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能發生什麼?!(陳錦繡篇番外)

作品:《萌妻出沒,霸道前夫很難纏

    第八百七十四章:能發生什麼?!(陳錦繡篇番外)從董事會上下來。

    陳錦繡經過市場部大辦公室,氣氛有些詭異。

    陳錦繡沒有停留,回到自己的位置。

    這兩天的人心惶惶太過正常!被裁員的8個人估計到現在似乎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反應過來之後,就開始找到人力部鬧騰,人力部當然是極力的做好善後工作,也有些瘋狂一點的員工,或許故意被人指使的員工,直接找陳錦繡理論,氣勢沖沖的進去,總是有些狼狽的出來,沒有人知道這些人到底和陳錦繡談了什麼,所有人只是對陳錦繡有多了一份認識。

    裁員的工作持續了將近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陳錦繡沒有出面做任何解釋,有些事情需要員工自己的沉澱,這算是對壓力的一種承擔和消化。

    而且,陳錦繡從未覺得,大變動會造成對員工什麼根深蒂固的影響,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會本能的將壓力轉變成動力,而那剩下的百分之二十,陳錦繡覺得這樣的員工,不要也罷!

    所以,人事調動的事情才會在董事會上這般篤定,裁員過程才會做的如此的肆無忌憚。

    而在結束了一個星期的風暴后,陳錦繡開始穩定人心。

    時間和金錢會是一劑良藥。

    在時間的推移下,陳錦繡對市場部的工資結構進行改革,對福利獎金和補貼做調整,總體調整幅度上升百分之十!這無疑,讓員工看到了未來發展的希望。

    裁員的影響自然變得越來越小!

    一個星期穩定民心,陳錦繡做到了。

    接下來,重要的關鍵還是,市場業績的提升。

    陳錦繡坐在辦公室研究朱小翠發給她的指標情況。不得不說,這段時間的市場指標確實不夠理想,儘管陳氏企業一直處於通訊業的領先地位,但其他運營商的不斷創新及大成本投入也讓林氏的市場岌岌可危。

    正這般思考著。

    陳錦繡的私人電話響起。

    她其實不太喜歡在工作時間接私人電話。

    看了看來電顯示,還是按下接通鍵,「楠楠。」

    「陳錦繡,你很忙嗎?」

    「有一點。」陳錦繡的口吻有些不耐煩。

    職場的發展比她想象的要困難很多,而上班將近兩周以來,市場業務指標不僅沒有上升,反而有下降趨勢,確實讓她有些傷頭疼。

    「是在上班?」

    「嗯。」

    「你以前不是說不想進入職場嗎?不想和商人打交道嗎?現在怎麼突然想通了?」楠楠說道。

    「楠楠,有些事情既然是自己的責任就要承擔下來,我覺得我也不能一直這麼遊手好閒下去。」

    「你現在是良心發現嗎?」楠楠依然帶著玩笑的口吻,「你是在你林叔叔的公司嗎?」

    「嗯。」陳錦繡說,「就打打雜幫幫忙而已,慢慢開始學習。」

    「我聽說林心之也在他爸的公司。」

    「對啊。」

    「你知道嗎?我聽陸漫漫那個女人說,她對林心之這個男人有點動心了。」

    陳錦繡捏著手機,是真的有種很想摔了的衝動。

    她覺得玷污了她的耳朵。

    狠抿了一下唇,陳錦繡有些無語,「這傢伙怎麼這麼容易心動,話說她和我哥之間好像沒有見過面吧。」

    「你難道還不知道陸漫漫的性格嗎?自從你上次給她看過你哥的照片之後,她就一直惦記著。」

    「哎……」

    剛要說話,手機突然進來了另一個電話,是凌九的。

    「楠楠,我有其他電話進來,我先掛了。」

    陳錦繡把楠楠的電話掛斷之後,接起凌九的電話。

    「陳錦繡。」凌九急切的叫著她,「今晚上的商業宴會你會參加嗎?林氏肯定在邀請之列的。」

    「商業宴會?」陳錦繡一怔,隨即,「不知道,看我叔叔的安排吧。」

    「嗯,如果你要參加,提前告訴我,我來接你。」

    「好的。」陳錦繡繼續說,「我會穿的得體一點,不會讓你在媒體面前丟臉的。」

    「你很在意媒體的看法嗎?」凌九似乎有些失落,「我只在乎你,別人怎麼說那都是別人的事情。我不想管。」

    「我也不想管,但事實就是必須得管,否則被人寫的太過難堪,對我們雙方都不好。」陳錦繡是真的不想多說,「不說了,我開會了,拜。」

    說完,電話就掛斷了。

    陳錦繡看著「通話結束」的字樣,嘴角一冷,她眼眸一緊,所謂的商業宴會……

    她拿起電話,撥打。

    那邊很快接通,「叔叔,今晚有商業宴會嗎?」

    「怎麼?半年一次商業龍頭聚會,這次的主辦單位是遠古商貿集團,我們有受邀請。」

    「我想要參加。」

    「你以前不是不愛參加這種宴會嗎?」林父有些詫異。

    「現在不一樣了,我總的多認識些人吧,否則以後怎麼對外開展市場工作。」

    「你這孩子的轉變真是讓我刮目相看。既然你想去,晚上7點半開始,我會帶著你媽,還有心之和妙兒,你到時候也跟著我一起進去就行。」

    「謝謝叔叔。我會準時去的,拜拜。」

    「拜拜。」

    掛斷電話,陳錦繡也沒心思看這些業務指標了。

    她轉動著辦公椅,站起來,看著落地窗外的川流不息,深呼吸一口氣。

    她告訴自己不急,很多工作慢慢來!

    今晚,她不僅要走進林氏,還要真正的走向商界!

    ……

    晚上。7點30。

    陳錦繡穿著一條黑色緊身晚禮服,化著優雅的晚妝,跟隨林父以及陳佳佳一起走進宴會大廳。

    無論大廳的布置,還是人來人往,都是奢侈而華貴。

    林心之和林妙兒一直跟在林父和陳佳佳的身邊,陳錦繡也很乖巧的跟在後面。

    今晚來這裡是為了認識更多商場上的任務!做市場工作,埋頭幹事兒只會把自己走進閉關自守的死胡同,抬頭開天,才是擴大自己的發展空間。

    來來往往的人很多。

    陳錦繡帶著完美的微笑一一敬酒,表現的落落大方。

    腳步,突然停下。

    陳錦繡眼眸看著面前的凌九,他拿著雞尾酒,一身深灰色西裝,銀色領帶襯托著他有些邪魅的五官,更加立體。此刻看著她時,用著一臉意味深長的神情,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刺目,逼人。

    凌九的身邊是他的父親凌國立,作為四大家族,兩家人在這種檯面上,自然要打聲招呼。

    只是,這段時間凌九從未間斷的求婚廣告讓整個讓所有人都知道凌九的瘋狂,現在兩家人的見面,讓整個大廳的人都不時的往這邊看,似乎就等著發生點什麼……

    能發生什麼?!

    陳錦繡嘴角默然一笑。

    笑起的那一秒,凌九的眼神似乎,更加的意味深長。

    奢華璀璨的大廳。

    陳錦繡面對著凌九,以及他的父親凌國立。

    一家人面對面。

    凌國立首先開口,用平常的語調打著招呼,「老林,難得見你帶著除了你太太和你的子女以外的其他女人出席商業宴會?!聽說這是你太太和前夫的女兒,現在也在你的公司里上班,對嗎?「

    「所以才會帶著她出來見見世面。」林父也在商場混了幾十年,不動聲色的面對一切是每個大人物都有的本事兒,所以此刻就算因為晚輩而如此尷尬的立場也能夠這般隨和,氣氛看上去還不錯。他轉頭拉了拉陳錦繡,溫和的說道,「這是凌叔叔,你應該認識的。凌氏主要以房地產為主,以後我們會有合作的機會,錦繡你主動敬一下。」

    「嗯。」陳錦繡乖巧的點頭,拿起酒杯,恭敬道,「凌叔叔,我敬你。」

    凌國立看著陳錦繡,笑得很慈祥,口吻很溫和,「錦繡不用這般客氣,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

    「老凌……」林父無語。

    林父心裡一直很不願意陳錦繡與凌九結婚,但是現在註定已經成為事實,所以也沒辦法了。

    凌國立對著林父,依然掛著笑容,「老林,年輕人的事情我們就不要插手了,他們會自己考慮。所以不妨,我們給他們點時間,去那邊喝喝酒,老朋友都在那邊。我們也好久沒有單獨聚過,趁著這次機會,我們幾個老朋友也好好聊聊。」

    林父轉頭看著陳錦繡,似乎是在徵求她的意見。

    陳錦繡微點頭。

    林父走向了另外一邊。

    剩下兩個人的對視。

    凌九看著陳錦繡,陳錦繡看著凌九。

    兩個人很沒有默契的,一個穿著黑色的晚禮服,一個穿著深灰色西裝。

    完全不搭。

    沉默。

    良久。

    陳錦繡突然轉身欲走。

    凌九一把拉住她,微用力,陳錦繡一個不穩,直接就撲進了凌九的懷抱。

    陳錦繡沒有驚慌到無措,但終究也有些出乎意料的被嚇到,撲進凌九懷抱里是發出了壓抑的叫聲,帶著很不滿的情緒。

    「放開我。」陳錦繡控制怒火。

    很顯然,凌九對於她的反抗滿不在乎,他摟抱著她的身體,強勢的帶著她往後花園走去。

    陳錦繡不想引起更大的轟動,只得跟著凌九的腳步。

    一走出後花園,陳錦繡感覺到已經沒有了周圍的視線,猛地一下推開凌九,氣急敗壞,「凌九,就不能安分一點?」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