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323章終章(大結局)(1 / 2)

作品:《極品豪婿

第1323章終章(大結局)

「今日,取你性命!」

黃玄冷冷說道。

他的周圍一片混沌,根本看不清樣子,隻有一隻手探出,托著一顆巨大的星球!

黃玄無匹,戰力震古爍今,就這樣托著那顆星球,他指掌發光,一步踏出便越過了天邊的陣法,

東天域一方,所有人都從頭涼到腳。

「黃玄教祖!」

外域千百萬大軍發出大吼聲,天地都在顫慄,星空都在劇烈搖動。

陣法這邊的大軍讓出一條道路,為黃玄讓道。

「我們該怎麼辦,那邊可是有著近二十位道祖啊!」

「還有數十位虛道境的老祖!」

「難道我東天域註定要覆滅嗎?」

東天域一方氣氛低迷,不是他們沒有血性,而是實力實在相差太大了,而且他們清楚,此次戰爭的關鍵點不在他們身上,而是在於雙方的教祖級強者身上。

此時,一切都似乎沒有用了,實力的差距擺在那,外域無數強者虎視眈眈,而他們一方教祖級別的強者隻有十人,虛道境的強者也隻有十幾人,根本不是外域的對手,根本沒有辦法狙擊。

這讓人絕望,是絕望之局!

「該我們出手了,既然他們選擇動手,我等就算是死,也要拉下幾個墊背的。」東天域一方有人大吼。

隻是他們不是虛道境,也不是一方教祖,能靠近對方的弱一點的人嗎?

有心殺敵,卻無力!

「我不想被後世之人說是懦夫,哪怕戰死,我也要以我血鑒青天,明我誌!」一些神王大喝。

他們能修鍊到神王境,也都是一方天才,有著自己的傲氣,不想窩囊死去。

東天域一方,低迷的氣氛被引爆了,今日,最大不過一死!

「殺過去!」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情緒被引爆,所有人都不再低迷,戰意高漲、

就在此時,擺渡人開口了,「還輪不到你們,等我們這些老傢夥戰死了你們再上。」

說完,擺渡人緩緩朝著黃玄走去。

「老師,此人是誰?」

一名東天域的虛道境強者低聲問道,他已經活了二十萬年,但卻一次都沒有見到過擺渡人。

「映師。」

一名發須皆白的老者低聲嘆道,「映師乃是百萬年前的頂尖強者,人皇的師尊。百萬年前人皇與諸多先賢與魔祖一戰,魔祖被斬殺,映師等強者也是受了重傷。」

「之後外域的人趁機入侵,映師那一批強者死傷殆盡,而外域也是遭受了重創。」

「隻是百萬年過去,我們東天域早就沒有外域強大了!」

眾人心中一凜。

他們沒想到擺渡人的來頭這麼大,竟然是人皇之師,東天域一方有兩位遁一境強者的臉色都變了,他們都不知道映蒼穹的身份。

「映師的狀態很不對,根本沒有巔峰時期的戰力,他對戰黃玄,多半要吃虧。」發須皆白的老者擔憂道。

他是經歷過百萬年前的戰鬥的,當時他隻是一位神王,僥倖活了下來,知道映師受了多重的傷,現在他都已經是遁一境中期的教祖了,能看出映師的狀態不對。

他沖了過去,他不放心,映師在百萬年前確實不懼黃玄,甚至比黃玄還要更強,但現在怕是不是黃玄的對手、。

「無妨。」

映師也認出了老者,淡淡說道:「我活了這麼多年,還是有著一些底牌的,現在得將外域的人呢打痛,若是等那個人出手,什麼都晚了。」

擺渡人神情淡然,心中早已有了決斷。

黃玄雖然是外域頂尖教祖,但和外域那一位還是有些差距的,那位年輕之時,可是能與人皇交鋒的,現在已經不知道走到了哪一步。

擺渡人一步踏出,直接朝著黃玄撲去。

「就憑你,也配讓我家老祖出手?」

外域一方一位年輕的教祖冷冷出聲,他是黃玄的弟子,也已經踏入遁一境近十年了。

「退下,我給他掙紮的機會!」

黃玄淡淡說道。

東天域一方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緊張、不安、壓抑,各大勢力的強者都在等待,心臟跳動的厲害,都希望這位前輩,能將對方的頂尖強者斬殺。

就等那一剎那!

所有人都希望可以起效果,能夠扭轉戰局。

轟隆!

在映師踏入戰場中心的時候,黃玄動了。

他不可能讓映師蓄勢完成,畢竟映師也是百萬年前最頂尖的強者,就算一眼能看出他的身體出了問題,但他不得不防映師有其他的手段。

黃玄手持一塊略有殘破的太極圖,直接朝著映師蓋了下來。

太極圖看上去破破爛爛,光芒也十分黯淡,但周圍的教祖級的強者都麵色凝重,這太極圖可是外域的一件至寶,一位虛道巔峰的強者手持太極圖,可以鎮殺一位教祖。

「映師……」

就連金天鵬也是臉色凝重,他知道映師的狀態不好,或許這一戰就要成為映師的最後一戰了,

就在太極圖蓋下的瞬間。

映師手中出現一塊石碑,那麵石碑漆黑如墨,帶著血跡,瞬息之間放大,石碑之上所有的符號發光,壓蓋世間,釋放仙道規則力量。

「鎮魔碑!」

黃玄驚呼出聲,急忙召回太極圖護住自身。

這是鎮壓魔祖的石碑,乃是人皇親自煉製的法寶,隻要祭出,連遁一境巔峰的強者都可以鎮殺。

轟隆!

鎮魔碑發光,鎮壓而下。

太極圖發光,紋路交織而出,斬中那麵石碑。

哢嚓!

帶著血的鎮魔碑之上出現數道裂痕,而太極圖也是四分五裂,崩開了,從戰場中心墜落在地,根本就沒有辦法臨近。

噗!

黃玄口中吐出一大口鮮血,但終究還是穩住了身形。

「原來你的底氣就是鎮魔碑,可惜鎮魔碑已經出現了裂縫,威力大不如前,根本對付不了我了。」黃玄平靜搖頭,「映師,看來你的實力還沒有恢復,曾經的你除了人皇誰都沒有放在眼中,現在竟然要藉助一麵石碑,才敢對我出手。」

黃玄冷冷注視著東天域的人,「如今鎮魔碑已裂,東天域何人可以傷我?」

映師的臉色也不好看,現在的他隻能發揮出巔峰時期六成力量,若是巔峰時期的他使用鎮魔碑,可以輕易重傷黃玄。

現在黃玄雖然也受了傷,但傷的並不重,並不影響他繼續戰鬥。

「一群愚昧的人,弱小的東天域,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外域有著教祖級別的一頭數十萬丈高的白虎冷笑道。

「映師,我來對付黃玄吧。」金天鵬輕聲說道。

他在混沌之中得到機緣晉陞了遁一境後期,乃是東天域一方最強的三人之一了。

「我來吧!」

一位老者走出,他年歲太大了,身上滿是塵土,足有幾寸厚,像是被塵封過一段歲月。

見到這個老者,就連映師都帶著絲絲尊敬,

這是東天域年紀最大的教祖了,比映師的年紀還要大,氣血已枯,若不是自我封印,早就要坐化了。

「曾祖。」一位東天域的教祖心中悲慟。

「我身上有最後一張牌,是我當初厚著臉皮找人皇討要的,本想護我們一族安全的,現在卻派上用場了。」

老者從懷中拿出一個殘破的陣盤。

「殺!」

那滿身都是塵土的老人大吼著,祭出殘破的陣盤,伴隨著海量的陣棋,還有陣台,從東天域的陣營之中沖了出去。

「嗯?」

外域那頭白虎,感覺渾身虎毛倒豎,感覺到了危險。

「至尊殺陣?」

一位教祖輕咦道。

「不錯。」

映師點了點頭,他曾經在人皇的藏寶庫見到過著這個陣盤,但隨著人皇飛升,他將很多東西都分發出去了,但卻沒有見到那個陣盤,沒想到竟然在老者的身上。

老者盤坐在陣盤之上,催動精血想要鎮殺黃玄。

「殘缺的殺陣而已!」

黃玄冷哼一聲,一指點在了虛空中。、

緊接著,這裡發生了大爆炸!

轟隆隆!

天地崩碎,血染長空。

所有陣台,旗幟都解體,東天域年歲最大的教祖也是一聲長嘆,在殘缺陣盤上化成光雨,直接身死道消,痕跡皆滅。

「螻蟻,死的好!」

白虎冷笑。

東天域一方的人絕望。

「噗!」

黃玄再次吐出一口鮮血來,顯然此次給他帶來的傷勢不輕。

他帶著無敵之勢而來,沒想到剛出手就讓他受傷兩次,今日他的麵子算是全沒了。

「擊破壁障,將這群螻蟻全殺了!」

白虎嘶吼。

外域近二十位教祖直接出手,東天域的陣法乃是人皇時期布下,為的就是防範外域的人出手,若是不將陣法破除,除了教祖級別的人,其他人根本進不去。

二十位教祖合力,爆發出萬古不朽之力。

想要破開壁障!

咚!

巨大的陣法顫抖了,被生生撕開了一道長長的縫隙。

「出手,不能讓他們完全撕裂法陣!」

擺渡人發出一聲大喝,直接出手。

其餘教祖也是紛紛出手,而外域也是分出十位教祖,迎了上來,而外域大軍已經開始從縫隙之中通過了,隻是縫隙很小,一次隻能十來人一起通過。

哧!

交戰的地方仙光澎湃,接著一道大河奔湧而出,交戰的力量太強大了,引發大道規則混亂,秩序不穩。

「撕裂了時空!」

這一刻觀戰的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那種力量太可怕了,造成天地秩序不穩,乾擾了萬物生存,時間長河都打出來了。

「待我撕裂這法陣,再來斬殺你們這群螻蟻。」白虎長笑。

天地戰慄,時間長河奔騰,讓白虎很快閉上了嘴巴,這個地方讓教祖級別的他也感受到了危險。

轟隆!

下一刻,恐怖的氣氛,沿著裂縫突兀的浮現。

一口鼎突兀的浮現,龐大無邊,一下子壓蓋了這片星域。

這太突然了,驚呆了每一個人?

這口鼎從哪裡來,其氣息太恐怖了,震動了天上地下。

「這是人皇鼎?」

有外遇教祖驚疑不定。

「難道人皇從仙界歸來?」有教祖喃喃道,。

若是人皇還在凡俗,他們勢必不敢對東天域出手。

「鼎上還有一個人!」

這一刻,有人大叫,看到了鼎口上方的景象。

那裡有一個人,身軀偉岸,背對眾人,一身青袍,站在那裡,如天帝臨塵一般!

什麼人?

便是撐著裂縫的十位教祖也是麵色大變,這口鼎和這個人是怎麼出現的,就連他們也不清楚,而且來人氣勢驚人,一看就不是簡單之輩。

難道真的是人皇從仙界歸來?

外域的人忍不住心中發顫。

「吼!」

一聲大吼從白虎口中傳出,諸天星鬥發光,數十萬丈大的身軀猛地動了,一隻大爪子,遮住了日月。

轟的一聲,它抓向鼎口上方的那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