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兩千三百四十九章這就是真麵目(1 / 2)

作品:《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又名:王婿、醫婿)

第兩千三百四十九章這就是真麵目

沒有活捉鍾十八,讓洛非花生出一絲遺憾。

不然捏著鍾十八,不僅能讓老太君和孫家對自己刮目相看,還能讓死去的弟弟有一個陪葬品。

隻可惜兒子不中用,一頓火箭彈亂轟,把鍾十八炸成殘肢斷臂。

隻是洛非花再怎麼鬱悶都好,畢竟是葉禁城乾的,她也隻能忍耐下來。

而且手裡有葉天日這個老K,洛非花最終決定不再糾結鍾十八一事。

隨後,她就催促葉凡打電話叫人過來,把葉天日和葉禁城帶走。

葉凡十分順從地打出了電話。

沒有多久,衛紅朝就帶著人出現。

在重兵押解葉天日前去葉家老宅之餘,衛紅朝也一把火燒掉了現場。

洛家高手的屍體頃刻變成了一堆廢渣。

現場也變得一片模糊。

淩晨五點,天還沒亮,葉家老宅氣氛凝重。

整個宅子不僅燈火通明,還戒備森嚴。

秦無忌等七王、葉天旭、師子妃神色匆匆趕赴了過來。

他們各自坐在議事廳相應的位置等待老太君出現。

不過趙明月和林解衣沒有出現,

孫流芳和柳嫂也沒有被邀請。

秦無忌他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看到渾身是血的葉凡和洛非花都微微吃驚。

他們以為眾所周知的兩大冤家私底下血戰一場。

隻是他們的猜測很快中斷,因為他們發現兩人身邊還躺著一個黑衣人。

黑衣人戴著麵具躺在擔架上,也是渾身是血,四肢無法掙紮,但氣質和身形看著有些熟悉。

「葉凡,洛非花,大半夜的把我們叫醒叫來,究竟有什麼大事?」

就在秦無忌他們打量著黑衣人時,葉老太君帶著殘劍他們從後院走了出來。

雖然是大半夜,但葉老太太依然穿戴整齊,頭髮也梳的筆直,給人精神抖擻之感。

她馬上向葉凡和洛非花喝道:「抓到鍾十八還是找到葉小鷹了?」

「老太君。」

在洛非花的眼色之下,葉凡咳嗽一聲上前:

「這麼晚打擾大家,是葉凡有三件大事要彙報。」

「第一件事,鍾十八已經被葉禁城亂炮轟死,屍骨無存成了螳螂山肥料。」

「第二件事,葉小鷹還沒有找到,但鍾十八死了,相信他很快就能搜尋回來!」

葉凡把功勞給了洛非花:「第三件事,在大伯娘的謀劃之下,我出其不意拿下了老K。」

「今晚算得上五喜臨門。」

沒等秦無忌和師子妃他們生出驚訝,洛非花也笑著符合一句:

「錢詩音母子的兇手伏法,我的清白得到恢復,小鷹即將回歸,天旭的汙衊洗清了。」

「老K也被我們揪出來了。」

「以後葉家和葉堂就有太平日子過了,再也不用擔心被老K背後捅刀子了。」

洛非花意氣風發,她相信,這一戰,自己在寶城地位一定會水漲船高。

「什麼?鍾十八死了?」

「復仇者聯盟的老K拿下了?」

「前幾天不是還沒有眉目嗎,怎麼一下子全部解決了?」

「這個地上躺著的黑衣人就是老K?這怎麼證明他身份啊?」

「以葉凡的行事作風,他不可能隨便抓一個人替代,這個黑衣人必定是老K。」

「他戴著麵具,也不知道下麵是怎樣一副麵目?」

洛非花和葉凡的話音落下,議事廳眾人頓時嘩然一片,看著黑衣人議論紛紛起來。

正在喝著茶水的葉老太君也是一愣,隨後恢復平靜放下了茶杯。

她冷眼盯著葉凡和洛非花開口:「你們不是鬥死鬥活的嗎,現在都聯手緝兇了?」

不少人也都瞄向了兩人,對葉凡和洛非花聯手,都感覺有些怪怪的。

要知道前幾次兩人見麵都是火星撞地球。

「大伯娘感化了我,她說一家人,磕磕碰碰可以,但有外敵的時候,必須一致對外。」

葉凡硬著頭皮接過話題:「我被大伯娘感動了,所以就跟她化乾戈為玉帛了。」

「葉凡在慈航齋大火救過我,還全力為我洗清錢詩音母子的汙衊。」

洛非花忍住掐葉凡的衝動:「我揪著過往斤斤計較,就太不是東西了。」

「嗯,不錯,有點葉家媳婦的大度風範。」

葉老太君很是喜歡一致對外的調子,對葉凡和洛非花行徑很是滿意。

隨後她抬頭望向了地上的黑衣人:「這個就是老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