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祝趙總愛情事業都順利

作品:《爹地,媽咪又把你拉黑了!

    第一百七十四章:祝趙總愛情事業都順利「只是不熟?可我看寧小姐的反應好像不是這樣,這件事情傳的沸沸揚揚,海外都知道了。人人都說這個盛世娛樂的趙總是為了追求寧小姐才會對賭。不過寧小姐看上去確實有這樣的魅力。」

    王沉木說這話的時候,帶著特別的腔調,每一個字都說的字正腔圓,顯然是在海外呆久了的緣故,目光更是緊緊盯著寧暖上下打量。

    寧暖並不喜歡這樣被別人審視的目光,她偏過頭,聲音還是一貫的冷:「那我覺得王先生是誤會了。」

    「是不是誤會,以後自然會見分曉。寧小姐不必急著反駁,這樣只會顯得心虛,懂么?」王沉木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故意拖長尾音。

    目光也是玩味的看向寧暖。

    寧暖皺眉:「我沒什麼心虛的,像趙總的優秀男人我是配不上的。」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腦海之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閃過五年前的畫面,再一次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她不自覺的捏緊拳頭,最終還是鬆開。

    為什麼!

    這個趙霆深為什麼總是在她快要有一點動搖的時候,狠狠的擊碎她的心。

    又一次!而且是一模一樣!

    她只覺得腦袋裡恍恍惚惚,好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王沉木瞥了一眼寧暖,隨即直接拿起寧暖的手,捏著高腳杯朝著趙霆深那一桌走過去。

    寧暖直接甩開,王沉木手快的一把捏住她的手臂,不讓她有往回走的機會。他微微低下頭,用著獨特的口音一字一頓開口:「都是合作夥伴,不如帶我認識一下,畢竟以後我也是海內公司的總經理。」

    寧暖強忍,擠出一抹微笑。

    「這位就是寧小姐吧?」兩個人走過去,趙霆深正切著牛排,倒是坐在他對面的女人率先開口。

    寧暖被人認出,面色更冷:「你好。」

    並不打算繼續開口。

    倒是王沉木顯得十分自來熟,直接沖著那個女人揚手:「你好,我是王沉木。是K集團海內公司的總經理。」

    女人也算得體,起身介紹:「我叫苗冰,是趙…」

    苗冰還沒有說完,王沉木已經率先打斷女人的話:「我知道你是趙總的朋友,不用多說,我懂,寧小姐也懂。」

    說完這話,王沉木沖著趙霆深伸出手,明顯語氣鄭重許多,不過還是帶著笑意:「趙總,你好。」

    趙霆深緩緩起身,那夾著刀子的目光閃過王沉木始終捏著寧暖手臂的左手,跟著他彎了一下唇角:「和我對賭的是這位寧小姐,我不關心你們K集團的總經理是誰。」

    「哇,這話說的。看來趙總對我敵意很大啊。這杯我敬趙總,寧暖你呢?」王沉木極其親昵的叫著寧暖的名字。

    這一聲叫喚直接讓趙霆深手上的青筋暴起。

    寧暖也是擠出一抹極其大方的微笑:「我也敬趙總,祝趙總愛情事業都順利。」

    這話說完,寧暖再是演不下去,她喝完杯中的紅酒,直接轉身走人。

    王沉木卻是沖著趙霆深挑眉:「那我也和寧暖一樣,祝你們早生貴子。」

    回到餐桌上的寧暖,收斂了一下思緒,跟著起身沖著在場的其他同事揚聲:「我吃的差不多了,你們繼續。」

    跟著直接大步離開,不過剛剛走到門口,王沉木就追了上來。

    他張開手,攔住寧暖:「這就生氣了?」

    「王總,現在是休息時間。我沒有必須繼續在這裡和你玩這種無聊幼稚的遊戲。」寧暖抬起眼,看了一眼眼前的王沉木。

    這個男人怎麼和趙霆深一樣臉皮厚?

    總公司分配總經理過來,就是為了給她添堵的?

    她現在非常有理由這麼懷疑。

    王沉木打了個響指,指了一輛黑色越野:「我送你。」

    「不必,我很近。」寧暖冷著一張臉的嚴詞拒絕。

    王沉木笑的更加歡快:「你是因為剛才我把你叫過來面對趙霆深的其他女人感到不開心?」

    「請王總慎言。」寧暖無奈。

    王沉木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那就請你上車,我送你回家。」

    「好,多謝。」寧暖實在不想把精力時間浪費在這種事情身上,而且她想要早一點回去看到寧天。

    王沉木「得逞」,臉上的招牌笑容更加深。

    一路上,王沉木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還是一貫的玩笑的語氣。

    寧暖並不想多加理會,她的腦海之中始終回蕩著趙霆深和那個女人並肩走著的畫面。

    越想心裡越恨。

    很快被王沉木察覺到了寧暖的這種奇怪情緒,他輕笑著安慰:「其實像趙霆深這種男人,有女人喜歡很正常,但起碼他看上去還是很在乎你的。」

    「我聽不懂王總在說什麼。」寧暖索性裝糊塗,這個時候她真是想要找個耳塞戴起來。

    王沉木只是輕呵呵的笑了一聲:「你可以繼續裝糊塗,但是我想你還不知道吧,我在海外是進修心理學。所以你的心思我看的很透徹,你不必在我面前故作堅強。畢竟大家以後都是合作夥伴,這點信任還是可以有的。」

    「故作堅強?為什麼要故作?和我本就沒有關係的事情。」寧暖神情嚴肅,語氣淡漠,根本聽不出一絲悲喜。

    不過王沉木始終是保持著笑容,他的語氣輕佻中帶著一抹撩人。

    「其實不光是我看得出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不管趙霆深是真心還是假意,他都對你感興趣。」

    這話說的寧暖心中一滯,感興趣?

    真心假意,隨即她將這種念頭掐滅,真心或者假意重要嗎?

    現在最重要的是,贏趙霆深!這一次她絕對不能輸!

    ……

    而那邊的餐廳,趙霆深也沒有追上去,而是從容的坐著,對面的苗冰倒是笑著調侃道:「人家看著可是很生氣,你不追出去解釋清楚,恐怕就要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現在重要的是,你答應我的事情。」趙霆深深邃的眸子緊緊盯著苗冰。

    苗冰喲了一聲:「真是想不到啊,你趙總也有求我的一天。」

    「不答應我找別人,別說這些多餘的廢話。」趙霆深顯然心情不太好。

    苗冰眉梢都是笑意,那是,能心情好嗎?她笑著點頭:「是是是,你趙總吩咐,我哪裡敢不從啊。不過她剛才已經見過我了,你確定之後她不會懷疑?要不然你直接告訴她不就好了,用得著這麼墨跡嗎?」

    「說不定還能讓她小小感動一下。」苗冰挑眉。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