳憐兒。

    可是……

    「殿下,我們還是先想辦法出去吧。而且我害怕林塵他們應付不了黑麒營的人。」鳳無雙急於岔開話題,「而且殿下,你方才沒看到我們一路來看到了許多屍體。」

    她這是想要告訴龍墨染黑麒營當真十分厲害。

    他們現在的處境也十分危險。

    「雙兒,怕不是忘記了。我才是第一個帶兵攻進這裡的人。」龍墨染有些無可奈何的說道。

    什麼時候他跟鳳無雙之間竟變成這樣了。

    而那件事註定是橫在他們之間過不去的坎了對嗎?

    「那你可知道該如何出去?」鳳無雙像是看不到他眼神中的期待,而是繼續就著剛才的話題。

    見此龍墨染不再強求,而是正色道:「這片叢林看起來沒有盡頭。實則往東南方走,便可以走到大路上。至於林塵他們我相信,有暗影在他們可以脫身。」

    「好。」既然龍墨染都這麼說了,鳳無雙自然不反對。

    何況他倆現在,一個傷一個……

    對比下他們,鳳無雙的確沒什麼太強的戰鬥力。

    如是的想著她又問了句,「對了,殿下,我方才已經做過標記。為何還是迷路了?」

    她曾經被鳳憐兒困在過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

    對於尋找路線,鳳無雙談不上第一,但也絕對不差。

    「這林子有些古怪,應該是隨著時間的不同有某些機關在。所以你可能是觸碰到了機關才會迷路。」龍墨染對此也做過研究,所以鳳無雙一說,他便十分瞭然。

    「原來如此。」鳳無雙虛心受教了。

    而後在衣袖裡掏了掏,找出了一塊餅子遞給龍墨染,「走的時候太匆忙,也沒帶什麼。殿下你就將就點。」

    說著,鳳無雙把唯一的乾糧給了龍墨染。

    可後者並沒有接過,而是看了她一眼,「我不餓,日落後山裡溫差大,你自己吃點保存體力。」

    頓了頓,龍墨染又道:「黑麒營的人,肯定正在四處搜查我們。所以我們不能生火。」

    「嗯,我知道。」說完,鳳無雙還試圖想要將餅子遞給龍墨染。

    可見對方確實沒有要吃的意思,鳳無雙只好作罷。

    夜色降臨,原本就漆黑的叢林。在蛇蟲鼠蟻的叫聲下,顯得越發的黑暗和恐懼。

    鳳無雙倒是不怕黑,只是……

    「殿下。」

    今日不知怎麼了,非但周遭沒有燭光,連帶著天上的月亮也像是躲起來。唯有剩下幾顆星星,卻半點不成片反倒是稀稀拉拉,看起來甚是微弱。

    「我在。」話音落,鳳無雙只覺得自己的小手,被一雙溫熱的手所覆蓋。

    其實龍墨染也不確定,直到對方沒有將他再度推開。

    龍墨染才開口道:「現在好點了嗎?還冷嗎?」

    「若是冷的話……」

    龍墨染想跟她說,若是冷的話,她就靠近點自己。那樣也可以暖和些。

    可是……

    最終龍墨染並沒有將話說出來,鳳無雙卻自己湊上前靠了靠,「殿下,跟鳳憐兒在一塊的時候。你是清醒的嗎?」

    雖然這個答案鳳無雙早就知道。

    但她還是想要問一問,她想要親口聽龍墨染說出來。

    「不是。」龍墨染堅定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那樣的意外。但是雙兒我跟你保證,我從未喜歡過她。而且當時我無力反抗。」

    最後這話聽起來實在很扯。

    但龍墨染還是想要說,因為他說的都是事實。

    「給我點時間好嗎?」鳳無雙沉默了許久,久到龍墨染都以為她不會說話時。才聽到她姍姍來遲的回答。

    而這回答雖然只有簡簡單單幾個字。

    卻讓龍墨染激動莫名,只其猛地點頭,「好,雙兒,我給你時間。一天不行就一年,一年不行就一輩子,終歸我這一生都是你的。」

    而龍墨染也願意用他的一生,去彌補這個錯誤。

    「嗯,你一生都歸我了。」這麼久以來,鳳無雙終於露出了一個難得的笑容。

    兩人就這樣緊緊的相互依偎,讓這個寒夜都變得溫暖了起來。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

    在不遠處的密林里。有兩個黑衣人正緊緊的盯著他們。

    其中一人,率先離開走遠了些。

    另外一人看了一眼鳳無雙,這才跟著那人的腳步離開。

    「你還在等什麼?在等下去天都亮了。」後來追上的黑衣人不解道。

    他怎麼從來不知道,自己兒子竟然是一個如此優柔寡斷的人。

    「我決定今晚不動手了。」

    「為何?」黑衣人不解道:「該不會是因為鳳無雙在吧。」

    「難得你覺得他們猜不出你的身份?」

    就算前面的話,黑衣人沒有聽到。但是單憑他這段時間,對龍墨染和鳳無雙的觀察。就不難看出這兩人絕非等閑之輩。

    「猜出來和真正看到是兩碼事。如此簡單的道理您不會不懂吧。」

    聽著他這話,原本還有心遮掩的黑衣人,徹底摘下了面紗。露出了一張帶了些年歲,卻依舊輪廓俊朗的臉。

    「你小子還沒出生的時候,你爹我便已經打兵打仗。你覺得如此簡單的道理我會不懂?「夜侯十分不悅道:「為父只是害怕你會色令智昏。」

    說到底紅顏都是禍水。

    現在的皇帝是怎樣,為何連他兒子也是這樣。

    「爹說笑了,若皇上不愛美人。爹又怎麼能有機可乘。至於孩兒爹爹莫要擔心,江山美人孩兒都要。」李懷靖也索性摘了面紗直言不諱道。

    說實話這般藏頭露尾著實不是他的風格。

    他這張俊朗無雙的臉,就該公之於眾才是。

    「呵呵,你如何要?」夜侯毫不客氣的說道:「只要龍墨染一日不放手,鳳無雙永遠都是七皇妃。」

    「爹,你錯了。有些時候未必需要龍墨染反手。小雙將此人看清楚了,然後和離不也一樣嘛。」李懷靖似笑非笑的說道。

    可這回,夜侯卻聽不懂他的話。

    只是夜侯還想要再問下去,卻被李懷靖打斷道:「爹,天快亮了。咱們再稍微努力下吧。畢竟孩兒瞧著那鳳家軍和謝侯的人還是多了點。」

    說起來,東陵國的黑麒營厲害不假。

    可有些時候吧,沒了內鬼還真就死不了那麼多人。

    「嗯,有道理。」夜侯點了點頭,「說起來這兩個老東西,本侯都十分不喜。」

    話音落,父子二人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一切平靜的仿若什麼事也沒發生,而遠處的龍墨染和鳳凌天並未受到絲毫的干擾。

    確切的說是鳳無雙不知道,但龍墨染明銳的聽覺。

    早已發現了問題,只是他並未輕舉妄動。而是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因為現在的他連一個李懷靖都打不過,更加不要說夜侯了。

    「唔。」鳳無雙睡的似乎有些不舒服,忍不住發生了一聲小小的嘟囔。

    見此龍墨染將放在遠方的目光收了回去,右手輕輕拍著鳳無雙的脊背,柔聲誆哄道:「睡吧,雙兒,沒事的,我在。」

    等她明日一覺醒來,一切就都過去了。

    ……

    鳳無雙不知自己是怎麼回來的,她只是朦朦朧朧的記得。

    他們似乎在叢林里等很久,久到她都因為晝日溫差太大而發起了高熱。久到一向淡定的龍墨染,都失了平素的儀態。

    他們似乎才等到來救他們的人。

    不過最終,有驚無險。她的高熱也退下了,而龍墨染的內傷在林塵的調理下,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後遺症。

    至於東陵國這次並沒有討得什麼好處。因為在半月後龍墨染帶頭髮起了第二次圍剿。

    第二次圍剿中,龍墨染連合謝侯前後夾擊。

    差點讓東陵的黑麒營全軍覆沒。就連東陵三王子軒轅烈,也身負重傷是靠死士突圍才得以逃生。

    「殿下,果然用兵如神。小女佩服。」鳳無雙看著凱旋而歸的龍墨染,俏皮一笑道。

    「看來姑娘有所不知,這並非本皇子的功勞。而是本皇子的夫人料事如神。說起來要佩服姑娘,也該佩服我夫人才是。」龍墨染一本正經的說道。

    鳳無雙聽著他如此拐著彎誇獎自己。

    忍不住輕笑道:「不知羞。」

    可不是么。

    哪有人這樣誇獎自己夫人的。

    「可這一切都是夫人的功勞啊。若非夫人說出黑麒營的破綻,和他們行軍作戰的習慣。只怕有十個為夫也是不頂用的。」龍墨染也隨之一笑。

    現在的他們,看起來就跟尋常夫妻一樣。

    甜蜜,且情深意重。

    白駒過隙,光陰似箭。

    不知不覺這蜜裡調油的日子,就過了快三個月,只是眾人都還沒看夠。

    就被一個不能稱之為好消息的消息給打破了。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