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祁良之邀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鐘鳴山脈中心某處,方圓數十萬里區域的冰雪盡消,此刻入目之處,蔥蔥鬱郁,翠綠盎然。書趣樓(www.shuqulou.com)

    天空放晴,彷彿一塊碧藍無比的翡翠,朵朵祥雲懸浮在山脈之間,彩虹般的霞光從一朵祥雲蔓延到另一朵祥雲上,散發出絢麗無比的五色霞光,無數仙鶴在雲中飛翔而過,留下一聲聲清脆鳴叫,恍如仙境盛景。

    這片仙境中心處,佇立著一座通體潔白的雄偉山峰,峰體光滑,少有嶙峋凸起,乍看之下,就彷彿一根巨大無比的白色玉柱。

    白色山峰從山腰處斷裂,斷口平滑無比,看起來就像是被人一刀斬成兩截,在斷口上方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廣場。

    雖然只是半個山峰,白色廣場仍然處於天頂雲端。

    廣場中央是一座巨大無比的白玉高台,足有近千丈高,表面銘刻著無數符文,通體散發出瑩瑩白光。

    一級級階梯從高台頂端,一直斜斜延伸到地面。

    階梯之上,擺放了一個個圓形蒲團,密密麻麻,足有數千個。

    高台周圍的地面上更是擺放了密密麻麻的蒲團座位,一直蔓延到廣場邊緣盡頭,不知有多少。

    此處正是第一道主即將講道之處,白玉峰講經台。

    如今大會尚未開始,白玉峰上的廣場上並無一個人影,顯得十分寂靜。

    緊鄰白玉峰不過數百里的一處巨大山坳中,雲霧氤氳中,無數華麗樓台閣宇若隱若現,綿綿連接在一起,隱然形成了一座綿延數千里的城池。

    和白玉峰上情況不同,這座城池之中人聲鼎沸,此刻雖然是白日,城池各處仍然也閃爍著各色光芒,直衝半空,看上去極為熱鬧。

    不時有人從城中駕起遁光飛向四面八方,同時更多的遁光三兩成群的從四周飛來,紛紛落入山坳城池內。

    就在此時,一道青光從遠處飛射而來,閃了兩閃便到了近前,現出韓立的身影。

    他朝遠處的白玉峰方向看了幾眼,很快收回了目光,朝著下方城池降落下去。

    整個城池被一層巨大青色禁制籠罩,不少燭龍道弟子正分散守於各處。

    看到韓立飛過來,一個燭龍道青年弟子連忙迎了上去。

    「弟子參見長老,宗門規定,任何人要進入白玉城都須得先檢查身份,還請見諒。」青年弟子看著韓立身上的長老服飾,深施一禮,有些歉意的說道。

    「無妨。」韓立取出長老身份令牌。

    青年弟子取出一個白色玉符,對著韓立的令牌微一搖晃。

    令牌上泛起一層白光,玉符更是光芒大放,一閃凝聚成一小塊白色光幕,上面浮現出韓立的影像和信息。

    「原來是厲長老,弟子失禮了,長老稍等,在下這便打開禁制。」青年弟子看了光幕一眼,告罪了一聲,然後翻手取出一面青色令牌。

    一晃之下,令牌中飛射一道青色光芒,沒入身後的光幕中。

    光幕一顫之下,浮現出一個一人高的通道。..

    韓立收起長老令牌,飛了進去,很快落在了城池中。

    他沿著一條街道朝城內方向走去,不時朝著周圍看去,眼中露出些許詫異之色。

    從外面看隔著光幕還不怎麼覺得,此刻進入其中才發現,城池內各處盡皆是各種高大華美建築,精美絕倫,奢華高端的商鋪林立,寬闊的街道如同蜘蛛網般在城內蔓延,看起來極為繁華,比起他以前見過的任何大城都絲毫不遜色。

    這些年他修鍊之餘,也時常在鐘鳴山脈各處行走,卻沒想到此處竟然還有這麼一處地方。

    街道兩旁的商鋪,販賣著各種東西,材料,丹藥,法寶皆有,而且品質都不差,比起燭龍道宗門坊市絲毫不遜,有一些東西在宗門坊市內也很少見到。

    不少商鋪店主明顯不是燭龍道弟子,應該是燭龍道附屬勢力之人,趁著大會期間,販賣一些各地特產之物。

    韓立走了一陣,在一家商鋪前停下了腳步。

    這是一家材料商鋪,從門口可以看到裡面擺放了數十個貨架,每個貨架上都擺放了不少材料,都是不錯的珍品,而且不少新奇之物。

    店內此刻人頭攢動,生意不錯的樣子。

    韓立略一沉吟,邁步走了進去。

    他剛踏進店鋪,一個身穿紅色羽袍的青年侍從立刻迎了上來,說道:「這位前輩,可是需要什麼材料,咱們易東樓靈材種類齊備,價格絕對公道……」

    「小三,你去招呼其他客人,這位貴客我來接待。」未等這名侍從說完,一個掌柜模樣的羽袍老者快步走了過來。

    青年侍從一怔,識趣的退了下去。

    「這位長老大人,年輕人見識淺薄,請您不要介意。您需要什麼材料?在下乃是極西之地易家之人,我們易家歷代經營靈材,有口皆碑,定不會讓您失望。」羽袍老者恭敬的說道。

    韓立沒有多說什麼,直接翻手取出了一塊玉簡,遞了過去,玉簡裡面是道丹剩下的所需材料和萬輪丹另外兩樣主材料。

    「長老大人,您需要的這些材料太過珍貴,小店實在沒有。」老者接過玉簡朝額頭上一貼,面帶歉意的說道。

    「那你可知哪裡能買到這些材料?」韓立淡淡問道。

    「這些材料小老兒只在典籍上看到過,從未聽說哪裡出現過。」羽袍老者搖頭說道。

    韓立面色平靜的點了點,取回玉簡,轉身朝外面走去,老者急忙親自相送。

    出了商鋪,他繼續朝著前面走去。

    片刻之後,韓立在另一家規模不小的材料商鋪前停下,然後走了進去。

    沒過多久,他便走了出來,仍是無功而返。

    他神色絲毫不變,繼續朝城內而去。

    ……

    大半日後,城池中心區域的一家規模極大的材料商鋪內走出一名青年,正是韓立。

    他臉上神色如常,心中卻著實有些鬱悶了。

    這大半日來,他將城內大半材料商鋪都走了一遍,別說買到一兩樣材料了,連這些材料的消息也沒有打聽到一點。

    雖然還有一些地方沒有去過,但既然規模最大的幾家都沒有,剩下的這些商鋪希望也不大了。

    韓立搖了搖頭,正要抬步朝前走去。

    「咦,厲兄。」就在此刻,一個聲音從其身後傳來。

    韓立聞言轉身,只見一個白袍方面男子笑容滿面的走了過來,卻是祁良。

    「祁兄,好久不見。」韓立笑道。

    他這些年大半時間都在閉關,其餘時間也都是外出做各種任務,和宗門長老少有來往,算起來和祁良也已有差不多近三百年沒有見過面了。

    至於對方當年入門時貪墨了他一些仙元石之事,他自然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祁良哈哈一笑,正要再說什麼,眼睛忽的圓瞪,聲音一下啞住,半晌之後才吶吶的說道:「厲兄,你身上的氣息……莫非你已打通了十二仙竅,進階到了真仙境中期?」

    「在下這些年偶得一些機緣,閉關苦修,這才不久前剛剛打通了第十二仙竅。」韓立淡淡一笑,避重就輕的說道。

    「厲兄福緣深厚,真是讓人羨慕。」祁良此刻已經恢復了平靜,看出韓立不想多說,便沒有多問。

    「對了,祁兄是何時到的?」韓立自然不願在此話題上多說什麼,當即話鋒一轉。

    「已經來了五六日了,到處瞎轉轉。這幾日都沒看到厲兄,莫非是剛到?怎麼不早些過來,這裡可是熱鬧了有一陣子了。」祁良笑著說道。

    「看來祁兄應該有不少收穫吧,可惜在下恰逢有事情耽擱,所以來的晚了些。」韓立呵呵笑道。

    「其實前幾日也沒有什麼好東西出現,真正的寶物一般都是在最後才會壓軸登場。對了,在下正好要趕去參加一個交換會,出席的都是同階道友,厲兄可有興趣一起來?」祁良擺了擺手,邀請道。

    「交換會?在下自然是有興趣了。」韓立眼睛一亮,點頭道。

    「我就知道厲兄不會錯過這樣的好機會。地點就在前面,我們這就走吧,邊走邊聊。」祁良笑道,當先朝前面走去。

    「祁兄,想不到宗門內還有這麼一個不遜於宗門坊市的城池,在下以前怎麼從沒有聽人說過。」韓立問道。

    「厲兄可能有些誤會了。你入宗時間不長,所以不了解,這裡平日里是不對外開放的。只有碰到現在的講道大會這般盛事,才會允許人進入,這白玉峰和白玉城算是我們燭龍道召開盛會的一個地點。」祁良如此說道。

    「原來如此。」韓立點頭道。

    兩人邊走邊說,沿著街道走了一段路程后,便轉入了一條寬闊街道。

    此處街道兩旁的一棟棟建築,更加高大精緻,屋角飛檐式樣各異,雕樑畫棟精美絕倫,其中還有許多,還被各色禁制光芒籠罩著。

    韓立注意到,街道走過上的修士看向這些建築時,無不面帶幾分敬畏之色。

    「就是這裡了。」祁良帶著韓立,在一座三層閣樓前停下腳步。

    此樓也被一層白色禁制籠罩,從外面根本看不清裡面的具體情況,顯得頗為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