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沾光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如今身處灰界,韓立對於萬事都顯得極其小心謹慎,生怕被什麼有心之人注意到,故而之前一直沒有散發出神念。書趣樓(www.shuqulou.com)

    不過經過了之前翳蛇族的事情,他也大致掌握了六月草原上各族的實力情況,至少在目前的情況下,應該沒有無法掌控的風險。

    韓立一邊踱著步,一邊以神念探查交易區內各族擺出的各種材料,很快便找到了一種在仙界也有的礦石。

    只是此物在灰界價格也頗為昂貴,沒有什麼倒賣的價值。

    他正要繼續尋找,突然眉頭微微一挑,目光朝著前方望去。

    只見兩個身披灰色斗篷的高大身影迎面走了過來,臉部都戴著某種可以隔絕神識的面罩,看不清面容。

    這兩人體內氣息雖然被一股力量隱藏起來,但韓立神識何等強大,一掃之下,便看破了這種偽裝。

    這二人的修為竟然都是金仙層次。

    對於如今的韓立來說,金仙本來倒是沒什麼,只是在如今的這片灰界區域,金仙境修為則有些顯眼了,起碼是一族之長的存在。

    兩個人影似乎也注意到了韓立的視線,立刻低下腦袋,加快了腳步,很快消失在了人流中。

    韓立眼見此景,目光微微一閃。

    這二人如此鬼鬼祟祟,看起來應該有什麼隱情。

    不過他旋即搖了搖頭,並沒有打算去管此事,繼續往前走去。

    結果小半天下來,除了又找了一些苦珞花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收穫。

    在兩個界面存在價差的東西雖然不少,但論價值,卻並沒有苦珞花那麼大,除非大批量的進行交易。

    對此,韓立也沒覺得有什麼意外,畢竟真仙界與此處有太多的差異,要找到兩界都有且價格差異較大之物,自然不會太容易。

    接下去的時間,他沒有再繼續尋覓,而是折回到了灰蜥族所在駐地,發現石穿空還沒有回來。

    他回到大帳內,略一閉目調息后,翻手取出了此前買到的那些典籍,一一翻閱起來。

    對他來說,尋找返回真仙界的方法才是眼下真正的大事。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間過了小半日。

    大帳內人影一花,石穿空的身影突然從地下冒了出來,臉上還掛著些許笑容。

    「看石道友心情不錯的樣子,莫非找到了關於返回仙界的線索?」韓立抬頭看了石穿空一眼,問道。

    「這……我看到此處不少灰界材料價格低廉,若是拿到真仙界販賣,可以大賺一筆,就忙著收集各種材料了,一時將去打探返回仙界信息之事忘在了腦後,真是抱歉。」石穿空微微一怔,有些尷尬的說道。

    「無妨,接下去還有時間,若是這六月草原找不到的話,也可以去其他地方碰碰運氣。話說回來,沒想到石道友對於買賣經商如此感興趣。」韓立微微一笑,說道。

    「是啊!運轉各方貨物,只要操控得當,便能以一變十,以十變百,快速積累資源財富,隨著修為提升,對於修鍊資源的需求也會不斷攀升,不少高階仙人困居一個境界動輒數十上百萬年,有不少便是修鍊資源匱乏。」石穿空兩眼放光,頗有些興奮的談起了生意經。

    「若能打通渠道,往來兩界倒賣貨物,倒不失為一個驚天商機。不過我們若是找不到返回真仙界的辦法,一切都是空想。」韓立先是點點頭,隨即話鋒一轉的說道。

    「厲道友所言極是,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回去的法子,再談其他。」石穿空深以為是的點頭道。

    ……

    一個多月後。

    傍晚時分,陰雲濃稠,三個太陽尚未完全落下,六輪圓月已經升了起來,彼此遙遙相對,一個越發模糊,一個愈加清晰。

    不遠處的波棱湖上泛起粼粼波光,沿著湖岸線已經架起了幾十座數丈高的篝火台,裡面堆滿了大量灰禾草和零星的白磷礦石。

    前來參加塔木達大會的各族族人,暫時都放下了其他事務,圍聚在了這一座座高大的篝火台邊,韓立兩人也隨著灰蜥族人一起來到了湖邊。

    族長夕岩走在最前面,身上早已經換了一身整潔的淺灰色長袍,外罩住了自己寬大的身軀,胸前還掛著一枚代表他們灰蜥族的圓形族徽,手裡捧著一隻燃燒著白色火焰的火把。

    韓立和石穿空則身披灰色斗篷,將大半張臉都遮蔽在斗篷內,緊跟在夕岩身後。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並沒有找到關於返回仙界的有價值線索,便也沒有過於強求,一方面繼續熟悉此地的風土人情,另一方面,則寄希望於即將開始的大會,看看能否有所收穫。

    一行人來到了一座篝火台前停了下來,夕岩轉回身,眼中神色既有敬畏,也有感激,對韓立二人說道

    「兩位上仙,往年這塔木達大會上,可沒有我們灰蜥族執火的資格,今年也是沾了前輩的光,才有機會來點這通天火。也就是上仙不願意現身,否則此刻也就該坐在那邊的大帳前,等著觀賞『撒耶』大會了。」

    「無妨,我們畢竟不是你們黑齒域的人,不太方便現身。」韓立心中一動,淡然說道。

    若他沒猜錯的話,此舉多半是那名為「苗綉」的黑衣少女安排的。

    說罷,他目光遠眺,望向距離湖畔稍遠的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台,那裡燈火通明,四周也同樣圍滿了身著各式服裝,長相稀奇古怪的灰界生物。

    「撒耶」跟塔木達一樣,算是黑齒域的本土方言,意思大致為「勇士的搏擊」,也就是黑齒域一些部族派出自己族內修士,進行比斗的大會。

    灰蜥族作為一個沒有固定居所的游牧部落,自然是沒有資格參加的。

    過了片刻,三輪圓日在雲層深處映出的光暈徹底消失,黑色石台上隨即傳來一陣低沉而悠長的號角聲響。

    守在篝火台旁的夕岩族長立即,將手中的火把投入了篝火台中。

    「呼」的一聲響!

    一蓬白色焰火升騰而起,堆積其中的灰禾草瞬間被點燃,一團團雪亮的白色火苗躥了出來,熊熊燃燒著發出陣陣「蓽撥」之聲。

    那些零散放置其中的白磷礦石也很快被點燃,一縷縷如同柳絮般的白色光絮,從燃燒著熊熊白焰的篝火中飄飛而出,徐徐飄向不遠處的波棱湖。

    只見數十座篝火台上齊齊亮起白色火光,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絮如同漫天螢火一般映滿整片天空,與陰沉的雲層相映,讓自打進入灰界以來就沒有見過星星的韓立,恍然間好似再次看到了星空一樣,竟然有著一股別樣的美感。

    韓立看著天幕微微有些出神,耳畔響起了陣陣如同低吟般的聲響,當中明顯夾雜著略有不同的黑齒域方言,語調古樸低沉,好似遠古戰歌,令人聞之便心生蒼涼之感。

    良久之後,戰歌之聲逐漸停歇,篝火四周傳來陣陣歡聲高喝,各族之人開始朝著那座黑色石台圍了過去。

    韓立兩人也和灰蜥族一起,隨著人流來到了石台外圍,仰頭朝上面望去。

    只見高台北側支著一個寬大的營帳,帳簾敞開,裡面並排坐著三苗族的諸位長老,和黑齒域其他幾個最大部族的族長。

    其中坐於營帳正中的,正是那名為「苗綉」的黑衣少女。

    她目光在台下掃過,落在灰蜥族眾人身上時,微微停留了片刻,隨即就轉移了開來。

    「大小姐,怎麼了?還在找那個隱藏於灰蜥族中的高人?」那名為苗魁的高大青年見狀,忙側過身去,低聲問道。

    苗綉聞言,不置可否地輕輕搖了搖頭。

    「那人也忒不識好歹,大小姐前日親自去拜訪,居然還不肯露面。等大會結束,我定要將他拿來,給大小姐賠罪。」苗魁輕啐一聲,有些忿忿道。

    「堂兄,休得胡言。人家既然不願見自然有不願見的道理,只要不是心存惡意,我們就不要節外生枝,莫要把一樁善緣給結成了孽緣。」少女秀眉輕蹙,說道。

    她嘴上雖然這般說,心裡卻也有些氣惱那人不給面子,同時也就越發好奇那位隱而不出的高人,究竟是什麼樣子。

    「大小姐所言甚是,是我妄言了……」苗魁連忙告罪道。

    「時間差不多了,宣布撒耶大會正式開始吧。」苗綉點了點頭,說道。

    「是。」苗魁應了一聲,起身離開營帳。

    來到台前後,他先是走到一面漆黑戰鼓旁,重重地擂響了三聲,見台下紛亂嘈雜之聲逐漸收斂,才開口宣佈道「本屆撒耶大會正式開始,哪族勇士最先登台,接受挑戰?」

    其話音剛落,兩道漆黑身影就先後落在了石台之上。

    「刺骨族烏合離……」最先落在台上那人,是一個渾身生有黑色鱗甲的人形生物,其臉頰、手肘和膝蓋上分別有一截白色尖骨突刺而出,看起來十分猙獰可怖。

    其話音一落,石台下方頓時爆發出一陣呼喝之聲,特別是其族人聚集之處聲音更是響亮,似乎能夠第一個登台,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榮譽。

    「水虎族穆鐸……」另一個虎首人身,臉側卻生有魚鰓的弓背男子,也隨即自報家門道。

    其臉頰上的魚鰓不斷翕動著,臉上掛著一絲興奮之色,弓起的後背不斷聳動著,相比於之前那位,他的呼聲就要小了很多。

    「很好,這第一戰,你們是要分勝負,還是決生死?」苗魁看向兩人,笑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