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23章終章(大結局)(2 / 2)

作品:《極品豪婿

所有人都驚呆了,白虎竟然敢率先動手,其餘幾位教祖見狀,也是對視一眼,默契的朝著鼎口上方的那人殺去。

縱然是人皇回歸又如何?

他們一方還有一個絕強者沒有出手呢!

「轟!」

他的身體發光,璀璨奪目,一剎那而已,就連那滿頭黑髮,都快被染成了淡金色,整個人氣息暴漲。

「吼……」

白虎嘶吼。

咚的一聲,鼎上方的那個人直接揮拳,神威蓋世,永恆無敵,一拳打向白虎的爪子。

嘭!

混沌迸濺,白虎爪子斷裂,鮮血揮灑星空,下方很多在外域的修士來不及躲避,直接被白虎的鮮血砸死。

這麼強?

這種變故讓下方的交手的外域教祖臉色都變了,心中擔憂。

此人到底是誰?來自哪裡?是哪個時代的人?難道是人皇飛升前留下的後手?

「要出手嗎?」

有人悄悄傳音給黃玄。

這人來歷不明,若是不同時出手,很難拿下此人。

這些教祖也從鼎上這人身上感受到了威脅,覺得有必要先下手為強。

現在他們雖然弄不清楚狀況,可若是有威脅,提前出手,總比被動接招要強。

不等他們出手,那個人踏鼎而行,緩緩降落在戰場中心。

這一刻,那景象是壯闊的,也是舉世無匹的。

一口鼎橫空,一個人踏在上麵,俯視天下,絕世無雙,身子修長挺拔,漫天黑髮披散,瞳孔深邃,英氣蓋世,彷彿主宰世間。

外域,千百萬大軍,如臨大敵。

原本他們都要破開陣法,一舉覆滅東天域,現在卻出現了這麼強大的一個生靈。

「你是何人?」

說話的是黃玄,唯有他才能代表此處的教祖說話。

「我怎麼覺得那人有點像你爹?」

遠處一艘戰艦之上,林擎蒼小聲對林芊洛說道。

「怎麼可能?」

林芊洛搖頭道,「就算我爹如你們所說的那麼天資無雙,百年時間,能踏入虛道境就已經頂天了。」

林芊洛在八歲之後就沒有見過林隱,雖然隱隱覺得那人背影有些熟悉,但卻不敢相信。

「也是。」

林擎蒼點頭,確實在百年時間走到這一步,是不可能的事。

「滾出東天域。」

鼎上那人緩緩說道。

外域教祖臉色都變了,此人果然是為了東天域而來。

「果然,人皇還留下了後手。」

轟!

外域方向出現一輛戰車,那輛戰車發光,混沌氣洶湧。

一剎那,整片世界都被照亮了。

一個人形生靈站在戰車之上,一隻手持著一桿黃金古矛。

那桿長矛太刺目了,黃金光澤照耀古今未來,彷彿萬世歸一,永恆常在。

「古祖!」

外域教祖紛紛頷首,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

就連黃玄也不得不微微低頭,以示尊敬。

「又聞到了那個人的血脈,真是令人厭惡的味道啊!」外域古祖冷冷說道,「當初我踏遍星域,將那人的後人斬殺殆盡,沒想到竟然還有漏網之魚。」

「竟然是你做的!」

映師怒喝。

人皇後裔之中有幾人是他都看好的,身負人皇血脈,至少能修行到遁一境,甚至有一位後人,資質不輸人皇,問鼎至尊境也不是不可能,卻神秘失蹤,竟然是此人做的。

古祖的眼神都沒有停在映師身上,隻是冷冷道:「這個時代,我就是無敵的,今日擋我者死!」

「哈哈哈!」

鼎上那個人笑了,「誰在稱無敵,哪個敢言不敗?一個連魔祖都不敢麵對的人,也敢自稱不敗?」

「殺了他!」

「竟然敢辱我族古祖!」

域外修士大喝,紛紛騰空,就要出手,在他們眼中古祖便是天上地下最強的人。

轟!

鼎上人望向外域方向,如同天崩地裂一般,長空龜裂,星辰破碎。

「啊……」

一群人大叫,當即爆成一團血霧,有的人被目光斬成兩截,場麵十分可怕。

轟!

古祖出手了。

黃金古矛輕輕一劃,隔斷長空,阻擋這一切。

「這麼多年過去了,人皇血脈竟然又出了一個至尊?」古祖開口,語氣平緩,到現在為止,他都不曾將鼎上人放在眼中。

唯有金天鵬與映師兩人臉上出現大喜之色。

在場的人之中隻有他們兩人知道鼎上人是林隱,他們沒有想到林隱竟然真的踏入了至尊之境,他們本來也是趕鴨子上架,仙土之中的混沌泉,就算是全部被金天鵬吸收,也隻能踏入遁一境巔峰,實力與黃玄相當,現在林隱竟然踏入了至尊境,。

隻是那外域的古祖也是踏入了至尊境,此次的勝負就在兩人身上了。

咚!

人皇鼎飛出,直接撞將黃金古矛撞斜,擊在外域古祖的肩頭,讓他步履踉蹌,腳掌踏破虛空,急速後退。

並且他的嘴角出現一縷殷紅色,同為至尊境的猛烈一擊,而且還是以前人皇的武器,誰能承受?

外域古祖隻是流出一縷血而已,這是極致強橫的體現,這個級數的一擊,動輒就是破碎星空,橫斷宇宙。

可以說,這是無量神能!

但外域古祖竟然硬抗下來!

一群人正酣,星空之中自老人皇消失,已經百萬年沒有見到至尊境的強者了,今日竟然出現了兩位,而且外域古祖竟然負傷,這是天大的事件,好比天塌地陷般。

後方,外域眾多生靈哀嚎,他們的古祖,不敗戰神,居然在這裡受傷了,這讓人難以接受。

人皇鼎與林隱結合在一起殺上前去。

「怎麼會如此?」

外域方向,一些人開始擔心了。為古祖而驚,為他擔憂,同時還有無盡的疑問。

若是東天域一直有如此強者隱藏,何必在藍星之上布置下至尊陣法,直到現在陣法被削弱,這強者才出現。

外域的古祖皺眉,麵對手持人皇鼎的林隱,他有些吃力,哪怕他晉陞了至尊境,麵對同為至尊境的強者,也有些被動。

而且他手中的古矛,不如人皇鼎。

轟!

外域古祖爆發了,左手間垂涎出現一枚盾牌,上麵帶著絲絲青銅銹,擋住迎麵撞來的人皇鼎,右手黃金古矛刺出,金光無量。

他展開了淩厲的反擊,左手持盾,右手持矛,神威驚世!

「我好不容易熬走了人皇,俯視萬古,今日無論你是誰,也不能阻我!」

古祖大吼,聲動天地。

咚!

人皇鼎砸在古矛之上,砸開了古祖的長矛,並撞擊在那青銅盾上,直接將古祖砸飛出去。

將古祖砸飛數萬公裡,將他打的嘴裡噴出一口血。

林隱得勢不饒人,猛烈出手。

這一刻,古祖陷入險境,發生危機。

古祖施展通天秘法,與林隱對抗。

外域古祖負傷,連連吐出鮮血,讓他癲狂。

自成名開始,他何時被如此對待過,就算是以前與人皇爭鋒,也沒有吃這麼大的虧。

咚!

人皇鼎再次擊在古祖的背後,讓他大口咳血,這一擊真的太重了,就那麼從後方直直撞在古祖的身上,伴著大道的鎮壓,古祖身體搖動,再次咳血。

古祖眼神冷漠,猛力一震,挺直腰背,將人皇鼎擊退,他氣息淩厲,如同一個蓋世魔王。

「你身上有那個人的氣息!」

古祖望著林隱冷冷說道。

他的話語冰寒,並不像受了重傷的人,還是那麼的鎮定。

「不錯,我是他的傳人,也是因為他的饋贈,才能踏入至尊境!」

林隱沒有隱瞞,淡淡說道。

若非那滴血之中蘊含了老人皇對道的領悟,還有畢生的修為,他現在不可能壓製外域古祖。

這一戰讓人神馳目眩,諸多生靈都內心震撼,戰戰兢兢,這個場麵太可怕了,外域的古祖竟然被壓製了。

咚!

林隱再次將人皇鼎丟出。

「開!」

外域古祖大叫,左手持著盾牌,如同一麵大山向外推來,想要崩開襲來的人皇鼎,手中的黃金長矛則是朝著林隱刺去。

當!

這種力量太強大了,震散了虛空中蔓延的許多大道紋路,讓星空大爆炸。

並且,古祖雙手上血淋淋,那是從指頭縫中流淌出來的,因為他遭遇了巨震,人皇鼎太強悍了。

最可怕的是,林隱人隨鼎動,與他貼身肉搏。

「納命來吧!」

林隱冷冷說道。

戰到現在,他也負傷了。

但外域古祖的傷勢更重,有幾處能看見森森白骨,傷到了本源。

「斬!」

遠處,林隱發出一聲大喝,周身散發出熾盛的光芒,整個人化作一柄絕世天劍,一劍向前斬出,哧的一聲,切開虛空,並且斬掉在了外域古祖的身上。

崩!

外域古祖的身形崩開,就此消失不見。

這片星空爆碎,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血雨在天空飄灑,讓這裡無比淒艷。

可以看見,附近沒有了群星,早已被眾人交手的餘波震碎,星骸很多,沖向四麵八方。

「古祖死了?」

外域諸多強者不敢置信,這可是他們外域共尊的強者,能與人皇爭鋒的人,現在卻死在了人皇的傳人手中。

這讓他們不能接受。

但更多的人想到的是,他們該怎麼辦?眼前這個斬殺古祖的強者會放過他們嗎?

「我們該怎麼辦?」

「撤退吧。」

一些遁一境的教祖心中已經打起了退堂鼓,但礙於眼前這個至尊境的強者,不敢妄動。

「虛道境之上的該殺!」

林隱嘴中緩緩吐出幾個字。

外域數十個虛道境十幾個教祖心中一緊,幾個對自己速度有底氣的教祖甚至連招呼都沒打一個,就直接朝著遠處逃去。

「跑的掉嗎?」

林隱一拍人皇鼎,輕喝一聲:

「死!」

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人皇鼎化作一道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化作一道金虹,剎那間衝出虛空。

幾乎同一時刻,外域虛道境遁一境強者在宗門的命燈全部熄滅!

林隱轉頭望著林芊洛,臉上露出淡笑道:

「芊落,我回來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