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想殺誰?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這太乙丹究竟有何妙用,看洛青海他們對其趨之若鶩的樣子,可不像是什麼頂階療傷丹藥那般簡單吧。書趣樓(www.shuqulou.com)」眼見呼言道人轉身,韓立忽然傳音道。

    「這太乙丹自然不是什麼療傷丹藥,乃是所有金仙修士夢寐以求,卻可望而不可求的極品靈丹!」呼言道人解釋道。

    「其名曰太乙,莫非真的與進階太乙境有關?」韓立心中一動,說道。

    「不錯!太乙丹,最關鍵的作用,便是有助於金仙巔峰修士抵抗第五衰之劫。」呼言道人點了點頭道。

    「原來如此。」

    韓立聽罷,心中暗喜不已,這太乙丹對金仙的重要性,無異於金魂丹對真仙,珍貴之處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他最後得到的那枚太乙丹,顯然是整爐丹藥之中品階最高的一枚,效果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呼言道人收起了歐陽奎山的屍體,與雲霓一起,飛遁向了剩下的那具執戟傀儡。

    韓立則站直了身子,探查了下身體狀態后,手中握緊了青竹蜂雲劍,與蛟三對視了一眼,示意她準備動手。

    就在此刻,一聲沉悶轟鳴從金色座位上傳來,整座大殿也為之一顫。

    大殿雖然崩潰坍塌,但座位那裡卻是絲毫無損。

    座位上的那具屍體,此刻豁然坐直了起來,全身散發出濃郁無比的灰光。

    金色光罩似乎感應到了什麼,散發出的金光也猛地大放,無數巴掌大小的金色符文浮現而出,連成一片。

    不過這樣也無法阻擋灰色光芒,一道道刺目灰光從符文縫隙中投射而出,將周圍照射出一片迷濛的灰色。

    「哈哈……哈哈……」一陣暢快淋漓的大笑之聲突然從金色光罩內傳出。

    這笑聲並不大,但在場眾人腦海中卻一陣刺痛,彷彿有無數燒紅的鋼針刺在了神魂上。

    在場眾人大驚,急忙運轉功法護住神魂,朝著後方退去。

    韓立目光微閃,身形同樣飛射後退而去。

    公輸久也是一驚,沒有再追擊眾人,目光一轉的朝金色光罩方向望去。

    白影一閃,雪鶯身形落在了公輸久身旁,也順著公輸久的目光,朝著金色光罩望去。

    金色光罩內灰光翻滾,九道煙氣般灰光從光罩內飛射而出,纏繞在座位旁的九根金色石柱上,輕輕一勒。

    「啪嗒」一聲,九根石柱赫然被輕易勒斷。

    金色光罩立刻震顫不已,表面浮現出一道道裂紋,然後「砰」的一聲,碎裂開來。

    漫天金色光雨中,只見一個人影緩步虛空而行,身上衣衫飛舞捲動,飄然若仙,正是那個座位上的那個中年道士。

    此人嘴角含笑,負手而行,身上環繞著一層淡淡灰光,看起來和尋常修士沒有什麼區別。

    唯一比較特殊的地方是中年道士雙目呈現出灰色,看不到眼瞳眼白,兩隻眼睛迷迷濛蒙,極為詭異。

    公輸久看清中年道士的容貌,神情立刻一變,驚訝中還有一絲疑惑。

    「公輸世伯,你認得這人?」一旁的雪鶯問道。

    「真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一個灰仙,真是不枉來此一趟。」公輸久雙眸老鷹一般盯著中年道士,略帶幾分凝重的說道。

    洛青海,呼言道人等人聽聞此話,面色都是一變。

    洛青海如避蛇蠍一般,二話不說的揮手發出了一股如水藍光,包裹住蒼流宮眾人,朝著遠處飛退而去。

    燭龍道那個白髮金仙,也立刻飛身後退,拉開了和中年道士之間的距離。

    呼言道人,雲霓二人互望一眼,也往後退了一段距離。

    韓立看到眾人反應,心中一動,身形一晃,也退到了呼言道人等人身旁,同時傳音詢問道:「呼言道友,究竟何為灰仙?」

    那個殘魂老道雖然和他說過一些關於灰仙和灰界的事情,不過並沒有細說,看此刻眾人的反應,對灰仙似乎極為恐懼的樣子。

    「厲道友你有所不知,我們北寒仙域其實本名叫做冥寒仙域,當年因一場滅世大戰,整個仙域一分為二,才形成了現在的情況。那場滅世大戰的原因,便是灰仙的入侵。灰仙是一種以仙為敵的存在,至於何處而來不得而知,據說他們能吞噬仙人。當年那場大戰,整個冥寒仙域所有宗門勢力合力,加上一些其他仙域的相助,才將那些灰仙擊退,但整個冥寒仙域近半宗門覆滅,許多族群滅絕。以後再無有灰仙出沒的消息。」呼言道人飛快說道。

    「如此大事,怎麼我以前沒有聽說過?」韓立聞言心中一凜,又問道。

    「當年那場大戰,年代太過久遠,而且天庭一直刻意掩蓋此事,所以現在整個北寒仙域,也就只有燭龍道,蒼流宮等頂尖宗門才有一些關於那場大戰的記載,你年紀既輕,入宗時日又短,這等絕密之事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呼言道人繼續說道。

    韓立聞言,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了殘魂老道此前所說之話,心中一一驗證,點了點頭。

    就在此刻,一道暗紅光芒飛射落在中年道士身旁,現出蛟三的身影,微微向中年道人叩首示意。

    「恭喜墨雨真人,重臨仙界!」

    眼見此景,洛青海等人一驚。

    沒想到,輪迴殿此人和這個灰仙竟然也有交集。

    韓立此時,望向中年道士的目光中,同樣帶著幾分愕然。

    他先前已經從殘魂老道那裡得知,輪迴殿和灰仙有勾結,所以對於蛟三與灰仙有關聯,並不如何驚訝。

    不過此前他對於這老道殘魂所言只是半信半疑,如今其不知用了什麼手段,強行佔據了這具活屍,而這具活屍似乎便是其當年口中的那個「墨雨」。

    根據那殘魂老道所言,墨雨是那個引發灰仙入侵北冥仙域的太乙灰仙的名字。

    但那老道所言,墨雨乃是冥寒仙君座下一名女弟子,但眼前這人,明顯卻是男身。

    這又是怎麼回事?

    韓立心中念頭轉動,目光閃動不已。

    「你就是當年那個墨雨?原來你一直以來都躲在冥寒宮!」公輸久聽到此話,臉色陡然一滯。

    「哦,竟然有人記得我。對了,你是何人?」中年道士絲毫不理會公輸久,似乎沒有看到對方一般,眼睛看了蛟三一眼,說道。

    「輪迴殿,蛟三。」蛟三回道。

    話音剛落,她身上紅光閃爍,外貌身形飛快變化,轉眼間化為了一個身穿紅裙的婀娜女子,只是其臉上戴著赤色龍首面具,看不到容貌。

    「蛟三?這次算承了你的情。說吧,你想殺了誰?」墨雨眼光掃視了一圈,隨即說道。

    蛟三聽聞此話,卻沒有說話,手指往公輸久方向輕輕一點,就退到了一旁。

    墨雨目光一轉,朝公輸久望去,微微一笑,卻在韓立身上停留了一下。

    「小子,一會不見怎麼如此狼狽了,真是白白糟蹋了至尊法則。待本座先把人情債還了,再和你嘮嗑。」墨雨看著韓立周身狼狽的樣子,嘿嘿一笑的說道。

    在場其他人聽聞此話,都看向了韓立而去,神色之中多了一絲異樣。

    「厲小友,你和這個灰仙究竟是何關係?」呼言道人傳音問道。

    「說來話長,他與我在某處宮殿萍水相逢,我順手帶了出來。此人是敵是友,猶未未知。」韓立心中苦笑一聲,傳音回道。

    「莫非你當真進了傳說中的月華殿?」呼言道人雙目一瞪。

    「如今看來,似乎是的。」韓立如此說道。

    此時,墨雨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公輸久身上。

    「我墨雨有恩必報,那就對不住這位上仙了。請問,你想怎麼死?」墨雨說道,口氣中有點無奈。

    「哼!你現在剛剛魂魄歸位,境界不穩,想拖延時間恢復?幼稚!」公輸久輕笑一聲,兩手掐訣,身前白氣翻滾,十個白色身影浮現而出,每一個都比之前大了數倍,朝著墨雨飛射而去。

    「哎呀呀,大事不好!這都被你看出來了,監察使者難道都變得這般聰明了嗎?」墨雨看似一陣手舞足蹈,但旋即便有一道灰光從掌心飛射而出,接著神色一正的說道:

    「實際上殺你,我只要用一招!」

    話音落下,「砰」的一聲,灰光驟然炸裂開來,化為無數灰色光絲,根根發出嗤嗤的聲音。

    這些灰色光絲速度極快,數量又極多,密密麻麻遍布數百丈空間,瞬間洞穿了這些白色身影,一個也沒有漏掉。

    十個白色身影被灰絲洞穿,身形立刻停住,然後原地轟然爆裂開來,化為漫天霧氣飄散。

    韓立等人面露驚色,這些灰絲竟然如此厲害,瞬間變滅掉了十個讓他們陷入苦戰的白色人影。

    灰絲洞穿這些白色身影后,絲毫不停,繼續鋪天蓋地的朝著公輸久射去。

    公輸久見此情形,臉上沒有絲毫驚慌之色,張口噴出了一團白光,滴溜溜轉動之下,化為了一面白色古鏡。

    古鏡表面白光大放,無數符文飛出,翻滾不定,化為一個厚厚白色光繭,將他的身體嚴嚴實實護在其中。

    墨雨見此,手中掐訣一變。

    灰色光絲盡數猛地一亮,朝著一處匯聚而去,轉瞬間化為一道碗口粗的灰色光箭。

    一股強烈陰冷氣息從光箭上散發而出,這股氣息迥異於任何法則,但比起任何法則也不遜色。

    光箭周圍,更是浮現出一道道灰色螺旋狀的灰光,急速旋轉,發出嗚嗚的可怕嘯聲,速度陡增數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