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四章:成為精英弟子的機會

作品:《絕世戰神

    沈七夜看著楊朝捶胸頓足,掩面痛苦的樣子,在聯繫楊朝所說,他努力了十年才攀上了梁鴻雁做背景,沈七夜知道楊朝的心中定然苦極了。

    梁鴻雁與楊朝原來就是一排茅舍的師兄妹,楊朝努力了十年,才獲得了武道天賦特別出眾的梁鴻雁認可,這種苦楚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楊師兄,是不是跟梁師姐有關?」沈七夜拍了拍楊朝的虎背說道。

    「七夜,你都知道了?」楊朝痛哭的節奏被沈七夜打斷,一臉不可置信的抬頭看著沈七夜反問道。

    「知道一些,但知道的不全面。」沈七夜點頭說道。

    苗賢惠只是簡單的提及楊朝曾經喜歡過梁鴻雁,但是這具體的經過,卻沒有提及,想來其中必然有一些插曲。

    楊朝見沈七夜已經知道了,也不在藏著耶著。

    「當年,咱們這一排茅舍,還是我親手跟鴻雁一起建的,當年這一排茅舍只有我們兩人,賢惠也是後面才加入葯神宗的,被分配到我們這一舍的,那時我們三人情同手足,每天一塊習武,一塊做飯……..」

    說著,楊朝一臉陷入回憶,彷彿重回了幾十年前,那時他與梁鴻雁都還只是個少年,那是一個關於兩個半大小孩,一起組建心愛家園的故事。

    楊朝與梁鴻雁算的上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楊朝對上樑鴻雁有好感也無可厚非。

    但正如沈七夜所料,葯神宗滿足了外門弟子的一切物質需要后,人類的原始慾望就會變得極其膨脹,從那時起楊朝就與秦飛明等人結仇,因為雙方人馬挨的近,而且年紀又相仿,雙方人馬經常借著宗門切磋的名義大大出手。

    起初楊朝佔了體型個大的優勢,每回都能將秦飛明等人打回去,但隨著各自武道天賦的展露,楊朝漸漸保護不了梁鴻雁,曹章,苗賢惠,上官羽等人,最後連他自己都淪落到了被秦飛明摁在地上羞辱。

    從那時起梁鴻雁開始對楊朝失望,她開始自己發憤圖強,然後一舉突破內氣,踏入小成,大成,直至晉級內氣巔峰,跨入葯神宗精英弟子的行列。

    若不是有苗賢惠,上官羽等妹妹的牽挂,不想讓她們在外門受欺負,別說楊朝乞求十年,就是乞求百年,梁鴻雁都不會回頭看楊朝一眼,她已經對楊朝失望透頂。

    當初梁鴻雁初入這一片桃林時,她只有十歲,一個十歲的女孩獨自面對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桃林,梁鴻雁是多麼的惶恐。

    而楊朝的恰時出現,猶如一個騎著白馬的小王子,梁鴻雁一度以為楊朝會是他的依靠,直到楊朝被一個個前來挑釁的外門弟子給打敗,最後被秦飛明摁在桃林里摩擦,梁鴻雁一怒之下,終於展示出了強大無比的天賦,代替了楊朝,成了諸多兄弟姐妹的保護神。

    也是從那時起,梁鴻雁對於楊朝這人已經徹底死心。

    沈七夜聽完楊朝講述他與梁鴻雁的故事,對不遠處的那一處發著柴火亮光的茅舍,嬉笑大罵的諸多男女,有了一處新的感悟。

    剛才在溪流邊洗菜時,沈七夜猜出了葯神宗是以布局在桃林中的一排排的茅舍為單位,組建的宗門,但現在沈七夜突然又有另一種明悟。

    這一些分佈在偌大桃林中的茅舍,不是單位,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大家庭。

    梁鴻雁,楊朝,苗賢惠,曹章,葛天水,賀海,冰夢之,上官羽等人,他們從小生活在一片桃林中,面對其他茅舍弟子的挑釁,或者挑釁別人,唯有成為內門弟子,才能享受做人的尊嚴,唯有成為內門弟子,才能庇護他們的兄弟姐妹。

    楊朝此時的狀態就像是一個不成器的大哥哥,他想努力成為一顆參天大樹,庇護他的弟弟妹妹,但他的武道天賦卻限制了他的願望。

    就算楊朝在努力,也趕不上樑鴻雁,甚至是秦飛明。

    從沈七夜加入葯神宗,加入這一排茅舍開始,他也成了這個大家庭的一員,只要他一天沒有出葯神宗,那他也要承擔起這個大家庭的一份責任。

    「楊師兄一切都會好的。」沈七夜深吸了一口氣,眼眸如星空大海般寬闊道。

    「七夜,現在就有一個好起來的機會。」楊朝突然說道。

    沈七夜知道楊朝的夢想就是想成為內門精英弟子,成為真正的大師兄庇護茅舍中的師弟師妹,但武道從是與生俱來的,他又不好意思太過直白,讓楊朝喪失信心。

    「楊師兄,什麼機會?」沈七夜試探道。

    「哈哈哈,沈師弟,我知道我什麼天賦,我努力了幾十年,若不是有宗門的養氣丹撐著,說不定我這輩子都不會踏入內氣入門,你不要在安慰我了。」楊朝故意一頓,然後說道:「沈師弟,你還記得我白天跟你說過的,眼下就有一個讓你我都成為內門弟子的機會,就看你敢不敢拚命了!」

    沈七夜眉頭微皺,難道楊朝說的是真的,但沈七夜從來不相信天上會掉餡餅的好事。

    沈七夜頓時想起楊朝白天所說的事情,楊朝說過葯園是葯神宗的核心所在,包括他們所處的桃林,都是因為有了葯園中那些大人們的排泄物澆灌,才能在崑崙之巔四季常春。

    沈七夜一想到到林初雪腹中的孩子,他太渴望回到東海,做一名父親的責任,如果真有這樣的機會,沈七夜是絕對還不會錯過的。

    「楊師兄,你說的可是跟葯園有關?但說無妨,七夜願洗耳恭聽。」沈七夜面色莊重道。

    「對,就是跟葯園有關。」楊朝重重點頭說道:「葯園是我們葯神宗存在的根基,每三十年開啟一次大門,像我們宗門從外面帶來的世家與權貴子弟,都是去葯園裡鏟葯。」

    「只要能鏟到那些大人們的糞便,而且活著出來,他們就有可能成為外門弟子,但若是他們能帶著葯園中那些真正的上等神葯,那麼其就能晉陞為宗門精英弟子。」

    「就像三十年前西南馮家的弟子,從一個俗世界中人,一舉成為了我們宗門高高在上的精英弟子。」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