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一章如同現實的夢

作品:《我是站在大明星身後的男人

    2060年5月6日。

    江南市。

    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這個時間正是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

    這來來往往的人群之中,有一個身高一米七八,身穿一身運動服,正在跑步的青年男子。

    男子跑著跑著,突然一輛電動車直奔他而來,瞬間將他撞到在地。

    在路晨倒地的瞬間,他的大腦一片空白,很快,他感到大腦一陣刺痛,腦海中突然多了不少的記憶,那些記憶就像是錄影帶一樣在他腦海中快速播放著。

    也許是見到自己撞到人了,電動車車主立刻把車子扶起來,然後騎著車子就跑路了,當路晨慢慢悠悠的站起來時,對方已經跑遠。

    看到電動車離去的背影,路晨心裡大罵一聲:我靠,什麼人啊!撞了人就跑的!

    罵歸罵,但對方已經跑了,他也無可奈何。

    路晨趕緊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看自己有沒有什麼地方受傷,發現只是腿上有點淤青后,他才放下心來,然後一拐一拐的回家了。

    回到家裡,他洗了個澡,便躺下睡覺。

    明天還要上班,他得好好休息,他得努力掙錢,然後娶老婆呢。

    然而,當路晨躺在床上的那一刻,他卻無論如何都睡不著。

    路晨有些不理解,怎麼今天自己這麼精神,要是換了以前,他肯定很容易就睡著了,畢竟剛才跑了步,有些疲憊。

    路晨心想,自己該不會是因為被電動車撞了,腦子撞出什麼毛病了吧。

    那這下可壞了,他可沒什麼錢來治病。

    正當路晨擔憂自己大腦是不是出什麼問題時,一股龐大的記憶再次湧入他的大腦,他頓時感覺大腦無比的疼痛,比先前還要痛一百倍。

    剎那間,他的臉上布滿了汗珠,背心也被汗水給浸透了。

    很快,他就因為承受不了這種劇烈的疼痛而暈倒在床上。

    在暈倒后,他並沒有完全失去意識,只不過他感受不到疼痛了,但他卻依舊像是在做夢一樣,看到自己處在一幅幅場景中。

    尤其是他發現自己做春夢了,而且夢到的對象還是天悅集團董事長的女兒。

    在夢中,一切都感覺的那麼真實,就好像他們真的是夫妻一樣。

    儘管這些夢他以前也做過,畢竟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他過去經常幻想著自己能夠和時音發生一些什麼,所以會做這種夢也是很正常的事,但不正常的是今天的夢太過於真實,沒有過去那種在夢裡的朦朧感。

    幾個小時后,路晨猛然清醒過來,直接從床上坐起來。

    起來以後,他用手摸了摸自己額頭,然後一看自己的手掌,上面全部是汗水。

    路晨喘了口氣,然後立刻去浴室,再次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做完這一切,他才回到床上,開始回憶剛才的那些夢。

    在夢裡面,他成為了一個無情的音樂創作機器,一天可以寫出幾十首歌,而且他不僅是大明星,還擁有數不清的財富,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居然和時音在一起了,天天和她做一些快樂的事。

    夢中是如此的真實,以至於他剛才都不想醒過來。

    想到這裡,路晨嘆了口氣,夢終究是夢,怎麼可能變成現實呢。

    就在這時,路晨突然想到了什麼,於是立刻從床上起來,然後來到自己的電腦面前,打開電腦,再迅速的打開音樂製作軟體,並且迅速的製作了一段曲子,然後點擊播放。

    製作過程非常短,只有幾分鐘,但是當他播放的時候,發現這個曲子非常好聽。

    路晨敲了敲自己腦袋,發現在自己大腦裡面,那些歌曲,曲譜,都非常的清楚,就好像是刻印在了他的大腦裡面一樣。

    路晨頓時感到無比的興奮,這麼一來,他是不是能夠把這些歌曲全部寫下來,然後再拿去錄製?

    在版權意識盛行的這個時代,這些歌曲說不定可以賺到不少錢。

    隨後,路晨便開始在電腦上面寫歌,將還停留在自己大腦裡面的那些歌曲,一首一首的記錄在電腦文件中。

    第二天。

    九點。

    路晨昨天晚上記錄那些歌曲花了太多的時間,熬夜熬到凌晨五點,後面實在熬不住躺床上睡著了,這一睡睡到九點還沒有醒來。

    路晨的上班時間是八點鐘,現在已經遲到了,他的鬧鐘早就響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他依舊沒有醒過來,睡的特別死。

    當他迷迷糊糊覺得自己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做時,他才驚醒過來,自己今天還要上班。

    醒來后的路晨立刻穿上衣服,連臉都沒有洗,直接就奔向工作的地方而去了。

    路晨走到公司門口后,為了不讓人發現他遲到了,他慢悠悠的往公司裡面走去,就好像是他剛才出來了,現在重新回到公司的一樣。

    路晨的這招的確沒有引起懷疑,好在他上班的地方不用打卡,不然他今天就麻煩了。

    進入公司后,路晨來到了工作的崗位,他工作的地方環境十分清幽,而他的工作也比較輕鬆清閑,也就是維護修理一下天音公司的各種樂器,當他進入樂坊時,他的另外幾個搭檔都趴在桌子前面打瞌睡,一副沒有精神的樣子。

    這份工作看起來雖然是混吃等死,但是這份工作的待遇卻特別好,工資也還不錯,有三萬五一個月。

    在江南市,三萬五一個月不說過得很瀟洒,但是最起碼能夠活下去。

    天音公司是天悅集團的董事長女兒開的,天音公司主要分為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天音傳媒,一個部分是天音樂器,目前路晨他們所在的地方是天音傳媒,天音傳媒簽約了很多藝人,這些藝人每天都需要練習各種樂器,而這些樂器的檢查和維修就靠著路晨他們幾個。

    看到他的幾個搭檔都在趴在睡覺,路晨咳嗽了一聲,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嘿,幹什麼呢,早上一來就摸魚。」

    聽到這話后,張岩起身看了一眼路晨,然後說道:「你小子裝什麼裝,上班遲到了吧,現在才來。」

    路晨笑了笑,然後問道:「嘿嘿,那個大小姐沒來吧?」

    路晨口中的大小姐,指的正是他們公司的美女董事長時音。

    時音大學畢業之後,沒有接管家裡的公司,因為她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她的哥哥很有本事,幫著父親把家裡的產業整理的井井有條。

    為了能夠盡量減少對家人的依賴,時音拿著父母給的一筆創業資金創建了天音公司,一開始她只是想要賣樂器,然後做出一個品牌來,但樂器的銷量並不是很高。

    後面時音又跑去搞經紀人公司,簽約了一些藝人後,她發現沒什麼資源,於是她又自己出錢拍戲,然後推流量明星,再通過這些流量明星賣東西。

    雖然在時音的父母眼裡時音所做的一切都是打發時間的,但是時音的天音公司在創建以後就再也沒有依靠過天悅集團。

    對於時音來說,只要公司能夠活下去,那就可以了,她也不期望可以賺多少錢。

    為了監督天音公司的那些藝人,不讓他們偷懶,時音幾乎一有空就會跑來突擊檢查,而且基本上都是早上。

    在檢查那些藝人的時候,時音也會來樂坊,也就是他們放樂器的地方看看那些樂器。

    在天音公司,不僅有藝人,還有一些樂隊,合唱團,他們的樂器也是放在樂坊的,樂坊的面積還不算小。

    在這裡工作,路晨他們天天都能夠看到明星,當然,大多數都是一些不怎麼火的三線藝人。

    不過對於路晨來說,那些明星沒什麼好看的,真正讓他感興趣的是被他們公司的人稱為大小姐的時音。

    一想到時音那曼妙的身材和絕美的容顏,路晨的心跳就會加快。

    路晨正處在一個血氣方剛的年紀,他對漂亮女人的嚮往,那是再正常不過的。

    當然,他也能夠看到差距,知道時音不會對他產生什麼興趣,在時音眼裡,他只是一個員工,僅此而已。

    在樂坊工作的幾個人,基本上都知道路晨對時音有非分之想,當路晨問起大小姐來的時候,趴在另外一張桌子睡覺的人抬起了頭,然後對路晨說道:「你就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別人大小姐怎麼可能看得上你這個窮屌絲。」

    說話的人是楊思思,他是樂坊最漂亮的女人,因為樂坊就她一個女人。

    路晨在剛入職天音公司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其實對楊思思抱有幻想,因為她的姿色一點兒不比天音公司那些女明星差。

    不過自從遇到時音之後,路晨就「移情別戀」了,而且楊思思這傢伙很拜金,也看不起他。

    儘管路晨知道時音也看不上他,但最起碼時音不會像楊思思那樣經常貶低他,主要原因還是因為他和時音沒有經常待在一起。

    聽到楊思思的話后,路晨反諷說道:「還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知道是誰總惦記著大小姐的哥哥那天能夠開著豪車來接她。」

    聽到兩人的對話后,趴在第三張桌子的男人抬起了頭,鄭永興睡眼惺忪的看了一下路晨,然後慵懶的說道:「半斤八兩,你們兩個都差不多。」

    楊思思不服氣的說道:「誰跟他差不多,差多了好吧,他要足夠優秀,足夠有錢,才能夠娶到像我這麼漂亮的女人,而我只需要足夠漂亮,就能夠加入豪門,明顯我的起點就比他高,而他長得再帥又有什麼用,別人還不是看不上他。」

    路晨聳了聳肩說道:「這麼說來,你承認我長得帥咯?」

    楊思思不屑的說道:「長得帥又不能當飯吃。」

    張岩此刻在一旁插話說道:「思思,你這話就說錯了,那些賣鴨子的待遇還是很不錯的。」

    楊思思繼續說道:「長得帥又不意味著很能幹,路晨這傢伙平時好吃懶做不鍛煉,他要是去干那一行,估計沒兩天就累死了。」

    聽到這話后,路晨就有些不服氣了。

    什麼叫做沒兩天就累死了。

    正當路晨打算說什麼時,鄭永興突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然後笑著對著門口說道:「大小姐,你來啦。」

    聽到這話后,楊思思和張岩也立刻站了起來,而路晨則扭頭看向門口。

    今天的時音身穿黑色的絲質褲襪,腳上一雙高跟鞋,衣服是絲質材料的黑色露肩百褶連衣裙,腰上的黑腰帶將她的芊芊細腰凸顯了出來。

    路晨認真仔細的打量了一眼時音。

    她的長發披散在腰上,肌膚白皙如同白瓷一般,瑤鼻不塌不挺恰到好處,長著一張瓜子臉,但下巴不至於太尖,一切都是剛剛好,美到令人血液沸騰,呼吸急促。

    在時音身邊的,還有一個身穿一套西服的女人,這個女人是時音的助理,名叫童歡。

    此時,見路晨一直盯著自己,時音皺了皺眉頭。

    每次她來樂坊,這傢伙都盯著自己看,就跟沒見過女人一樣。

    路晨是她親自面試招進來的,他也算是這個公司的一個老員工了,路晨在維修樂器方面有很高的天賦,而且他給樂器調音什麼的,也非常的快,他們公司的樂隊出去開演唱會,一般都會帶著路晨。

    雖然知道路晨這傢伙可能對自己有心思,但時音沒有過多的理會他,畢竟他們階級不同,不是一路人,路晨再怎麼看,也沒有用,即便她對路晨有一絲絲好感,但這種好感在階級面前也是可以忽略的。

    時音沒有理會路晨,而是開口問道:「新運過來的那幾台鋼琴調過音沒有?」

    鄭永興回答說道:「調試過了。」

    時音看了一眼路晨,然後淡淡的問道:「試彈的手感怎麼樣?」

    路晨很懂樂器,這裡的每一件樂器在進入樂坊之前,他都要試用一遍,如果他用著不順手,那些樂器就會被淘汰掉。

    聽到時音的問題,路晨笑著回答說道:「比你之前用的那台鋼琴的手感好很多。」

    聽到這裡后,時音說道:「那就好,這是我們天音公司新設計的一款鋼琴,我還擔心實用性不行。」

    說到這裡,時音對楊思思說道:「楊思思,你之前不是說你想成為一名藝人嗎,考慮的怎麼樣了,要是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升級一下合同。」

    聽到這話,楊思思微笑著回答說道:「謝謝大小姐的關心,不過我覺得我在樂坊待著也挺好的,還是不用了。」

    楊思思以前的確經常說想成為一個藝人,但是她待在天音公司這麼久了,也見過藝人們辛苦練習的場景,所以她心裡其實並不想成為藝人,她只是口頭上說說而已。

    天音公司的藝人待遇是整個娛樂圈數一數二的,但是他們也是最為辛苦的,不僅要會各種樂器,還要能夠唱歌演戲跳舞,每種都必須會。

    見楊思思拒絕了,路晨笑著說道:「大小姐,她不去,不如讓我去如何?我覺得我長得也挺帥的,肯定很適合做藝人。」

    時音打量了一眼路晨,然後猶豫的說道:「你……額……還是算了吧。」

    雖然路晨長得還算看得過去,但是這傢伙一身的痞氣,不符合他們需要的藝人氣質,路晨還是在後勤幫他們維護樂器比較合適。

    再加上她認為這傢伙對她有心思,她心裡便對他有種抵觸感,所以更加不可能讓他成為藝人。

    聽到時音的話后,張岩他們三個偷笑起來,路晨這傢伙還真敢想,一個樂器維護工,跑去當什麼藝人,別人楊思思最起碼還是電影學院畢業的,有一定的基礎,路晨這傢伙就一普通大學的畢業生,什麼基礎都沒有,時音怎麼也不可能要他去當藝人,他們公司又不是沒人了。

    時音這時走進樂坊,然後圍繞這些樂器檢查起來。

    作為一個公司的董事長,能夠親自到下面來檢查是非常少的,而且還是隔三差五的就來檢查。

    實際上時音就是沒事幹。

    她們公司有很多人才,公司的運營基本不需要她。

    最近連她自己都出道當明星了,只不過她這個明星當得有點兒水,基本沒什麼名氣,她唯一的名氣則是她是天悅集團董事長之女。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