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毫不猶豫

作品:《穿成無敵庶女的炮灰姐姐

    第83章、毫不猶豫思思醒了的時候,她只見自己躺在不知哪裡的床榻上,靠在楚夜玹的懷裡,屋子裡安靜到了極點。

    思思懵了好幾秒,仔細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裡又是哪裡呢?

    這間房間,從裝飾來看,不像是周府的房間。

    思思努力的想了很久,才想起自己之前遇到了什麼,她想起來周府進了賊,然後她帶著小采藍花紅花幾個人一起去了大夫人的院子里躲著。

    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後來因為房間里的味道難聞,最後暈過去失去了知覺。

    楚夜玹睡得極其的淺,感覺到思思動了動,便連忙睜眼,看見思思睜著眼睛在看四周。

    「醒了?好些了嗎?要不要喝些水?」楚夜玹說著,聲音有些輕微的沙啞。

    他抬手幫思思繼續蓋好被子,思思看到他手上裹著一層紗布。

    「你手受傷了?」思思輕輕牽住楚夜玹的手,放到自己眼前仔細看,楚夜玹也由著她看。

    「沒事,就是小傷,一道口子,很快就好了,你餓了嗎?」楚夜玹靠在思思的肩旁,仔細看著她,輕輕問道。

    思思自己感覺了一下,自己不餓,但是渴了。

    「我不餓,我想喝水,還有,這是哪裡啊?這是什麼時候了?」思思側過頭來看著他。

    楚夜玹看著她,漸漸笑出來,起身去幫她倒水,順帶回答她的問題,

    「這是我院子里的一處寢室,你日日來,卻不曾進過這裡。」楚夜玹把杯子遞過去,思思就開始狂喝水。

    喝到一半她想起什麼來,連忙開口道,「我太祖父祖母沒事吧?亦梅沒事吧?還有小采她們呢?她們沒事吧?」

    「都沒事,現在都好,只有你因為身體不好,太過緊張昏過去了。」楚夜玹說著,撫著思思的頭髮。

    思思這才放心,那就沒事了,自己不要緊,身體底子差,昏過去她不意外,只要大家都沒事,她就沒事了。

    但是楚夜玹很心疼,他還沒告訴思思,她是昏了兩天,現在才醒過來的,為她治病的太醫第一天的時候都不敢治她,怕葯下的猛了人都要沒了。

    他就一直在這陪著她,他哪裡都不敢去,他在那一晚上如果動作不夠快的話,他很可能就要失去她了。

    這種可能性讓他害怕,所以他哪裡都不想去。

    如果他的一見鍾情是因為前世做的夢,那夢裡的影子與思思的影子相互重疊讓他立刻愛上了她,那之後不算長時間的相處,讓他完全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他和她沒有在一起多久,但每一點一滴,都讓他無法忘記。

    不是虛幻的愛,而是真的相擁的愛,他因為無法觸碰的夢而輕易的認定了思思,這是他此生做的最草率的決定,最不周全的謀划。

    也是最對的決定,最不後悔的謀划。

    所以他不要失去她,思思不是幻影,是真的思思,是他愛的思思。

    斟酌片刻,他立刻開口道,「思思,雖然我知道你還想要再多多相處相處再成親,但是,這次的事情很危險,我這次做的不好,到現在都還沒查清楚到底是誰幹的事,你能不能儘快嫁給我,周府不能住了,外面也不安全,我想讓你就住在我的府里,所以能不能答應…。」

    他不是那種不容分說就自己決定事情的人,當然,只是在感情這方面,朝堂上,他當然不是這個樣子的。

    他尊重思思,尊重思思每個決定,即使現在思思拒絕他了,也沒關係,他還是會守在她身邊保護她。

    總之他不能離開她了。

    思思抬著頭看著楚夜玹,楚夜玹沒有說話了,他在等思思說話。

    思思握住楚夜玹那隻受傷的手,笑的很溫暖。

    她感覺自己可能又發燒過了,不是因為害羞,是因為那日淋了雨,她現在沒力氣,這是病初愈的表現。

    眼前的這個男人曾是書里最大反派,徹徹底底的輸家,最美的悲劇。

    這都是思思曾經想的東西。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思思在那晚上逃的時候很害怕,因為她想到如果自己死了,楚夜玹要怎麼辦,她看不到楚夜玹了該怎麼辦,她在這裡死了,說不定還有可能回到現代,可是就要與楚夜玹從此兩相隔,再無下一面。

    這種恐懼讓她覺得很痛很痛,她知道自己心裡,楚夜玹多重要。

    所以這個男人,對她而言,就不是反派了,這只是一個,她愛的人,她在這個世界最愛的人。

    管你未來要干多壞的事,現在又在做多壞的事,我想暫時拋開這一切,朝堂之爭都是壞的,你不過是輸了才是反派,我已經看開,我也不害怕,我也不在意。

    既然我來到這裡,許多事都有了變化,那,我想,你愛著我,我愛著你,你我之間,該會是最大的變數吧?

    什麼都無妨了,她不在乎了。

    「好啊,本來我就嫁定你了。」思思終於說出了楚夜玹很早就想聽到的話。

    窗外清風一陣,竹林沙沙作響,看著眼前的人,楚夜玹一輩子都不會忘掉這個場景。

    思思也不會忘記。

    每個人的真愛正緣,來的時間有早有遲,思思用十幾年等待來了楚夜玹,楚夜玹拿幾十年前後兩世等來了思思。

    全京城都知道了周府進了賊人的事,整個周府的血腥味幾日都無法散去,曾經的豪宅,如今徹底荒涼,再無人敢進。

    不出幾日,又出了爆炸性的消息,陳王要成親了,要娶正妃,而這位王妃,正是周府二小姐。

    不算意外,只是突然,又太快了,人們剛剛吃上他們的瓜,他們就什麼都成了。

    皇宮裡也只是送來了賀禮,聘書是陳王自己下的,與皇帝半毛錢關係都沒有。

    在思思答應了楚夜玹之後的第二天,她一睜開眼,就看到楚夜玹笑著站在床前手裡拿著個東西看著她。

    還好長得美,不然就是個驚悚故事。

    思思眨了眨眼,看見他給她遞來個東西,她就接過來,躺在床上看了。

    這封聘書她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看到,也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看完她就臉紅的把這個放進了那個鐵盒子里。

    這是最美的秘密,誰都不許知道。

    「快出去,我要洗漱,還要換衣服。」思思一邊笑著一邊把楚夜玹推出去,小采見楚夜玹出去了,便連忙進來。

    小采和藍花紅花等人都熟悉了這個院子,楚夜玹的意思是,這個院子,以後就是思思的了,王府里別的院子,如果她還有喜歡的,可以拿去擺甘薯擺罈子,擺什麼都行。

    這個院子比之前的院子都要大,小采覺得,以後她們幾個可以在裡頭使勁撒野,她們之前也來過,但到底拘束,現在這院子是思思的了,那她們又可以像以前一樣瘋玩了。

    只要思思同意。

    「小姐,您確定今日要去酒樓看那些學徒學的如何了嗎?剛定親呢,不陪陪殿下嗎?我和藍花她們也好再熟悉熟悉院子,後邊那個亭子啊,可好看了,那個…」

    「我休息好幾天了,你么也休息好幾天了,不僅要去酒樓,還要再回趟周府,回去收拾收拾,那日無辜受害的人,總得給他們交代,還要再收拾收拾,再把爹的東西搬出來,他回來之後,肯定不能再去那裡住了,東西都要挪出來,院子也要收拾好,值錢的都要搬出來。」思思很麻利的收拾自己,雖然身子還是有些不舒服,但是她可以克服。

    小采覺得有理,便也趕緊幫思思收拾好。

    楚夜玹請了好幾天假,這一日是必須要去工作了,早飯也來不及吃,思思梳妝到一半,就見楚夜玹穿著朝服進來,猝不及防親了思思一口。

    「我上朝去了,院子外邊都是我自己的侍衛,他們會保護你的,你要是出去,就帶著他們,什麼活他們都能幹,讓他們搬東西絕對沒有問題。」楚夜玹摸了摸思思的頭,見思思點了頭,便甜甜一笑,思思替他把朝冠擺正,他便立刻起身出去了。

    燕國的使者快要來了,要商議很多事,走私一事,現在是清除餘黨,把一切連根拔起的時候,必須要求去。

    至於秦王…。

    麻煩的根本就不是他,皇帝六個兒子中,最麻煩的不是他,很快,這個皇帝長子,就要躺進自己挖的墳里。

    思思打開大門,這是她這幾天來第一次離開房間,這裡的空氣很好,由於周圍全是樹,空氣清新。

    藍花和紅花端著早點正要放到飯廳,見著思思出來了,便也迎上去。

    「小姐好些了嗎?」藍花跑過去,她很關心她家小姐。

    「好多了,走走走,去吃飯,吃完飯我們有事要做。」思思看到她們都好好的,也都開心。

    「我昨日都沒來得及問,就又睡著了,我外祖父祖母,他們現下住哪裡?」思思一邊走一邊問,她一直沒看到人。

    「太老爺太夫人在京城是有產業有院子的,之前是為了離小姐近一些才住的周府,現在都搬到那裡去了,那地方好得很呢,我知道小姐醒來肯定會問,所以早就去過了,說是殿下寸步不離的照顧小姐,他們就放心了,他們也受了驚嚇的,如今在好好養著。」小采解釋道。

    思思坐在桌前開始用飯時便又問道,「亦梅呢?」

    小采笑著幫思思夾了一塊她喜歡吃的糖三角,隨後說道,「三小姐也很好,現在住在老爺很早以前買的別處的宅子里,而且,小姐你不知道吧,是亦梅小姐讓人護住了太老爺太夫人。」

    思思聽完立刻就頓住,示意讓她講清楚。

    「那日外邊下雨,三小姐和楚王殿下外出辦事的,外頭路不方便,回府回的很晚,一進來就瞧見不對勁了,還趕不及去就小姐你,三小姐於是想到了小姐的外祖父祖母,知道他們要是出事了小姐肯定要傷心自責的,便趕忙讓楚王殿下去救人,後來又提醒陳王殿下府里有密室,殿下這才找到的我們,殿下來的時候可急了,據說是在老爺的房內拿地圖的時候碰到機關了,躲了過去,但還是傷到了手,把門撞開進來的時候,滿手的血,把我們都給嚇到了。」小采是話癆里的話癆。

    她把該說的都說了,思思就都明白了,她現在心裡非常感謝亦梅,也感謝救了自己的楚夜玹,這不是情義不情義的問題,他們沒那個義務,但還是幫了她,救了她。

    「待會去完酒樓和周府,我去見一下外祖父母他們,再去找一下亦梅,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謝她。」

    思思心裡覺得暖暖的,她和亦梅相處中或多或少她們二人都是有小摩擦的,但危難關頭,她們都是真心為彼此。

    這是姐妹。

    吃過飯思思就按照楚夜玹說的,帶著他給的侍衛出門了,先去了酒樓看一看,見一切都還挺好,便放心些。

    「小姐,你還是要到京城名流圈裡多跑跑,推薦他們日後來我們這裡用飯,上面三層樓的消費可高了,只能指望這些人的。」趙青趁著休息,跑來找思思說道。

    思思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這不是急事,她打算過一個月再說這事。

    「對了,小姐,你和殿下的婚期定在了什麼時候,可千萬要注意點,要錯開來,您可別忘了,您還有家酒樓。」趙青有些害怕思思這麼快嫁了人,對於酒樓的事會怠慢起來。

    這他大可以放心,思思昨日就和楚夜玹算清了一年的租金,她認為關係再好,這種便宜都不能沾,於是一下子給出了不少錢。

    楚夜玹的意思其實是,這樓現在就算送給思思都沒有事,但是思思不肯,酒樓的每一分錢都是她出,她才是絕對的老闆,楚夜玹幫她幫的夠多了,錢絕對不能不給。

    於是楚夜玹也沒有客氣,是的,沒有客氣,算完錢,思思就發誓要好好努力工作,趕緊把錢賺回來。

    至於租金是多少,沒有辦法透露,一說出來就讓人心疼,畢竟地方這麼大呢。

    「你給我放一百個心,我別說是成親了,就算我是生小孩,我都不會耽擱酒樓一點事情,還有,我看你這麼忙,我聘的管家呢?去哪了?」思思坐下來喝幾口茶,就發現不見管家人影。

    她那日招人,聘了一個中年,看起來挺和藹的大叔當管家,在思思不在的時候管酒樓,管錢,思思從來檢查到現在都沒看見人。

    「不知道,你們去找一找吧,我要去忙活了,我感覺我聞到菜糊了的味道了,也不知道是哪個小兔崽子把東西又燒糊了。」趙青聞到味就不高興,那毛巾擦擦汗就連忙趕回了廚房。

    「我們次次來,次次糊,這酒樓過幾個月之後還能開嗎?」藍花也聞到味了,看向思思。

    「當然能了,不過,看樣子,趙青一個大廚還不夠,還得從哪再多要些人來,學徒畢竟是學徒,打打雜也就行了,可憐那日招人,優秀的廚子我一個也沒見著。」思思嘆了口氣,無奈的搖搖頭。

    「對了,去找一找管家,讓他趕緊的繼續帶著人修樓啊,那窗帘,我上次來沒裝好,現在也還沒裝好。」思思指了指窗戶,她覺得現在的效率太差了。

    幾個小姑娘出去找,不一會,卻見管家神色匆匆的回來了,手裡拿著個東西,看見思思,立馬呆住,隨後喊道,「老闆,您今日怎麼…」

    思思的真實身份整個酒樓只有趙青真的知道,其餘的人都只曉得他們老闆是一個叫思思的女富豪。

    畢竟他們沒有機會去宰相府看宰相家的小姐長什麼樣。

    「去哪裡了?拿著什麼東西呢?」思思見他有鬼,站起來走過去問他。

    管家擦了擦臉上的汗,把東西交出去,思思拿過來看了,是剛做好的玉扣紙包炸雞,還熱乎著。

    這是思思的酒樓里下面三層的特色之一,是思思最驕傲的東西,因為這是她一開始提出的想法,根據古法製作出來的東西。

    只是管家是從外面回來的。

    「你把酒樓里的東西帶出去了?」思思指著那紙包炸雞,問管家道。

    「不,老闆,我正要同你說這件事,我是在外面買到的,在章風酒樓,我嘗了一個,和我們后廚的一模一樣,就買了些帶回來。」管家又擦了擦汗。

    思思站在那裡,看著那紙包炸雞,隨後打開裹住雞肉的紙,撕下一塊吃了。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看來是要罰的錢不夠,還是混進害群之馬了,踩到我頭上來。」思思將雞重新用紙包起來,擲在桌上。

    這是有人泄露了東西,出了叛徒。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