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百一十四章全文完(1 / 2)

作品:《田園小針女

第九百一十四章全文完

薑寶青一夜好眠,醒來的時候,宮計還沒回來。

白芨卻是早就候在了外麵。

薑寶青簡單的穿了外裳,隔著屏風把白芨喊了進來,就聽得白芨在屏風前回稟了四個字:「一切順利。」

薑寶青笑吟吟的:「我早知會這樣。」看著很有鎮定的大將風範,然而下一句卻是歡歡喜喜的,「府裡所有人加一年月錢。」

這下子所有人臉上都喜氣洋洋的。

畢竟是大年初一,薑寶青這邊洗漱好,披了個厚實的鬥篷,準備去給尚大夫人請安。

結果兩人在正院月亮門那碰上了。

尚大夫人趕忙拉住薑寶青,嗔道:「寶青,這一大清早的,天氣還冷,你出來做什麼?凍著了可怎麼辦?」

說著便又拉著薑寶青往正院裡走。

薑寶青也沒違拗尚大夫人,隻笑道:「夫君那邊傳了話說一切順利,想早點告訴婆母。」

尚大夫人念了句佛,臉上神色更燦爛了些:「計兒果然是神佛都保佑著的……這一年開的頭好,順順噹噹的。」

兩人互相挽著胳膊,說說笑笑的回了正院的花廳。

婆媳倆喊上幸嬤嬤跟覓柳,開了一桌葉子牌,熱熱鬧鬧的打了一上午,又一併用過了午飯,這才各自回房休息。

薑寶青午休起來的時候,也巧了,彷彿是心有靈犀似的,宮計剛好進門。

薑寶青迷迷糊糊的喊了一聲「夫君」?

宮計含笑的聲音幾乎是同時響了起來:「醒了?」

薑寶青便忍不住笑了起來。

宮計放下佩劍,繞過屏風,掀了暖簾進來。

一身乾乾淨淨的錦袍,顯然是已經沐浴更衣過了。

薑寶青嗅了嗅:「沒什麼血腥味。」

挺好的,說明他沒受傷。

「相王預謀在除夕夜逼宮。」宮計坐在床榻邊上,一邊摸著薑寶青的頭髮,一邊言簡意賅的說著,「他不知道他的心腹其實是皇帝放在他身邊的一枚棋子。敗得一敗塗地。昨晚上倒是沒什麼險情,不過皇帝又想著藉此看看眾人的態度,所以才讓相王鬧得久了些……」

想到這宮計的臉色就有些冷。

若不是宮計不想再等了,使計催化了一下,讓相王誤以為自己已經大權在握,除夕夜八成皇帝還要跟相王演一場父慈子孝。

薑寶青問道:「那相王眼下如何?」

「在天牢裡待著呢。」宮計冷笑一聲,「看著倒像是有點受不了打擊,瘋瘋癲癲的模樣,誰知道是不是裝瘋賣傻。我懶得費心管了,讓皇帝跟太子操心去吧。」

「那相王府?」

宮計知道薑寶青的意思。

相王府裡不僅僅有丘沛柔。

旁邊定國侯府裡還有一個還未嫁過去的「側妃」。

甚至她們大將軍府裡還有一個相王的庶子。

「不用擔心,康康早就跟相王沒什麼關係了,就連戶籍也落到了尋桃那兒,哪怕宮裡查下來,大概也沒什麼。隻是八成以後不能進京了。」宮計又摸了摸薑寶青的頭髮,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隻覺得他的心肝懷了孩子以後,原本就又黑又亮的頭髮,這會兒摸上去手感更像是綢緞般,好摸極了。

薑寶青聽到這倒是鬆了口氣:「這倒也沒什麼,我原本就打算送他們去通州那邊的園子。」

宮計點了點頭,又道,「……至於相王妃,被相王事敗的消息刺激得早產了,生下一對雙胞胎女兒來,隻是因著早產,那對嬰兒孱弱得很。」

後麵一句「未必能養得活」,宮計覺得有些不太吉利,索性就不說了。

至於旁邊定國侯府裡那個還未嫁過去的側妃,宮計更是懶得管了。更重要的反而是定國侯府借著宮婧搭上了相王,在這場早就必敗的謀逆中也摻和了一腳。雖說隻是負責一部分錢財之事,卻因著謀逆乃誅族的大罪,幾乎是將整個定國侯府給折進去了。

「……看在先祖的份上,不會真的誅了九族,但宮遠雨跟宮遠舟應是跑不了,其他人,估計落得個奪爵流放的結果吧。」宮計冷冷的笑了一下。

薑寶青從床上直起身來,抱住了宮計。

宮計沒再說話,反手輕輕的摟住了薑寶青。

溫馨的氛圍在兩人之間瀰漫著。

然而大將軍府之外的豐屏門,這向來是權貴聚居之地的長街上,卻幾乎是一番肅殺的場景。

無數鐵甲軍士將其中幾座府邸團團圍住。

這是朝廷在肅清相王一黨。

原本是吉祥歡樂闔家團聚的大年初一,於某些人來說,卻猶如地獄一般。