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各施手段

作品:《火影之培養系統

    與人配合對敵,這樣的作戰方式,周助已經很久沒有嘗試過了。

    在第七精英班成員,除了周助悉數都倒在了木葉一戰後,周助已經習慣了單打獨鬥的日子。

    今天,能再次與同伴配合對敵的周助,心中升起了久違的輕鬆感。縱使是面對著完全體般若形態的岡本賀圭,周助也頓時壓力稍減。

    「光遁·瞬閃!」當初失野緋真身上,最讓周助羨慕的能力。此時周助終於可以,稍微的接住光暗協斗狀態,使用上那麼一兩次了。

    身體足以承受,光速行動的周助,與光暗分身率先來到岡本賀圭的左側。而淺田香織亦是不弱周助分毫的,同時襲擊向了岡本賀圭的右側面具。

    岡本賀圭的反應,卻也不慢兩人分毫。在兩人奇襲至身邊的情況下,左右兩邊般若面具,同時開口暴喝道:

    「殺死你!」

    「吃了你!」

    隨著這兩聲暴喝,淺田香織面前的白般若面具,亦如先前它對付失野緋真的暗遁分身時一樣,嘴中湧出無數怨靈,就要形成怨靈漩渦,將淺田香織給攪進去。

    但是淺田香織是什麼人?那可是曾經的神靈置行堀!縱使失去神職與神軀,淺田香織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女人。

    只見淺田香織玉手輕抬,就直接穿過那些怨靈,根本不受到任何影響的玉手,強橫的按在了,岡本賀圭的白般若面具之上。

    怨靈們恐怖的靈魂攻擊,就像是對淺田香織完全無效一樣。

    相比較起來,淺田香織那邊的輕鬆寫意,周助這邊就壓力山大了。

    隨著赤般若面具,口吐,「殺死你」之言。一隻抓住嬰兒腦袋的大手,居然從岡本賀圭的赤般若口中伸出。

    舉著恐怖的,早就腐化的嬰兒腦袋,那隻手就像是把這東西,當做了什麼恐怖的武器一般,直接掃向近在咫尺的周助與光暗分身。

    就如同淺田香織所說,對於未知就連神靈都會產生敬畏之心。更何論周助這個凡人了?

    周助可不敢向淺田香織一般,無事對方的手段,直接去手撕般若面具。

    所以,周助在那玩應,要砸到自己之前,帶著光暗分身一起,身形突然折返。

    而於此同時,淺田香織也折返了回來,不過,她的手中空無一物。看來,就算是她,也沒能成功撕下岡本賀圭的班若面具。

    兩人後撤後,停在空中。淺田香織率先說道:「出了點狀況,失策了!那東西也靈體化的,與岡本賀圭融為一體了!」

    「想解決,就只有直接殺死岡本賀圭這一個途徑了!」

    周助聽候暗自點頭,說道:「知道了,這些先放一放。你幫我看看,那赤般若手中的鬼嬰腦袋,是個什麼玩意?」

    「若是不明白這東西的效果的化,一會可就更難對他下手了!」

    淺田香織聽到周助的疑問后,這才移動目光,看向赤般若面具。

    看過之後,淺田香織出言道:「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就算我曾經是個神靈,但所知亦是有限。」

    「不過……通過這些面具的吼叫,也能猜出個大概來!」

    「白般若說吃了你,能力是口吐怨靈漩渦,將人攪入漩渦中吞噬。而笑般若說的是折磨你,就會形成如此焦土地獄,釋放無數業火屍鬼,觸碰一下,就會痛苦纏身。」

    「如此看來,這個說殺死你的赤般若面具,所擁有的能力,很可能就是致死性攻擊能力了。」

    「所以,那死氣森森的玩意,估計碰到一下,就會讓人身死吧!」

    聽到淺田香織的猜測,周助也極為認同。如此,他口中呢喃道:「不能觸碰的,直死性物品嗎?」

    「有了!」周助與淺田香織異口同聲的說道。

    如此心有靈犀之下,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根本沒有多說,直接身形爆射的,再次沖向岡本賀圭。

    這一次,淺田香織繞著圈的纏上了岡本賀圭。不時在繞岡本賀圭身體跑時,冷不丁的對岡本賀圭發出一道致命的神術攻擊。

    如此一來,岡本賀圭一頭四面,本體的一雙眼睛,連帶著般若面具的三雙眼睛,全部被淺田香織的身影所吸引。

    而周助則在淺田香織吸引了岡本賀圭的目光后,直接從岡本賀圭頭上方的死角位置,御使著自己的黑骨左臂,爆射出極為妖艷的黑紅雙色光芒,攻擊向岡本賀圭的頭頂。

    這黑骨手臂上的血咒黑骨,會被周助催發出,當初附帶腐蝕詛咒的耀眼之光,正是因為周助,用了暗遁的能量,去主動催動的。

    周助沒法控制自己的變異屍骨脈,但不代表他不能直接的對他的黑骨左手,加以利用。

    附帶著陰遁屬性的暗遁侵入,極大的刺激了百目神庭的腐蝕詛咒,讓妖艷血光再現。

    這種視覺死角攻擊,對付實力處在一個階層的敵人,還說的過去。不過,在岡本賀圭面前,周助的這些小手段,就太沒有什麼作用了。

    在周助左手砸下的同時,岡本賀圭赤般若面具口中,伸出的那隻抓著嬰兒頭顱的大手,一個曲折向上,直接迎向了周助。

    但周助這一次,卻沒有任何退縮。不但沒被那帶有未知效果,很可能是直死攻擊手段的嬰兒頭顱給逼退,反而他黑紅色的左骨手,直接反抓向了那隻手臂。

    「嘎吱~」一聲脆響傳來,抓舉著嬰兒頭顱的大手,於手腕處直接折斷。

    周助甚至一力之下,還直接將那抓舉嬰兒腦袋的大手,給直接整個撕扯了下來。

    「好膽!」岡本賀圭看到了周助手中抓著的東西,對著周助狂吼道:「你以為那是什麼?那是般若邪神的法器——死怨鬼嬰!」

    「敢直接用手去抓?縱使你只碰到了御使此法器的邪神之手,但是你也會直接受到必死的詛咒!」

    「哼~不用你介紹了!我這左手雖然被腐蝕詛咒侵蝕的不堪入目,但至少還有點效果留下!」周助對於岡本賀圭的話,並沒有怎麼在意。

    「畢竟是神靈都不想觸碰的玩應啊!你以為我會怕,再被一個詛咒加身?」周助如此債多了不愁的瘋狂說道。

    並在身形落下時,利用與岡本賀圭身形擦過的機會,順勢將手上的詭異頭顱法器,直接按在了岡本賀圭的白般若面具上,並吼道:「讓你試一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感覺!」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