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關 第九百三十三章無可奉告!

作品:《超能仙醫

    「這是……」

    色.欲一把奪過手機,反反覆復的看了數遍,這才喃聲開口,「我一直以為,他們是把般若藏在南方的某座小鎮,怎麼會是在一片草原之上?」

    唐銳聞言,亦是回想起剛剛在視頻通話中看到的畫面。

    般若所處的環境,不論是建築風格,還是房中的物件陳列,皆是南方城市的風格。

    而且,話筒中還有涓涓水流聲音,確實更貼近南方一點。

    「嫉妒的心思之謹慎,比我預料中還要縝密。」

    結合這一切,唐銳不由皺起眉頭,「再加上你說,他的修為在七宗罪中位列第二,看樣子,這次的敵人有些棘手啊!」

    色.欲點了點頭,說道:「與你之前見到過的七宗罪,嫉妒稱得上是降維打擊,聽我一句勸,你就踏踏實實待在家裡,洗靈泉的事情不要再插手了,不然你很可能……」

    「這裡能洗澡吧?」

    唐銳中途打斷這一番告誡,擺了擺手說道,「剛剛演那一齣戲,害我出了一身的冷汗,回家前先去沖個涼好了。」

    話落,便自顧自進了浴室。

    色.欲無奈的嘆一口氣,也只好閉緊紅唇。

    她心中明白,儘管嫉妒在大費周章的拖延唐銳行動,但也只是為少一些意外,嫉妒絕不認為,一個唐銳,就能終結他的任務。

    屆時在收徒儀式,怕是要有一場死戰。

    「罷了,就當我欠你的吧。」

    望著浴室中那一道挺拔的身影,色.欲喃喃自語。

    恰在這時,手機再次傳來震動。

    色.欲渾然未覺,她手中拿著的還是唐銳的手機,而且屏幕閃爍的名字,只是數字一而已。

    下意識間,她按下接聽鍵。

    「你好,什麼事?」

    「……」

    對面停頓數秒,傳出一道悅耳的女聲,「你是誰!」

    色.欲一怔,也有點惱火了。

    這年頭,打錯電話都這樣理直氣壯嗎!

    「無可奉告!」

    狠狠按下掛斷,色.欲把手機放回口袋。

    這一放可好,她赫然發現自己的手機就躺在口袋裡面。

    「咦?」

    色.欲微愕著拿出手機,「這手機是唐銳的!」

    許是對自己的名字過於敏感,浴室中當即傳出唐銳的聲音:「你剛才說什麼?」

    「沒,沒事。」

    悻悻然回應一句,色.欲把手機放上茶几,自己則是遠遠的躲到了沙發上面。

    等唐銳洗完澡重新出現,並未察覺有什麼異樣,把手機裝好,這便打算要動身離開。

    「收徒儀式前,我會再聯繫你,做進一步布局。」

    最後交代一句,唐銳打開門,動作卻又停住,「既要離開黑羽林,自然不能再用色.欲這個名字了。」

    意識到他想問什麼,色.欲猶豫片刻,終究還是開口。

    「我姓鹿,名字叫做,紅月。」

    「好。」

    唐銳擺擺手,這才出了房門。

    而經過這麼一個小插曲,唐銳全然忘記他要出來買醬油的事情,一路閑庭信步返回別墅。

    只是剛一開門,唐銳心中便咯噔一下。

    林若雪坐在客廳,面色微慍,餐廳方向則飄來陣陣飯香,讓這股沉凝的氣氛稍有緩和。

    同時,也讓唐銳恍然大悟。

    「瞧我這記性,徹底把醬油給忘了,若雪別急,我這就出去買。」

    「不用了。」

    林若雪沒好氣打斷,「我不介意你在外面招蜂引蝶,但也不能太過分吧!」

    唐銳眼色一震:「這都什麼跟什麼?」

    「自己拿通話記錄出來看看。」

    「什麼通話記錄?」

    口中嘀咕著,唐銳也取出他的手機。

    緊跟著,臉色就僵在那裡。

    十分鐘前,林若雪曾跟他通過電話,可那個時間段,他分明是在酒店洗澡,換言之,和林若雪通話的人……

    是色.欲。

    「靠,這麼坑我的嗎!」

    唐銳抱怨一聲,哭笑不得解釋,「若雪,如果我說這是個誤會,你信嗎?」

    林若雪聳聳肩膀:「感情這東西,很多時候不都是從誤會開始的么?」

    「不是這個誤會!」

    唐銳一陣頭大,只好把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如實彙報,「事情就是這樣,如果你還是不信,我現在就打給鹿姑娘求證。」

    「現在都不叫色.欲,直接改口叫鹿姑娘了啊。」

    「呸呸呸!」

    發覺事態不妙,唐銳連吐了幾口,「若雪你是了解我的,我這人別的方面不說,至少為人還是很正能量的,像是這種作姦犯科,為虎作倀的人物,我向來都和他們保持距離。」

    林若雪挑動眉眼,反問一聲:「所以呢?」

    「所以……」

    唐銳一時也不知還能再說些什麼,乾脆一揮手臂,高喊口號,「太多話就不說了,總之,我與罪惡不共戴天!」

    噗嗤。

    這話終於把林若雪逗笑,宛如冬日中的第一朵迎春花開放,剎那間,萬物生輝,光芒萬丈。

    「行了,不逗你了。」

    懶得再跟他置氣,林若雪坐回到餐椅上面,「飯菜有些冷了,用不用給你熱一下?」

    「只要是若雪你燒的菜,再冷又有何妨?」

    唐銳笑著迎了上去,大口大口扒拉起飯菜。

    林若雪則是消化著之前的解釋,突然嘆息一聲:「沒想到,黑羽林這樣十惡不赦的組織裡面,還有鹿姑娘這樣的可憐人。」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把吃飯的速度放緩,唐銳道,「月亮門許多傳承,都讓武者界眼紅不已,若非小容投靠唐門,那位大師兄遠逃北域,恐怕現在的月亮門,已經不復存在了。」

    「儘管有唐門和武協這兩座大山,可在武者界里,還是充斥了巧取豪奪,腐朽觀念。」

    林若雪點點頭,感慨出聲,「不知何時,才能有人站出來,能夠改變這樣的局面,給武者界換一副新貌。」

    「那是大佬們該考慮的事情,跟咱們就沒什麼關係了。」

    唐銳好笑之間,免不了又一陣好奇,追問道,「對了,剛才你和鹿姑娘在電話里都說了什麼啊?」

    這問題剛拋出去,其實他就有一些後悔了。

    因為這顯然又挑動起林若雪一絲敏感的記憶。

    「無可奉告。」

    把筷子重重放下,林若雪轉身離開。

    只留下一臉懵逼的唐銳。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