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9章筆——光幕

作品:《靈元滅世

    這三天的報名時間當中,葉軒四人也有找時間出來溜達一下,看到的結果都是讓他們驚呆雙眼,每一次看到的,都是大排長龍的樣子,不管是在哪一邊。

    然而今天,三天的等待時間已經過去,怒焰法競場操辦的比賽,即將要開始,看這報名的人數,就能夠想象得到,接下來的比賽會是怎樣的精彩。

    「非常感謝大家前來參加我們怒焰法競場五年一度的比賽,相信大家對於往屆的比賽,都有著一定的了解,這次的比賽,獎品依舊很豐厚。」

    高台之上,有一黑衣人正在發言,以上便是他所說的,關於這次比賽的一些相關信息,都說怒焰法競場真正的主人,沒多少人見過真面目,想必應該就是這位黑衣人。

    「先和大家說一下,此次比賽的賽制,從頭到尾都將採取淘汰制,最後獲勝的法者,便是此次比賽的冠軍,而此次比賽也只設立前三名的獎項。」

    「第三名的獎品,將會得到一件精品中級的法器,可以根據自身屬性進行選擇。」此話一說出來,頓時就引來眾多嘩然,有相當一部分法者,是不曾擁有法器的,就是連看見,甚至都是一種奢望。

    但是在這怒焰法競場當中,卻只是第三名的獎品而已,那前兩名的獎品,豈不是更要掀起軒然大波?倒也不愧是怒焰法競場,其底蘊真不是尋常人能夠想象的。

    「第二名的獎品,將會獲得一瓶五品地級的靈藥,具體功效,可以選擇,但是數量只有十五枚,不接受多種功效的靈藥裝在同一瓶中。」

    這話說出來,倒是有一種令人想笑的衝動,這種想法,也就只有那些古靈精怪或者是想法清新脫俗的,才能夠想出來吧,而看怒焰法競場這邊的態度,似乎是吃過這樣的虧損。

    這第三第二名的獎品,都已經是這種程度的,那第一名的獎品,又會是怎樣的驚世駭俗呢,帶著這樣的想法,眾人的目光紛紛投向黑衣人,就是作為觀眾的普通人,也都是如此。

    他們雖然不是法者,但是生活在同一個世界,對於法者的情況,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了解的,就是上面的兩種獎品,對於他們來說,就是一輩子都不一定能夠看見的存在。

    感覺到眾人的目光,黑衣人這才說道,「看起來大家對第一名的獎品很是感興趣啊,既然如此,那就如大家所願,這第一名的獎品,則是一卷五品靈技,只此一卷,沒得選擇。」

    在品級上,倒是和靈藥在同一個層面,但是價值上而言,別說是一瓶,就算是十瓶,都無法比得上這卷靈技,靈技可不是法技、體技、外技所能夠比擬的,這可是作用在靈識上的。

    更何況,就葉軒等人目前所接觸到的靈技,都是屬於輔助類型,幫助靈識進行修鍊,但是靈技的類型,卻並不是只有這一種,就和法技等一樣,有著攻擊、防禦等多種類型。

    雖然在體技上,也有著神攻和神御的存在,但卻有著巨大的缺陷,更何況,肉身的修鍊也沒有那麼簡單,得到的體技也不為人所控制,但是靈技卻不一樣。

    若是攻擊類型的靈技,只要靈識足夠強大,就能夠一直釋放攻擊,沒有這麼多的限制,可以看到,現場的這些法者,一個個都是眼紅,絕對是被這第一名的獎品所刺激的。

    「看大家的樣子,似乎是等不及,想要快點將這三件獎品收入囊中,既然如此,這一次的比賽,現在便正式開始。」沒有多少的廢話,甚至沒有什麼準備,直接宣布比賽的開始。

    眾多的參賽選手聚集在一起,真是一股無法忽視的力量,光是這凝聚出來的氣息,便是大法導師在這裡,也會為之色變,看這樣子,怕是有著上千的人數。

    也不知道怒焰法競場這是怎麼操作的,只見每位參賽選手身上,都有著一縷和自身屬性相同顏色的氣息漂浮而上,這個時候,眾人才察覺到,上方有著一顆透明的圓球。

    這些氣息全部彙集在圓球上,眾人都在看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但是緊接著,令觀眾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圓球消失的同一時刻,所有參賽選手全都消失不見。

    若是在場的關重當中,看過此前一兩次的比賽,就會知道,這次的比賽,現在已經開始,天空中突然出現著多的光幕,提供給觀眾們對於比賽情況的觀看。

    不然的話,收了這麼多人的靈幣,若是連比賽情況都不知道的話,就算是怒焰法競場,也經不住這麼多人的聲討,而參賽人數眾多,怒焰法競場的這點場地,自然是不可能作為前期的賽場。

    兩兩為一組,分為若干組,在怒焰法競場設立的空間當中進行前期多輪的比賽,但是具體要進行多少次的淘汰,這就不是現在所需要考慮的事情。

    參加比賽的每個人,為的都是最後的勝利,更何況現在怒焰法競場還拋出這麼豐厚的獎品,遇到自己的敵人,自然沒有多少言語,直接動手。

    葉軒遭遇到的對手也是如此,而他自己,自然也是有著這樣的想法,但是,雖然不知道具體的人數,然而通過幾天以來的觀察,想要獲得這次比賽的前三,可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葉軒看向自己的對手,只一剎那的時間,葉軒便已經知道對方的姓名、境界和屬性,自然不可能是葉軒自己的手段,想必是和此前的那縷氣息有著密切的關係。

    能夠想到這個的,自然不會是葉軒一人,但是他們想的也都是正確的,怒焰法競場此舉,也是為了增加比賽的精彩程度,然而這些信息,唯有法者才能夠看得到。

    看著逐步接近的對手,葉軒卻是刻意拉開距離,他看得出來,對方或許也是一個擅長或者是樂意採用近身作戰的人,這一點和葉軒差不多。

    但是,葉軒是因為沒有掌握足夠的範圍型攻擊法技,這才選擇的近身作戰,而通過知曉對方的屬性之後,葉軒就知道,對方的近身作戰,必定是有著厲害的招數,這一點是葉軒不敢硬碰硬的原因。

    但是這樣一味地躲閃,也不是辦法,葉軒還沒有厲害到,只憑藉著躲閃就能夠將對手擊敗的那種程度,於是,葉軒便將暗印釋放出來。

    對手的攻擊頓時就被阻擋下來,但是,對方也是一個不容小瞧的對手,看見葉軒釋放出來的暗印,直接快速後退,愣是沒給葉軒尋找到一個出手的機會。

    但是,葉軒既然選擇出手,哪怕真的沒有什麼效果,葉軒也還是要嘗試一下的,於是乎,漫天的暗針出現在眼前,看到這數量龐大的暗針,觀眾們都是一陣頭皮發麻,倒吸冷氣的聲音不絕於耳。

    看到這樣的攻擊,對方的臉色也有些震撼,在他經歷過的戰鬥當中,那沒有哪一位對手的範圍型攻擊法技,能夠釋放出這種程度的攻擊。

    但是他又怎麼能夠想到,這本來就不是範圍型攻擊法技,而是葉軒憑藉著自身的魔力和靈識弄出來的,暗針本身也就只是一個單體攻擊法技,但是對手現在的反應,卻是在葉軒的意料之中。

    對方也不是一個只會是用蠻力的人,在葉軒的暗針浪潮到來之前,就直接築起防禦,兩人都是巔峰大法師境界,此時比拼的,就是魔力的消耗。

    但是,葉軒卻是有著把握,在比拼魔力的較量下,勝過對方,雖然兩人的法技並不需要消耗太多的魔力,然而葉軒曾經試驗過,暗針對於魔力的消耗,卻是比一般法者的法技對於魔力的消耗要更少,更何況,經過這段時間的修鍊,葉軒在魔力存量之上,也有著很大的提升,更別提還有那些已經完成轉化的魔力。

    但是,葉軒現在也有著一個巨大的劣勢,同樣是在魔力上,完成轉化的那部分魔力,他居然無法動用,液態魔力的存量,可不是氣態魔力所能夠比擬,若是能夠動用的話,遇到真正的法導士境界對手之前,他又何懼魔力的消耗!

    攻擊與防禦之間,一直都是分庭抗禮,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葉軒的對手開始感覺到不對勁,他的魔力消耗太多,估計堅持不了太長的時間,但是看對方,似乎還是信手拈來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同樣都是巔峰大法師境界,更何況在這個境界之內,我的魔力存量已經超越大多數人,為何在他的面前,一點優勢都沒有?」

    然而,葉軒的情況雖然比對方要好,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魔力的消耗同樣巨大,這一份震驚,也只不過是假裝出來的,但是雙方都知道,接下來的戰鬥,激烈並且非常迅速。

    就像是有著約定一樣,兩人同時停手,但是轉瞬之間,兩人卻是再次釋放攻擊,然而這一次,兩人都是選擇近身作戰,而最開始,葉軒是避免這種方式的。

    在葉軒兩人戰鬥如火如荼的時候,其他參賽選手的情況也同樣激烈,比賽到現在,幾乎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有著選手被淘汰。

    最滿意的,不外乎觀眾,且不說怒焰法競場的手筆,那半空中一大片的光幕,讓觀眾可以看到所有的戰鬥,單單是這些戰鬥本身,就已經足夠吸引這些觀眾,已經值得回票價。

    葉軒兩人都已經不知道,這是兩人第幾次碰撞,但是無一例外,每次的交手,都是旗鼓相當,葉軒早已經動用旋暗光腿,雖然並沒有進行蓄力,但是對方的速度,依舊不遜色於自己。

    「這樣下去可不行,到時候的結果,恐怕會是雙方皆是因為魔力的消耗過大而結束,這樣的話,就難以判別這次比賽的獲勝者。」

    葉軒一邊想著,一邊將自己的暗靈鎖鏈釋放出來,然而,葉軒的操作方式,卻像是直接將其作為武器一般,這樣的手法,自然是為了迷惑對方。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