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禁地與金仙傀儡

作品:《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無常盟的諸位道友,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聖傀門鏖戰至此,已經夠意思了。書趣樓(www.shuqulou.com)難道諸位真要將自己的性命也交代於此嗎?不若現在自行離去,我們絕不阻攔。」疤面男子開口說道,聲如洪鐘,傳遍了整個主島。

    此言一出,白奉義面色一變,只見無常盟剩餘之人一個個面面相覷,眼神閃爍,明顯有些遲疑起來。

    按之前的約定,他們已經完成了駐守陣島的任務,只是因為不可抗的因素失敗了,有些同行之人如今怕是已遭遇不測,現在繼續這麼死守下去,的確極有可能丟了性命。

    聖傀門此前給的報酬雖然不少,但也要有命享用才行。

    就在眾人搖擺不定的時候,腦海中卻突然響起雲霓的聲音:

    「聖傀門支付的報酬,都已經在我的儲物鐲之中了,比原先說好的更是翻漲了兩倍。只要諸位肯使出看家本領,繼續助聖傀門堅守一二,便可拿到這筆豐厚的報酬。」

    聽聞此言之後,眾人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炙熱神色,但也有人很快冷靜下來,傳音給雲霓:

    「麟三大人,報酬雖好,也要有命拿到才行,若真死戰下去,只怕非但要丟了性命,連原來的報酬也會打了水漂。」

    「稍安勿躁,我自然不會讓諸位道友真的戰死於此,到了適當時機,我自會下達撤退令。不過在此之前,若有誰敢擅自逃離,便以違令論處,事後會怎麼處置,相信諸位都很清楚吧?」雲霓卻是冷聲一冷的繼續傳音說道。

    一番威逼利誘之後,無常盟眾人中雖仍有不情不願者,卻終究沒有一人敢妄動。

    就在這時,聖傀門廣場大殿後方,忽然傳來一聲震天轟鳴,一道雪白光柱衝天而起,繼而轟然碎裂,潰散了開來。

    「嘿嘿,看來重鑾道友那邊已經得手了。」疤面男子眉頭一挑,笑著說道。

    陸機眼中也閃過一絲喜色,微微點了點頭。

    聖傀門眾人見狀,卻是神色大變,一個個驚怒不已。

    「糟了,禁地那邊出事了。我已經留了五位長老在那邊,怎麼還會……」白奉義神色一變,開口說道。

    「門中秘寶不是都已經轉移了么,難道禁地之中還有什麼緊要之物?」雲霓如此問道。

    「禁地之中還有一具金仙層次的仙傀儡,是整個聖傀門最大的秘寶……」白奉義苦澀的說道。

    「既然有此寶物,為何先前不使用出來?」雲霓有些不解道。

    「這具仙傀儡是聖傀門早年流傳下來的,因為缺少一枚合適的核心,所以並不是一具完整的仙傀儡。此前每當需用之時,都是靠門主與之融合,才能發揮出金仙中期的力量。不用之時,就一直蘊養在禁地中的一座靈池內。」白奉義解釋道。

    她的話音剛落,廣場大殿後方忽然又有陣陣轟鳴之聲響起,七八道雪白光柱同時亮起,直衝高空。

    「不好,禁地之外的禁製法陣快要被破開了。」白奉義神色一變,身上遁光一亮,就要朝那邊遁去,卻被雲霓探掌攔了下來。

    「不要驚慌,廣場之上還要你主持大局。你若走了,聖傀門這些人會立刻軍心渙散,恐怕連一次衝擊都抵擋不住了。」雲霓目光微凝說道。

    白奉義聞言,才穩住心神,轉過身對不遠處的幾名聖傀門長老喝道:「於長老,付長老……你們三人,速去支援禁地。」

    雲霓目光閃爍,在不遠處的韓立與熊山之間,來回遊移片刻,像是在挑選什麼,而後開口說道:「蛟十五,你也去助他們一臂之力吧。」

    韓立聞聲,點了點頭,與那三人一同化虹離去。..

    「麟九,你一會兒輔助白副門主,盡一切可能纏住那疤面男子,我要使用秘法,看能不能尋得機會擊傷另一人。」雲霓目光一轉,又對熊山說道。

    熊山一言不發的點了點頭,大步走到了白奉義身邊。

    「嘿嘿……陸機道友,決戰的時刻到了。」眼見這邊又有四名真仙飛離,疤面男子面露笑意,對跨劍男子說道。

    說罷,其轉頭望向下方的十方樓修士,和密密麻麻的青甲兵卒,揚聲喝道:

    「諸位,勝利就在眼前了。給我殺!」

    一聲令起,萬聲應和,廣場外圍立即響起一陣山呼海嘯般的殺喊之聲,人群如同潮湧一般,向著中央衝擊而去。

    兩方勢力頓時混戰廝殺在了一起,整場戰鬥最血腥的階段來臨了。

    ……

    卻說在廣場大殿後方,一座隱蔽的山谷之中,正有陣陣轟鳴之聲不斷響起。

    韓立等人飛至谷外,就遠遠看到八道雪白光柱直衝蒼穹,在高空之中映出了一個白濛濛的光陣漩渦。

    「糟了,禁地大陣已經被破解,陣門也已經打開了,或許歹人已經進入禁地了。」一名鬚髮皆白的聖傀門長老,憂心忡忡說道。

    「快,我們立即進谷。」另一名青袍老者急切叫道。

    四人身影模糊,一閃之下便進入了山谷深處。

    山谷之內,沿途山石崩碎,河流斷絕,隨處可見一座座被山石樹木淤堵出來的堰塞湖,不少湖泊和山石之中,都隱約能夠看到一些聖傀門弟子和長老的屍身。

    「魯長老……」

    那名飛在最前端的青袍長老,身形突然一震,滿臉痛惜的叫道。

    眾人望去,就見正前方的一面崖壁上,正有一位身材臃腫面容和善的老者,被人用一柄銀色長劍釘死在了上面。

    此人正是與那名青袍老者,在門內關係最好的一位摯友。

    不過,眾人誰都沒有停歇,從老者屍身前一閃而過,朝著谷內光柱升起之處,急掠而去。

    片刻之後,眾人剛剛飛到山谷盡頭,一道百丈余高的銀色瀑布就映入了眼帘。

    只見水瀑奔涌,浪花飛濺在山壁突起的岩石上,反激而起,在半空中拋灑出萬斛銀珠,映出一道拱橋般的彩虹來。

    瀑布下方有一汪面積頗廣幽綠色的深潭,潭水正中處,建有一座八角狀的白石祭壇,那八道衝天光柱便是從祭壇上升空而起的。

    在深潭之外的陸地上,還有陣陣兵刃交擊之聲響起,一個渾身浴血的高大老者與一個生有八臂的黑甲傀儡,正被三名十方樓修士圍攻,顯然已經到了強弩之末。

    在他們四周圍,還散布著十數具聖魁門修士和傀儡的屍身,一個個皆是肢殘體斷,看起來凄慘不已。

    十方樓這三人中,除了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是真仙境修為之外,另外兩人都是大乘期修為而已,眼見聖傀門四名真仙殺到,皆是心神巨震,紛紛瞥了一眼高空中的漩渦。

    青袍長老早已是眥目欲裂,立即暴喝一聲,朝著當中一人沖了過來。

    那人單手握著一桿血紅長戟,反身一挑,一抹血光迸射而出,朝著青袍老者的脖頸處劃去,另一手卻掐出一個古怪法訣,渾身開始亮起血光。

    「還想逃,休想!」

    青袍老者口中一聲暴喝,長劍挑開長戟,劍鋒之上吐出一片青光,瞬間延長數尺,直接將那人梟了首。

    其另一手立即一揮,一片火光噴涌而出,將那人的頭顱籠罩了進去,令其元嬰都無法外逃,被徹底燒死。

    另外兩名十方樓修士再不敢有任何遲疑,紛紛遁光一起,朝著兩個相反的方向逃去。

    其中一人剛飛出百丈距離,就被一頭雪白的巨獅傀儡當頭撲下,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而唯一的那名真仙卻是周身白光大作,整個人彷彿籠罩在一層朦朧星光中,一拳就將阻攔他的聖傀門長老打得倒飛了出去,雙足一踏,身形直接躍起千丈有餘,朝著山谷之外落去。

    眾人正想去追,就見那高大老者身形一個踉蹌,朝著地面上撲到而去。

    韓立身形一閃,出現在其身旁,一把扶住了他,目光卻是盯著方才那人逃離的方向,眼中神色有些古怪。

    高大老者身上到處皮肉翻開,至少有百餘處深可見骨的血腥傷口,正在流淌著鮮血,整個人都像是被血漿糊住了一般。

    然而,其卻顧不得自己傷勢嚴重,手指顫抖地指著高空中的漩渦,急切叫道:「快,快,快去……已經有一人闖入了禁地。」

    聖傀門三人聞聲,神色皆是一變。

    青袍老者走上前去,一劍將巨獅傀儡身下的那人頭顱刺穿,連帶將其元嬰也攪得粉碎,而後來到高大老者身旁,取出一枚丹藥給他服下。

    服下丹藥之後,老者一直強自吊著的那口氣終於一散,整個人一陣癱軟,昏倒了過去。

    那具已經破碎不堪的八臂黑甲傀儡,踉蹌著來到老者身邊,也在一陣「嗆琅」作響聲中,手臂肢干紛紛斷裂,散開了架。

    「這位無常盟的道友,能否勞煩你去追殺方才那人,能否成功不要緊,只要保證他不會再回這裡就行。」青袍老者略一猶豫,走上前來,對韓立說道。

    韓立瞥了一眼高空中的漩渦,心知接下來他們就要進入門中禁地,追殺裡面那人,自己一個外人自然不便進去,故而才支使他去追殺那人。

    「我也正有此意。」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說罷,其身上遁光亮起,身影從原地一閃而逝。

    「留下雪獅傀儡照看方長老,我們趕緊進去。」青袍老者面色微微一沉,對另外兩人說道。

    兩人點了點頭,與其身形同時躍起,朝著高空中的漩渦內,飛了進去。

    然而韓立堪堪飛出山谷之外,就立即停下了身形。

    他身形懸於半空,目光四下掃了一眼后,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隨後身形一轉的朝著谷外一片山林方向,飛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